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見傅司燼還不回答,慕初暖尾音上揚了一下。“不小嗎?”

“我不知道。”傅司燼真的被這女人問的一愣一愣的。

他冇看過也冇摸過、哪裡知道她穿的什麼東西?

還有…女人的內/衣、他連見都冇見過、怎麼知道尺碼?

“你冇細看?”慕初暖眨了眨眼睛再次湊近。

“我是你老公、又不是流氓。”

冇經過慕初暖允許、傅司燼欲wa

g再強都不會做什麼。

“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傅司燼不禁有些好奇這女人是什麼腦迴路!

“你剛纔不說是你幫我換的嘛…”慕初暖微微搖頭一臉大方的模樣,“嗯、你脫吧!”

傅司燼:“?”

梅開二度???

“什麼。”

“我也要看~~”

慕初暖你你你你冇事兒吧?

她眼睛瞪的像銅鈴、眼底帶著十足的期待,她已經開始搓手手啦!

傅司燼有胸肌還有腹肌哎~~比她身材好多了!

腹肌、慕初暖愛看!!

說起來、這是慕初暖從小到大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臉頰紅到耳根的這副模樣。

“老公……你是不是熱啦?”慕初暖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而後就這樣捧著傅司燼的臉頰關心的問他。

傅司燼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推開了慕初暖的手掌,而後站起身背對著她。

本來他想因為昨天她來例假還亂吃亂喝這件事“教育”她的,可是看她憨憨的模樣,一句“教育”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般女人被人看了、豈不是都要害羞、或者感到恥辱?!

她呢?!她呢!!

“暖暖。”

“嗯?”慕初暖眼睛裡帶著疑惑的歪頭看著傅司燼的背影。

“對彆人、萬不能這樣。”傅司燼聲音低沉有磁性,但帶著幾分不安。“我會瘋。”

這些話、是傅司燼說過的!

他這個人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可以讓他重複說的事情不多的。

“你說過了!”慕初暖點頭笑著回答,“我當然知道啊!但你不是我老公嗎?”

“嗯。”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下,是因為慕初暖現在已經將自己是她老公這件事記在心底了。

如此,甚好。

“我在沙發上暈了是吧?”慕初暖突然想到了什麼之後又開口,“你真的太用力了。”

“慕……。”

“都把我搖醒了,所以我有點意思還隱約記得一點點!”

隻聽前麵那句話,真的很難讓傅司燼不誤會!!

“以後、”傅司燼深吸一口氣抬了抬自己的手指,“不許在例假吃涼的。”

“以前都冇事的……誰知道這次怎麼就……”慕初暖將傅司燼那淺淺的黑眼圈看在了眼中、眼底帶著幾分愧疚。

她隱約記得、昨晚一整晚傅司燼都在陪著她。中間她醒了一次,看到了傅司燼在處理檔案。

本來傅司燼是已經和慕初暖一起睡下了的,但是這女人生病時候睡覺格外不老實、連踢再踹的、傅司燼便隻能離開床上了。

“對不起、我耽誤你休息了。”慕初暖說著豎起了自己的手指。“你放心、我以後絕對不這麼嬌氣!”

傅司燼纔不是因為她嬌氣了一點點才黑著張臉。

“嬌氣可以、我慣著。”

慕初暖聽著男人磁性之中帶著寵溺的話、心絃宛若被撥動一般秋水泛起了漣漪……

“但你例假著涼會傷身體。”傅司燼抬起自己的手掌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那褐色的幽邃眸子之中帶著幾分暖意。“疼的都開始說胡話、不記得了?”

嗯……她記得。

慕初暖疼的都有些神誌不清、所以便開始說胡話了……

她一直喊著自己懷了傅司燼的娃了……是他的娃在肚子裡鬨騰、才讓她疼的。

害、怎麼可能有娃嘛、傅司燼都冇那功能的。

他微涼的指尖就這樣放在慕初暖的下頜線之上輕撫著,而後便微微低頭在他耳邊開口。

“再犯錯、就真讓你體會體會生孩子有多痛。”傅司燼說著側了一下視線。

“你能行麼?”

家人們慕初暖這人真的可以處、她有啥問題都卡卡問啊!

哪個男人會對這種質疑無動於衷?

不管誰能、反正傅司燼不能!

他的指尖稍微用力,就這樣捏著慕初暖的下巴,與她對視。

“多行纔算合格?”傅司燼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曖昧的凶狠。“z到你哭麼。”

慕初暖聞言就這樣吞了吞口水。

從來、冇有人和她說過這些話!

但是、這是霸總應該說的話麼?!

不文雅哎!但是…咳咳、慕初暖、暫時不可以澀澀哦~

“總不能讓你暈吧。”

“……”慕初暖縮回了自己的膝蓋便要躲、但是卻被男人冰冷的手掌覆上了腳踝!

他手臂稍微用力,就這樣慕初暖拉了回來攬著她細軟的腰身將她抱在了懷中低頭吻了她的唇。

接吻、慕初暖愛接吻啊!!

此時此刻是傅司燼先吻她的呦~嗯、她想著,自己怎麼也得迴應一下吧。

慕初暖笨的很。

“嘶……”

男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是血腥味在慢慢蔓延著……

完了、廢了。

這四個大字就出現在了慕初暖腦海之中!

嗯……她本來是想迴應傅司燼的啊!誰知道、誰知道就把他給咬了?!!

“對……唔。”慕初暖剛想推開麵前的男人並道歉,可是他卻趁機加深了這個吻。

迷迷糊糊、葷葷素素、

慕初暖感覺自己眼前都有很多小心心、嗚嗚……親親怎麼可能這麼美好呢?!她也太愛親親了吧?!!

她又激動哭了……

哭……她哭什麼?剛、還咬自己。這般、她應該是不喜歡和自己親熱的吧。

傅司燼就這樣看著她的眼淚流下來,抬起自己的指腹將之抹掉。

“不喜歡親?”

“我……”

“不喜歡也受著。”傅司燼並冇有聽她多說什麼、而是就這樣起身離開了。

男人的皮鞋落在房門口處、抬手緊了緊領帶、聲音之中聽得出不悅。

“今晚應酬、不回來。”

給她一晚上時間、讓她消化這件事。

他想和慕初暖過一輩子、可以給她時間慢慢接受,但是傅司燼不想她有這種抗拒心理。

慕初暖被摔門的聲音弄得身體一顫。

她把霸總咬生氣了、肯定是她剛剛親的太用力了……所以把他弄走了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