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注意到了此時的慕初暖渾身散發著冷意。

“嘶……”慕初暖意識到傅司燼在身邊時連忙佯裝手痛的模樣看著傅司燼,“我本來想幫劉總倒酒的,這、《還不小心》砸他身上了!!”

“暖暖,怎麼那麼不小心呢。”傅司燼也就這樣順著慕初暖的話來說,就這樣與她十指相扣。“不過,幸虧陸總的烏龜殼硬。”

“你們兩個……啊嗚!”

“呃……”

劉總的慘叫聲傳入了眾人耳中,可是表麵上看起來他們兩個隻是握著手而已!

“痛……”

“是嗎。”傅司燼的眼神逐漸冰冷了下來。“真的、很痛嗎。”

此時,酒店的安保快速走了過來,看著傅司燼都是一副十分恭敬的模樣。

慕初暖看著劉總那眼下的烏青,突然就知道這男人這個瘋癲的來“咬人”是為什麼了!

正常人哪有上來就罵人的?街頭小混混都不至於這樣吧?

慕初暖看向了那安保,側頭在那人耳邊說了什麼。

“好的,慕小姐。”

安保恭敬的點頭便想去做事,那劉總當即開始瘋癲的脫自己的衣服!

傅司燼下意識的站在了慕初暖身前,剛好麵前的男人比她高了些許,纔不至於讓她看到那汙穢的一幕!

他的手臂伸長之後將慕初暖攬在懷裡往前走,接過了白炙允遞來的消毒毛巾擦著自己的手。

不過半分鐘,那劉總便被安保給製住後拉著離開了。

“Fuu先生和慕初暖可真倒黴呀?剛來宴會上便遇到這個瘋子?”

“多噁心人呀!好像冇長腦子一樣的!”

“就是!這夫婦倆也真夠倒黴的!”

慕初暖聽著周圍的議論聲,而後歎息了一聲。

還真是夠倒黴的、遇到這麼個傻東西。

慕初暖又覺得、這要不是弱智真的乾不出來這種事。難道……

她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自從被慕夢妍和沈沫煙算計之後心裡就和冇底似的。

“會有人去處理這件事。”傅司燼抬手幫慕初暖正了正耳垂之上的耳墜說,“不用擔心。”

“好!”慕初暖在聽到男人沉穩有力的聲音並看到了他這張帥臉心底的陰霾瞬間都不見了。

果然……帥哥還是有治癒能力的嘛!!

“不過、”傅司燼向前一步垂眸看著慕初暖那絕美的容顏說,“你剛剛拿的酒瓶……”

“我說了啊我剛那是想幫他倒酒,然後不小心給弄碎了!”慕初暖說著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咳咳……你知道的,我這人手掌有勁。”

傅司燼還是裝作一副很是相信慕初暖的模樣,隻是低頭薄唇在他耳邊一張一合。

“手掌有勁。”他眼睫下垂了一下還在心底盤算著什麼。“嗯,我記住了。”

男女就這樣對站著,昔日他碰彆人一下都要消毒的手掌此時親昵的攬著女人的腰身。她膚若凝脂,遠遠望去氣質絕塵。

他們兩個站在一起還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這樣男才女貌的一幕,但在女人眼中確實無比黑暗的。

那滾燙的眼淚從眼瞼之上滑落下來,滴落到臉頰之上後被她抬手撫落。

孟薑枝那烈焰紅唇一張一合,而後深吸一口氣。

“去把剛剛那個廢物除掉。”女人的聲音依舊陰狠,幾秒之後便又開口,“不,今天那個沈沫煙是不是來了?”

“是的。”

“那就物儘其用。”

孟薑枝用指腹撫摸著手中的棋子,在看到閣樓下麵的慕初暖脖頸上的那條項鍊時,她不由得瞳孔放大了幾分。

這條項鍊……

孟薑枝的淚眼就這樣模糊了。

她在傅家這麼多年……傅老夫人從小便教導她對人要清醒,要狠心。

狠心、孟薑枝對任何人都做到了,包括對自己!唯獨……傅司燼,她冇有!

“小姐,你……”身邊的助理看到了孟薑枝淚眼模糊的模樣便上前詢問。

“去做。”孟薑枝深吸一口氣,猝了毒一般的眸色放射出狠辣的光芒落在了慕初暖身上。

“我倒要看看……她還是不是從前那個讓萬千男女敬佩的第一財閥大小姐。”孟薑枝的話音落下之後將指尖的棋子放了下來。

她就如古代的女人那般,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其是棋藝。

這些年,她捲入傅家這場風波、幫那麼多人控製棋局!

這次她就是想為自己下一局!孟薑枝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錯!

“是,”助理點了點頭之後又詢問,“小姐,不如雙管齊下,再拿這條項鍊做做文章?”

“可以。”孟薑枝看著慕初暖身上的那套禮服開口,“還有這套禮服……也本該是我的。”

“我得不到,那就誰都彆想得到。”孟薑枝就這樣撂下了這句話!

她又拿過了棋子,視線就這樣放在了傅司燼身上。

阿燼……你總會明白,我真的比任何人都愛你。

閣樓下的夫妻還在接受這幾個記者的采訪,而後白炙允神色慌張的大步走了過來在傅司燼的耳邊說了什麼。

傅司燼就這樣眯了眯眸子,而後看向了慕初暖。

“我先過去一下。”

“好!你忙你的!”慕初暖點頭眼底含笑目送著傅司燼的背影。

幾個記者都是有限時的,隨即也都去采訪其他人了。

慕初暖環視一週,而後走到了不遠處拿過了一杯橙汁喝了一口,便看到幾個貴婦眼神試探的看著慕初暖。

“你們看啊……慕初暖戴的那項鍊是不是姚夫人的?”

“好像……真的是哎!A貨吧?!”

“肯定是A貨啊,姚夫人的巔峰之作,慕初暖拿十次戀綜獎金都買不起!!”

“多少錢重要嗎?重要的是那可是有市無價的!”那幾個貴婦一邊討論還一邊用鄙夷的眼神看著慕初暖。“買不起就戴假貨,這真不愧是混娛樂圈的戲子哎!”

“哈哈哈想戴又搞不到正品就隻能這樣戴假的嘍!”另一個貴婦還肆無忌憚的笑著說,“要是戴彆的高仿還真不一樣看得出來,但是她也太low了吧?這種獨家製作還敢戴假?”

“她還能有什麼東西不是假的呢。”沈沫煙一副大小姐的姿態雙手環胸走了過來。“畢竟呀、這慕家名媛的身份都是假的!”

對……她慕初暖還是個假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