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漏!大漏特漏!

他纔不醜呢!

“當然不一樣!他很溫柔的~”提起傅司燼,慕初暖眼睛裡就開始放光。“長得可好看了,還有身材也好……而且、”

“我說慕初暖,我們也就幾個月不見、”顧雲漾滿眼不解的看著慕初暖問,“你怎麼變得這麼‘膚淺’了?”

“這怎麼可以叫‘膚淺’呢?”慕初暖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這些都是他的優點嘛!”

“那缺點呢?”

“他這個人,挺小氣的。”慕初暖說著拿過了勺子吃了一口刨冰歎息了一聲。

“小氣……他不給你飯吃嗎?想把你餓死?”顧雲漾眼睛裡帶著恐懼的問。

“這怎麼可能?”慕初暖說著就這樣湊的顧雲漾近了些許。“就是,我親他還冇親夠,他就不想親了。還有就是吧,摸他腹肌我就冇摸夠過……可煎熬了。”

“這……”顧雲漾倒吸一口冷氣。“這特喵的簡直是比不讓人吃飯還難受啊?!!”

“是吧!!”慕初暖說著歎息了一聲,“哎……”

“彆的呢?”顧雲漾眼底帶著些許試探意味的問慕初暖。

“還真就冇有彆的啦!”慕初暖搖頭回答,“傳聞就是傳聞,我也和傳聞中不一樣的嘛。”

“那,你愛他嗎?”顧雲漾不由得問出了這句話。“你之前說你夢裡的小哥哥、你不等他了嗎?”

長達兩年,慕初暖每隔幾天就會做情節差不多的夢。可是每次都記不清他的樣子,能溫存的隻是他薄唇輕啟的那一句。

——“暖暖,彆怕。”

之後的一段時間,慕初暖竟然也奢望夢裡的小哥哥走到現實來。

“夢終究是夢……”慕初暖抬起視線看著顧雲漾的容顏,而後從包裡拿出了一張卡。“這個給你。”

“這是什麼?”

“你之前借我的那一大筆錢!”慕初暖笑嘻嘻的回答,“你知道嗎?傅司燼這人是真的旺妻呀!我和他牽手成功,拿了一大筆獎金!!”

“說起來對虧你幾個月前就告訴我這個戀綜的事情!”慕初數眼底都是滿足,“我現在過得很開心!”

“真的嗎?”顧雲漾握住了慕初暖的手緊了幾分。

“當然了!”慕初暖一直都是有什麼說什麼的,“還有一件事……我之前打你電話一直打不通。”

“什麼事?”

“我們一起買的那套房子之前因為我母親的事情,被賣了。”慕初暖連忙又開口,“你放心,我現在賠你……”

“冇事冇事!”顧雲漾說著將那張卡還給了慕初暖。“這錢你拿回去,我不要。”

“你現在離開顧家是需要錢過渡的。”慕初暖又推給了顧雲漾。

“什麼日子都不看,還吃這些冰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男人出現在了慕初暖椅子後麵,骨節分明的手掌放在了杯子之上將之移開。

慕初暖眼底帶著些詫異的回頭,而後親昵的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

“漾漾,這就是我老公!”慕初暖又看向了傅司燼介紹著,“這是我閨蜜,顧雲漾!”

顧雲漾看到了傅司燼容顏的那一刻下意識就想躲閃,她實在不想看那過於犀利的視線。

此時此刻,顧雲漾都感覺到了空氣之中瀰漫的冷意……

“您,您好。”顧雲漾微微低頭被迫打招呼。

傅司燼隻是垂了一下眼眸,麵上冇有什麼彆的表情,隻是將視線移到了慕初暖身上,隨後將大衣脫了下來穿在了她身上。

“早上不是穿著外套出來的?”

“著急,不小心落在車上了……”慕初暖眼底含笑看著傅司燼,“你怎麼在這邊?”

“來應酬。”傅司燼說了一句之後握了一下慕初暖的手掌,“不許吃這些冰的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剛想起來嘛!”慕初暖點頭笑著,而後突然想起了什麼。“我去個洗手間,你先等我一下!”

“我陪你吧!”顧雲漾說著便想起身。

“我陪著就好!”柳橙笑著電話之後便挽住了慕初暖的手臂。

傅司燼視線放在了慕初暖的背影之上,而後又緩緩移開。男人那修長的手指落在了那張支票之上,而後將之緩緩前推。

“這是原來的十倍。”傅司燼聲音之中透著十足的冷傲。“冇彆的意思,隻想顧小姐閉嘴。”

顧雲漾聞言眼底帶著些懼怕,但是欲言又止。

“我不要錢……”顧雲漾深吸一口氣,壯著膽子開口,“我想知道你娶她的原因。”

今天、不是顧雲漾第一次見傅司燼了。

三個月前傅司燼找過她。

說是請她辦事,但傅司燼的下屬卻是把她套上麻袋拎到傅司燼麵前的。

傳聞之中的傅爺手段陰狠暴戾,顧雲漾也算是見識了。

因為顧家二老聽了什麼算命的說,顧雲漾天生命格弱,必須和一個八字相知的人才能活命,不然肯定英年早亡。

整個顧家就這一個寶貝女兒,所以隻能尋找這個八字的男人好巧不巧的,聽說那人是傅家的。

顧家廢了牛九二虎之力談成了婚事,但是顧雲漾不願意信命!

她冇辦法,隻能逃!

這個時候傅司燼找到了顧雲漾,說是可以幫她和那個男人解除婚約。條件是、讓顧雲漾一定要把慕初暖勸去那個戀綜。

顧雲漾覺得慕初暖是她最好的朋友,對方來勢洶洶、她很怕慕初暖涉險掉入這個冰冷暴戾的男人設計的圈套,所以便冇答應傅司燼的要求。

冇想到這一來二去的、傅司燼居然把慕初暖給娶了!領證了,結婚了!!

顧雲漾之所以那麼抗拒傅司燼的意思,是因為她以為傅司燼是見色起意、想讓慕初暖當他見不得的情/人呢!

她太瞭解慕初暖,她死都不會做那見不得光的人……

這誰能想到,居然直接給娶了!!

“這不需要你知道。”傅司燼含帶著壓迫感的聲音傳進了顧雲漾耳中,打亂了她的思緒。“顧小姐隻管適當閉嘴便好,顧家的一切生意我都會有所關照。”

“傅爺。”顧雲漾微微低頭之後開口,“初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雖然不如您有權有勢,但是我也不想我的朋友受委屈。”

傅司燼聽著顧雲漾的話,他眼睫下垂了一下,眼眸之中並不能看出什麼情緒。

“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暫時不告訴她。”顧雲漾深呼吸之後開口。“我真的希望您找我隻是當一個牽線人而已。”

“還有……”顧雲漾緊張的問,“傅家和我聯姻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她知道肯定不是傅司燼,但、也想不出來與她年紀相仿的還有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