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麼會有這根項鍊呀?”慕初暖激動的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這一直在你手裡嗎?”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手指僵硬了一會。

當年她離開……項鍊扔在了海邊。傅司燼冒雨找了兩天一夜才找到……當然、一直在他這裡。

因為這是她存在傅司燼身邊唯一的東西了。

她這是、想起什麼了麼。

慕初暖一臉激動的期待著傅司燼的回答。

傅司燼還不是很確定的重複了一句。

“你見過它?”

見過,當然見過!

在夢裡,真的見過很多很多次了。那段時間慕初暖還按照記憶畫了出來去找人做,但是那上麵的粉鑽,慕初暖已經找了最好的了,但是做出來就真的是不像。

“也算見過!”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回答,“嗯……在夢裡?”

“夢裡。”傅司燼眼睫下重複了這句話。

這本來就是她的東西,就也隻能屬於她了。

“你送我禮物,是在哄我嗎?”慕初暖眼睫上揚了一下看著傅司燼問。

“那有冇有把我家大明星哄開心?”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閃著光亮的月眸笑著問。

“剛剛有那麼一點點小生氣,現在開心了!”慕初暖說著指腹放在了那項鍊的吊墜上,“我喜歡這個,很喜歡!”

那、你可以不可以也喜歡我一點。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但是卻冇有將這幾話說出口。

他以前有問過的。

就在她的成人禮上,把她問的有些難堪。許是不喜歡,所以她冇辦法回答。

“以後、我都可以讓你很開心。”傅司燼說著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眼底帶著無儘的柔情。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神,那眸子之中燃燒著如火如荼的綿綿情意,竟然帶著幾分愛意。

是、她看錯了嗎?

他們纔剛剛結婚不久,傅司燼就愛她?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呢。

慕初暖承認啊,她長滴也美美噠~~但是!!也不能這麼快吧~~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躲閃的眸子,而後就這樣握住了慕初暖的手掌兩人並肩走出了更衣室。

……

星悅宴會廳。

女人白皙的腳麵和高跟鞋落在了紅毯之上,而後纖細的腳踝和裙襬出現在眾人眼中。

下一秒,慕初暖纖瘦且有致的身材出現在了記者的相機之中。女人膚若凝脂,氣質絕塵。在那耀眼閃光燈的照耀之下笑容也十分明媚。

她手腕微抬挽住了身邊比她高了些許的男人,看著他的側顏眼底帶著笑意。

“哇好漂亮啊!快快快這不就出圖了嗎!”

“我靠!慕初暖今天咋這麼好看?!”

“男的!她老公好帥!她老公!!”

慕初暖聽到了記者們的話眼底帶著些自豪。

嗯~~她老公就是很帥嘛!!她是顏狗她很愛啊!

“鏡頭麵前……不必這種想吃我的眼神吧。”傅司燼微微低頭幫她整理著髮絲。

“我纔沒有呢。”慕初暖說著臉頰微紅的移開了視線,兩人就這樣挽著手走進宴會廳內。

傅司燼冇有再和慕初暖挽著手,而是伸出了手臂攬住了女人的腰身,讓她靠的自己更近了一些。

“乾嘛……突然靠的這麼近呀?”慕初暖說著,眼底還帶著些許嬌羞。

“你說呢。”

“你不會是想親我吧……”慕初暖眼底帶著疑惑的看著傅司燼。

“嗯。”傅司燼從鼻腔之中發出了聲音,而後就這樣緩緩低頭,他低沉的笑聲傳了出來,而後在慕初暖耳邊開口。“騙你的。”

“!!!”

過分!簡直是太過分了!

慕初暖想用力拉開男人放在自己腰間的手,但是卻被傅司燼提起了腰身從左邊移到了右邊。

“這腰扭起來還真勾人啊。”傅司燼低頭笑容之中帶著些痞味,而後輕吻了一下慕初暖的臉頰。“乖,彆在這鬨脾氣,回家給你親個夠。”

傅司燼言意之下就是!!

慕初暖是因為親不到他才鬨脾氣??

她什麼時候鬨脾氣了?、剛剛隻是輕哼了一聲而已!

兩人就這樣並肩走進了內廳,很快便要一些商界的大佬迎了過來。

“哎呀,Fuu先生啊!”其中一個老總笑著上前,“這位是你的妻子吧?哎,你們還真是郎才女貌呀!”

“謝謝。”

今晚的傅司燼並冇有以他FH執行總裁的身份出席,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大型宴會,隻是隨便抽了一張邀請函過來的。

主要還是為了彌補上次自己一個人去應酬回家晚了,慕初暖而和他鬨小脾氣的的那件事。

傅司燼覺得,這丫頭很好哄,它也願意抽出時間陪她出來走走。

“王總啊,你怎麼還自降身段和這個軟飯宅男打招呼呢?”旁邊吊兒郎當的一個男人嗤笑了一聲,“怎麼,讓他教你怎麼吃軟飯麼?”

慕初暖聞言將冰冷的視線放在了那男人身上。

“你看什麼看?”那男人看著慕初暖也並不客氣,“身材不錯啊,倒是便宜……嗷嗚!”

慕初暖高跟鞋上前踩住了那男人的腳趾,麵上就是這樣帶著挑釁的笑意。

“疼!你瞎啊!踩我腳了呃!”劉總憤怒的看著慕初暖喊著。

慕初暖還悠閒的和傅司燼十指相扣著,看著這個比自己還矮了些許的男人。

“哎呦呦這是你腳啊!我還以為踩誰尾巴了呢!”慕初暖麵上一臉歉意,言語卻冇有半分想讓著誰的意思。“我剛剛就看到宴會廳有一隻老鼠呢!”

這麼高等的宴會廳,哪來的老鼠?

傅司燼似乎也很享受被慕初暖護在身後的感覺。

“你個剋死祖母臭娘們兒!”劉總吃了憋之後便看著慕初暖那美顏謾罵著,“喪門星東西被慕家趕出來真是活該!”

“還有你啊!這樣出來做ya,真不知道慕初暖是你第多個金主了吧?”

這,便不是踩耗子尾巴這麼簡單了。

慕初暖毫不猶豫的拿過了手邊的酒瓶砸在了那男人的身上,紅酒瞬間浸透了劉總的身體之上。

她眼底帶著十足的戾氣,聲音也十分冷漠。

“給你三秒、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