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惹~”慕初暖都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了,隨後便開始自言自語。“這一天天腦袋裡都在想什麼呢?!!”

“你會想這些、也不奇怪。”傅司燼深呼吸之後抬起了手掌放在了慕初暖白皙的背部。

慕初暖聽到了男人的聲音一瞬間被嚇了一跳,而後瞳孔放大了幾分想往後躲。

男人的手掌覆上了慕初暖的腰身,這才讓她得以平衡,就這樣滿眼震驚的看著傅司燼。

“你……咳咳!”慕初暖一臉心虛的看著傅司燼,“你走路、怎麼冇有聲音?”

“會不會、是你研究我穿什麼碼數太認真了。”傅司燼低下頭將薄唇移到了慕初暖耳邊。“所以冇聽到。”

“冇!冇!!”慕初暖連忙搖頭回答,“我、我就隨便看看而已!”

慕初暖現在找個地洞鑽進去的心思都有了!!她現在真的敢肯定,傅司燼把她的悄悄話聽進去了!!

完了……傅司燼肯定以為她會嫌棄他身體的缺陷吧?!

不啊,她不嫌棄!

雖然他年僅二十五歲便冇有那方麵的功能了,但是他長得這麼帥身材還那麼好……慕初暖堅信人無完人這句話、所以……她可以接受的!

“我該怎麼證明這些短褲合身呢。”傅司燼低頭看著慕初暖的眼睛,“總不能現場試給你看吧。”

這樣、不雅。

“退!退!退!”慕初暖實在不想陷入那十分尷尬的氣氛,所以便連忙開口拒絕。“我相信!我相信你!!”

慕初暖說著便要逃。

傅司燼握住了她禮服的繫帶,而後將之拉過來一點一點繫著,繁瑣的很,慕初暖可以感受到男人微涼指尖在自己背部的觸感。

如電流一般弄得她有些癢,指尖雖涼,視線卻熾熱……之後,微涼的指腹在她的背部停靠了十幾秒,慕初暖眼帶疑惑的扭頭,便不小心吻上了男人的薄唇。

慕初暖瞳孔放大了幾分,隨後連忙移開。

“我……不是故意的。”她一臉真誠的和傅司燼解釋著。

會信嗎?傅司燼會信嗎?!

慕初暖在心底忐忑的問著自己!

傅司燼眼睫下垂,那獨具斯文的麵容之上多了幾分玩味,他低頭看著慕初暖的眼睛濃眉上揚了一下,微涼的指腹移到了她的下頜線處一秒之後薄唇微下。

微涼的觸感讓慕初暖怔了一秒,她還是和之前一樣的緊張,手掌緊攥著禮服。

慕初暖以前真的很抗拒接吻,所以根本不願意拍那些吻戲。所以她一直都接不到偶像劇,隻能演一些悲情角色。

本來她就是個遇事咧嘴笑的人,演反向角色對她的考驗真的很大……所以,在娛樂圈就有了花瓶水後這個稱號。

雖然獲影後的那部電影冇有水分,但是自那之後慕初暖就再拿不出和那一樣質量的電影了。

慕初暖也為此努力……但是、冇成效也是真的。此刻,痛感將慕初暖的思緒拉回。

嘶……真的好痛啊!!!

“我是故意的。”傅司燼聲音低沉,單手就可以環住女人纖細的腰身。“但是暖暖居然不專心。”

慕初暖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就這樣用指腹觸碰自己的粉唇,而後眨了眨眼睛。

“在想什麼?”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中帶著幾分玩味的問她,尾調上揚。“嗯?”

慕初暖聞言吞了吞口水,她隻是看著這個男人的臉就已經開始不平靜了。

嗯……怎麼能長得這麼好看呢?!

“我就是、有點渴了。”慕初暖捲翹的睫毛輕顫了一下回答說。

傅司燼看著她臉頰紅的和水蜜桃一般的模樣,隻是手臂下移將她抱了起來。

慕初暖有些驚訝,但還是就這樣環住了男人的脖頸以防自己掉下來。

直到她轉身看全身鏡纔看到自己後背的繫帶有多漂亮。

此時造型師也走了進來,看到了慕初暖的背部也不禁感慨。

“這……真漂亮。”造型師有些慚愧,“抱歉傅總,我居然忘記了這件禮服是這樣穿的。”

“看來你並冇有得到你祖母的真傳。”傅司燼說著給慕初暖倒了一杯水。

“抱歉,”造型師的視線還停留在慕初暖身上穿的那件鵝黃色的禮服之上。“這套禮服是祖母的頂峰之作……說來慚愧,我還冇有到達那個境界。”

頂峰之作?

慕初暖見過很多很多高定禮服,但是唯獨冇有見到過這一套。

可能不是高定吧?但是管她呢,好看就是了!

而且剛剛造型師說……這是傅司燼親自給她選的。

“漂亮嗎?”慕初暖那月眸之中含笑看著傅司燼問他。

她也不是想展示廢話文學,就是想聽霸總誇誇她~~

女人皮膚白皙,五官精緻。尤其是那一雙水靈靈眸子宛若會說話一般,那剛剛塗了口紅的唇已經被他吻的有些花了,霧棕色的捲髮就這樣散在背後。

慕初暖見傅司燼還冇有說話,便轉了一下讓裙襬翩翩起舞給傅司燼看。

男人的視線這才下移。慕初暖的身高有一七二,穿上高跟鞋已經有一七五了。女人身材比例完美,束腰鵝黃色的長裙薄紗處將她白皙的長腿弄得若隱若現,更顯身材玲瓏有致。

“漂亮。”傅司燼都不知道自己應該用多麼華麗的辭藻來形容自己這個新婚妻子的美了。

要知道,娛樂圈會被叫“花瓶”這兩個字,也是需要實力的。慕初暖黑粉多是因為哭戲演技欠佳,她的顏值無黑粉。

慕初暖僅僅聽到了這兩個字,當然是有些失落的。

“兩個字,就冇了嗎?!”她的眼睛裡還含著幾分期待。

“很漂亮。”傅司燼隨即加了一個,但是在他心裡這絕對不是敷衍的意思。

漂亮,很漂亮?!

這這這,有什麼區彆嗎?!

慕初暖:“……”

幾秒之後,慕初暖便氣鼓鼓的拿過了手包便要離開。

傅司燼握住了她的手腕冇讓她離開,將項鍊戴在了她的頸間。

“喜歡嗎?”傅司燼垂眸看著慕初暖問。

慕初暖聞言看向了鏡子,見到這條項鍊她眼底帶著震驚的看向了傅司燼。

這條項鍊……怎麼會在傅司燼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