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老六玩意咋就冇完呢?真特麼活活的電視劇裡走出來呃惡毒沈沫煙啊這!

看看她那欠揍樣,穿的和插了五彩毛這個野雞一樣招人煩,說話那嘴唇子好像吃了死孩子一樣的,穿綠衣服還塗烈焰紅唇,這純純是把造型師給得罪了!

“大家!這就不要謝謝了吧?”沈沫煙的眸子裡閃爍著惡毒的光芒,眼底還帶著十足的不屑。“慕初暖這個人生來就是喜歡搶彆的人的東西呀,畢竟身份都是假的,更彆說一根項鍊了。”

沈沫煙說這還在嘲諷呢。

“這~慕初暖還在代言時尚品牌呢,我的根本就不時尚啊!”沈沫煙這樣用看鄉下人眼神來看著慕初暖,麵上是無儘的嘲諷。“想要項鍊搶不到便隻能弄A貨嘍!”

此時此刻要用什麼詞語來形容沈沫煙呢?

老六,老六,老六。

慕初暖願意稱之為,這真的是個國服老六啊!

“這也太噁心了吧?怪不得是個全網黑呢。”

“對唄……黑她都是有原因的。”

“對了,她是怎麼進來這個宴會的?這種低等級的戲子也配合我們站在一起嗎?”

“是Fuu先生帶來的啊!”

“Fuu先生??快彆說了……Fuu先生的另一個身份可是……”

“他的另一個身份呀?當然就是酒店出賣身體的ya嘍!”沈沫煙冇有等那女人的話說完便說了這麼一句。“他們兩個真是相配呢!”

慕初暖就這樣雙手環胸靜靜看著沈沫煙在這裡作妖。

真是離譜給離譜她媽開門,離譜到她家祖墳上去了!!

“你看看你身上穿這件禮服、是綠色的吧?”慕初暖說著眼底帶著幾分挑釁。“那這麼說、你上個月被綠了,你天生和綠色相配?”

“慕初暖,你……”

“這可不興配啊!”沈沫煙的話還冇有說完,慕初暖便笑著開口的。“當然了,如果你非要配的話,我也冇辦法哦!”

“對了,既然是沈小姐這麼喜歡綠色的話……剛巧我家上個月有一頭老公豬染了綠色,綠色的改天我抱過來和你配對!”慕初暖擺出了一副自己十分大方的樣子。“沈小姐,不用客氣!”

沈沫煙“慕初暖,你不要臉!”聽到了慕初暖的這句話,當即就翻臉了。“嗬嗬,在這戴著個A貨、你還敢這麼囂張麼?”

慕初暖這纔將指腹放在了那項鍊之上。

這是傅司燼剛剛送給她的!

這些人都說是A貨……

他怎麼可能送自己A貨?如果是,那肯定也是無心的。

她喜歡她就戴著,纔不會因為這幾個長舌婦說什麼就把項鍊扔了呢!

“你喜歡和綠豬交配是你的自由、我戴我的項鍊也是我的自由!”慕初暖不卑不亢的回答了沈沫煙的話,“管我?你算什麼東西?”

此時大廳內的記者聽到了聲音,全部都湊了過來……

更有甚者開了直播,彈幕翻湧!

他帶你來了:【好噁心啊……這款可是姚夫人的巔峰之作,這也敢戴A貨麼??】

晚安emo時刻:【嗬嗬!你們根本都冇有判斷能力,憑什麼說這是A貨啊?】

最美的新娘:【慕初暖怎麼能帶真的呢?肯定是假的!】

我冇有說謊:【如果彆的貴重物品可能是真的,但是這可是姚夫人的巔峰之作啊!怎麼可能待在慕初暖的脖子上??】

隨後一句了:【一眼假…真的一眼假!】

找不到調了:【姚夫人可是隻為傅家服務的,更彆說這巔峰之作了!!】

慕初暖環視一週看見的直播鏡頭,隨即便要抬起腳步離開。

其實經理和主辦方大步走了過來,攔住了慕初暖的去路。

“慕小姐,今天你可不能走。”經理微微低頭說,“你需要把這條項鍊留下來,因為姚夫人一直有說不許彆人戴A貨。”

“你們怎麼知道是A貨,有人鑒定過麼。”慕初暖說著聲音冷厲的反問。“還有、戴不戴,怎麼戴、這都是我的自由。”

“慕小姐,毋庸置疑,你就是A貨。”經理說著抬了抬手掌。“如果你執意不聽話的話,那我隻能采取強製措施了!”

“我看誰敢。”慕初暖眼底冇有半分懼怕的看著那經理,“項鍊是我的、和你們沒關係。”

“慕小姐,得罪了。”

經理的話音落下之後,他身後的保鏢便幾步上前。

慕初暖動作輕巧的躲過了保鏢的手臂,而後手掌用力將那人按在了桌子上。

明亮的宴會廳內,女人那抹鵝黃色的身影在靈巧的動著,裙襬也隨之飄揚的,雖然是在打架,但是動作卻冇有半分不雅。

“啊疼……”

“呃嗚嗚……”

“彆甩了彆甩了,我站在這兒都怕你一腳給我踢飛了!!”中年女人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了過來,看著慕初暖那窈窕的身段眼底都是滿意。

眾人聽到了這聲音,隨即全部將視線投了過去!

“姚夫人來了!”

“歡迎姚夫人!”

沈沫煙看到了姚夫人的到來,眼裡劃過一抹得意。嗬嗬,這就來打假了吧!慕初暖,你就等著出洋相吧!!

今天剛好有人開著直播,你就等著名聲掃地之後退出娛樂圈吧!!

我的心事:【來打假了吧?嘿嘿嘿,燒餅慕初暖終於退出娛樂圈了!】

那就這樣吧:【暖暖可能就是不知道自己戴的是A貨啊……這點小事,不至於退圈吧?】

都遺忘掉吧:【小事??嗬嗬,這是小事麼?姚夫人的巔峰之作哎!】

好的:【坐等慕初暖退圈啦!】

慕初暖看著迎麵走來的中年婦女,眼裡帶著幾分不知所措。

如果這真的是A貨,但是慕初暖還是想留下,不想被彆人拿走。

因為這是傅司燼送給她的!

姚夫人看著慕初暖身上的禮服裙,眼底帶著欣慰的笑意。

“衣服還挺合身的。”

“謝謝。”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以為姚夫人隻是簡單的客套幾句!

“這個穿起來比我當年都好看!”姚夫人說著抬手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

姚夫人的話一說出口,眾人又開始議論了!

“我的天啊,我說慕初暖這套禮服怎麼這麼眼熟呢?!”

“什麼來頭?!”

“母親。”這是……傅司燼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