“傅司燼,你到底知不知好歹?”傅老夫人眉頭緊皺的問傅司燼,“你以為你能藏下她多久?你真的當她那個弟弟是傻子嗎!”

“是!你現在把FH做的風生水起,和慕家相撞便隻能兩敗俱傷這些你……”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傅司燼一臉雲淡風輕的模樣反問了一句。“FH是我一手做起來的,它倒閉了又影響你什麼?”

“傅司燼!”傅老夫人氣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處,眼底是無儘的怒氣。“左右,我不同意你娶這個慕初暖!”

“我傅司燼娶誰不需要任何人來指手畫腳。”傅司燼就這樣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說。“既然你看不慣、”

“對,我就是看不慣!”

“那你就自行把眼睛毀了吧,後續費用我來出。”傅司燼說著抬起了手指彈了彈菸灰,“如果你下不去手,我派人幫你。”

“傅司燼,我是你祖母!”傅老夫人深吸一口氣,她真的要被傅司燼說著這些混賬話給氣死了。“你是想氣死我嗎?!”

“居然被你猜到了。”傅司燼唇齒之間吐出菸圈,他真的就是冇帶半點客氣的回答了這句話。

“你!”

傅司燼麵上冇有什麼其他表情,而後就這樣掛斷了電話。

他娶慕初暖回來,就是不想讓她受半點委屈。她要是在外麵生活的幸福,那還要他這個老公做什麼?

“傅總。”白炙允微微低頭之後開了口。“國外的財經新聞我看了,那位慕總進軍美妝行業了,也是混的如魚得水。”

“嗯。”傅司燼隻是從鼻腔之中發出聲音,而後繼續看著檔案。

“你們日後要是碰在一起的話……勝算、”

“碰不上。”傅司燼眼底帶著幾分篤定的說了這三個字。“那個熱熱,是隻公狗?”

“對。”白炙允點了點頭回答,“你不是討厭母狗嗎,所以我就千挑萬選來一隻公的。”

“我老婆養一隻公狗。”傅司燼眯了眯眸子看著白炙允。“合理麼。”

“狗……的醋,你也吃啊?”白炙允試探的問了一句。

傅司燼覺得,這樣真的是格局小了。

“明晚的宴會拿那件禮服給她。”傅司燼看了一眼白炙允之後便繼續看檔案了。

“是,我記下了。”

……

次日一早,慕初暖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喂……”

“暖暖~我要餓死了!”電話那邊傳來了顧雲漾虛弱的聲音。

“你在哪?!”慕初暖這纔想起來自己的好閨蜜還在逃荒之中!!

顧雲漾報了一個地址,隨後慕初暖便掛斷連忙下了床小跑著推開了浴室的門。

“唔~~”

這,大早上就發福利嘛?!

傅司燼這人真能處,有腹肌他是真給看啊!

慕初暖的眼睛還冇睡醒,入目的便是男人古銅色的皮膚,那性感的人魚線腹肌也明顯的很,那上麵的水滴也是晶瑩剔透。

往下是浴巾冇啥看的,所以慕初暖視線往上移著。

傅司燼真的都被慕初暖看的有點不好意思了。

但是慕初暖,還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

“你這膚色可真好看……還有腹肌,這一看結實呀!”慕初暖點頭笑著說。“但是就隻有百分之五十看得到,哎……”

傅司燼:“?”

一般女人見到這一幕不應該都是驚呼+害羞麼?

為什麼這婆娘看不出一點驚訝和害羞,反而還津津有味的在這點評+吐槽上了?

傅司燼就這樣用帶著幾分不解的眼神看著慕初暖。

慕初暖還在懵懂的眨著眼睛,一副她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怎麼了?”某澀女還疑惑的開口說話了。

“你還真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長了雙眼睛。”傅司燼說著側過了身子擦著髮絲上的水滴。

“咳咳……我、剛可不知道你在裡麵喔。”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動作,眼底帶著幾分玩味的笑意。

此時此刻,

慕初暖內心:嘖嘖嘖還轉過去了,看把他害羞的哈哈哈~

“還有,你上次不是說了嘛。”慕初暖抓住機會就開始重複傅司燼所說過的話。“你是我老公,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

有冇有一種可能,傅司燼就是那麼客氣的一說呢?

可是慕初暖這個憨批怎麼可能會往正道上想呢?

正道的光?

慕初暖:漏,大漏特漏!!

“嗯。”傅司燼隻是從鼻腔之中發出聲音。“依你。”

“依我?”慕初暖說著小跑到傅司燼麵前,“那可以摸摸摸嗎??”

“咳……”傅司燼真的低估了這女人了,她真是想什麼就說什麼。

他緩緩低頭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眨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女人,一時之間真的還就不知道怎麼回答慕初暖。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傅司燼將手中的白色毛巾放了下來,看著這個比自己矮了些許的女人問。

慕初暖抿了抿粉唇,她眼神還是很不客氣的放在傅司燼身上。“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你就是小氣鬼嘛。”

傅司燼剛想說什麼,慕初暖便又開了口。

“但是咱們就是說也不是我想摸,隻是好心幫你把水滴擦掉而已~”慕初暖說著手掌放在了男人的肌肉之上,這次的她也冇多貪心,淺摸了兩下之後便移開了。

“不用謝!”慕初暖說著推著男人的腰身將他推出了浴室,還藉機環抱了一下。

傅司燼看著浴室禁閉著的門,真就不由得扶了扶額頭。

她的腦袋裡想的是不是除了男/色就是男/色?!

傅司燼抬了抬手指,似乎他的身上還有著剛剛慕初暖手掌留下來的溫度。

良久,他眼底含著柔情的輕笑了一聲,而後便抬起腳步離開了。

……

“什麼?!”西餐廳內,慕初暖放下了果汁杯一臉震驚的看著麵前的顧雲漾,“你真的要脫離顧家?你瘋了嗎?!”

“我總不能真的嫁給傅家那不知名人物吧?”顧雲漾說著歎息了一聲,“對了……你和傅爺相處下來,什麼樣?和傳聞之中的他一樣嗎?”

傳聞中……

傳聞中他孤傲冷淡,手段陰狠暴戾,最重要的是他人長得醜。

很、醜……很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