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性極強、傷害性極大!!!

慕初暖就這樣抬起視線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傅司燼,其實她早有預料,隻要有傅司燼在她就不會受委屈!

每個人不知道傅司燼是霸總、慕初暖都會傷心的,OK?!

“哈哈哈哈!”

傅司燼此言一出,宴會廳內一片鬨笑!

沈沫煙知道,自己今天這是失了財又失了顏麵!

慕初暖!你給我等著!

下一秒,沈沫煙的身體就這樣後傾倒在了地上!她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氣暈了!!

慕初暖真是忍著冇笑的!

傅司燼隻是寵溺的垂眸看著自己的這個小嬌妻,那端正的五官之上剛剛的戾氣已經完全不見了。

慕初暖就這樣眼底帶著些感激看著傅司燼那褐色含著柔情的眸子,兩人就這樣四目相對相互對視了長達十秒。

“看什麼呢。”傅司燼說著抬起了自己修長的手指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

“老公。”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眼底含帶著笑意,“有冇有人誇過你是真的很帥啊?”

“彆人誇有什麼用。”從男人儒雅的動作和輕鬆的語氣之中聽不出來什麼其他的情緒。“他們誇不誇,我都是你的。”

——“我是你的。”

慕初暖聽著男人略帶曖昧的聲音,那明淨的月眸之中劃過一絲波瀾。

他今天走過來就是把她拉到了身後、實力護妻!

“謝謝你肯保護我。”慕初暖還是冇有忍住說了這句話!

這種被保護的感覺,真的已經久違了……

“小事隨你玩鬨。”傅司燼似乎是在告訴慕初暖。“大事往我身後靠。”

聽到這句話,慕初暖的眼睫就這樣輕顫了一下看上男人那褐色含情的眸子,細軟是心絃就這樣被肆無忌憚的撥動,揍獻著優美的樂章……

閣樓之上、孟薑枝就這樣將整個事件看在了眼中!

她覺得。慕初暖最大的優勢就在於有傅司燼為她撐腰。

不……她等了傅司燼這麼多年!傅司燼可以不和她在一起,但是他絕對不可以有彆人女人!

尤其……這個人不可以是慕初暖!

為什麼……

她慕初暖也曾把傅司燼傷害的遍體鱗傷!現如今傅司燼為什麼還用這種含情的眼神看著她?!

明明陪著他一起長大的人是她孟薑枝!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孟薑枝怎麼可能甘心呢?

……

夜晚,慕初暖站在浴室前將手中的水杯放開下來,而後就這樣蜷縮在沙發上。

她是真的很想給傅司燼做一頓宵夜來感謝他的,但是她自從乘車回來身上就很不舒服!!

尤其是小腹那裡、痛的厲害。

慕初暖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怕疼的、所以冇過幾分鐘,她的額頭之上就可以看到細微的冷汗了!!

此時,傅司燼從浴室之中走了出來便看到了沙發上的小女人,隨即走到了她身邊。

看到了她不是很舒服的模樣,傅司燼的濃眉微皺了一下。

“怎麼了?”男人說著單膝跪在了地上摸了摸慕初暖的額頭處,“哪裡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