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聽到了傅司燼的聲音之後睜開了雙眼看著傅司燼那略帶緊張的眸子,而後還是打算強忍。

“冇、冇事。”她聲音已經是難掩的虛弱了。

傅司燼見她這模樣隨即伸出手臂將她抱了起來。

“備車。”

“是。”傭人聽到了聲音之後連忙小跑著離開了。

“我冇事……”慕初暖還是不想這麼嬌氣的因為疼一下被送去醫院……

傅司燼一言不發,抱著懷裡的女人大步下了樓梯。

慕初暖眉頭微皺,還隱忍著腹部帶給她的疼痛。

不知道是不是被沈沫煙那個老六給氣的,她是真要痛死了……

嬌氣、就嬌氣這一次啵……反正、傅司燼是她老公。麻煩他一下、應該也不過分吧……

“嗚……”慕初暖一個冇忍住就哭了出來,滾燙的眼淚落在了男人的手背之上。

“加速。”傅司燼冰冷的視線掃過了司機,而後又語言輕柔的安慰著懷裡的小女人。“不哭、馬上到醫院了。”

慕初暖就這樣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眼眶微紅的看著傅司燼吸了吸鼻子。

“老公……疼死我了、嗚……”慕初暖突然變得和小孩一樣、“我感覺我好像要生娃了~”

她難受的要命,但是搞笑也永不缺席!!

傅司燼隻是將她抱在懷裡幫她揉著腹部,看著她痛苦的模樣、傅司燼怎麼可能不心疼。

“乖啊。”傅司燼聲音低沉的哄著她。

“嗚嗚你娃不乖,他真快疼死我了!!”慕初暖用頭蹭著傅司燼的胸膛,“逆子你要疼死為娘嗎嗚……”

傅司燼:“……”

“乖啊,不許讓你媽媽疼。”傅司燼冇辦法,隻能順著慕初暖的話來哄著慕初暖。

“嗷嗚……”慕初暖頭一歪,直接倒在了傅司燼懷裡。

“慕初暖!”傅司燼感覺到了不對勁連忙拍了拍她的臉頰,又喊她的名字!“慕初暖!”

“快!再加速!”傅司燼眼底儘是緊張的吩咐司機。

“是,傅先生!”

……

半個小時後、醫院內。

傅司燼就這樣看著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女人。

她剛纔腦袋一歪、傅司燼真以為她掛了呢!

“少夫人是太困了、睡著了。”醫生的話還曆曆在目。“至於腹痛、是因為她吃了辛辣涼性的東西。”

白天就告訴她不要吃涼的,這丫頭根本不聽話!

現在好了,疼的要死要活、她頭一歪睡著了,傅司燼真以為她要冇氣兒了、真要把它給急死了!

到了醫院、這睡得是直淌哈喇子啊這!!

傅司燼真的就是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給她弄些藥,不要讓她痛。”傅司燼說著抬手揉了揉太陽穴,“眼淚說掉就掉、燙的手疼。”

眼淚的溫度怎麼可能燙手呢。

是看慕初暖哭起來、傅司燼心疼了。

“好的,傅先生。”傅司燼看了一眼鐘錶,而後走過去幫慕初暖拉了拉被子,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女人的睡顏。

傅司燼不打算離開、所以便和慕初暖睡了一張床。寬厚的手掌就這樣放在了慕初暖的腹部,想以此來給她溫熱。

但是想到了自己的手掌一年四季都是涼的,傅司燼便想收回。

可是已經被睡著了的慕初暖給按住在她腹部了,根本收不回來!

因此、傅司燼也就隻能任由慕初暖怎樣了。

……

月色傾灑在人聲鼎沸的賽車場之中,幾個穿著黑色衝鋒衣的男人圍繞著一個男人。

他將臉上的金絲框眼鏡摘了下來用眼鏡布擦乾淨之後又重新戴了回去。

“宴爺,今天有信心贏那個女人?”他身邊的富家子弟笑著說,“傅小叔都不行、你確定你行嗎?”

“我叔重心在做生意上、吃喝玩樂當然我最在行啊?”傅盛宴眼底帶著十足的自信。“等我把那女人落後個十分鐘,你們就等著看她打臉吧!”

“還得是咱宴哥啊!”一旁的幾個人都開始附和著,因為整個女賽車場的人都恨毒了那個第一名、他們都叫那女人一九九!

因為之前這個賽車區域都是那位人稱四爺的男人、也就是傅司燼來當第一名的、多年來都是這樣!

但是有一次……這招牌就被一九九給砸了!

這和她名字也有來頭!

因為……她迎戰傅司燼的每一次,都是領先九十九秒約等於一分鐘,他們對手一共二十五次!真的就是無一例外!

從此賽車場上都說、這個一九九小姐的膽子太大太大了……連四爺都敢得罪!!

都這樣了、傅盛宴能不來給他小叔叔找場子嗎?!

“宴爺,咱輸贏沒關係、可彆再碰上一九九這個數字啊?!”一旁的小夥伴提醒著傅盛宴。

“我當然要領先一九九,我要讓這個女人知道、我叔不是她能惹得!”傅盛宴就這樣一臉憤恨的說。

“加油!!”

閣樓之上,男人滿是戒指的手掌就被放了下來,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指環,妖豔的紅眸眼底帶著幾分調笑。

“我邀請他來、他卻失約了。”男人說著、聲音之中帶著幾分惋惜。“讓他這個小侄子來頂了他的名帖是什麼意思呢。”

“初暖小姐也冇來……”助理說著微微低頭,“今天也是顧小姐頂用了名帖。”

“好久不見啊老狐狸?”顧雲漾說著大步走了過來拍了一下男人的肩頭,“看什麼呢。”

“在、看你的對手。”蕭知岐那張揚且亮眼的五官之上多了幾分調笑。“喏、你那可敬對手。”

“我的天啊?”顧雲漾說著滿眼羨慕的從閣樓往下看,“那個小屁孩?!”

“哦還有啊蕭知岐,這不是我的對手,這是暖暖的!”顧雲漾說著將名帖拿了出來,“我今天也算是一九九女士了!”

“她結婚、”蕭知岐眼底帶著幾分薄涼的問道。“到底是因為什麼。”

蕭知岐隻是麵上平靜、內心早已經抓狂萬分了。

他賽車場一個幕後老闆,身價千億、不應該隻是站在這觀察的。

至於站在這裡的原因就是……他聽說了慕初暖結婚的訊息,所以便大怒著將整個辦公室之中的東西都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