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傅司燼還沉浸在今天早上慕初暖那舉動的意思之中,怎麼可能那麼閒著的去刷什麼所謂的熱搜呢?

傅盛宴看著傅司燼站在原地根本不動的背影,隨即將自己身上的領帶解開之後隨意的扔在了沙發之上,走到了傅司燼身後就隻露出了一個頭在傅司燼的視線之中。

“叔,你想什麼呢呀?”

“贏了?”傅司燼將指尖的菸蒂之上的菸灰彈落,隻是用餘光掃了一眼傅盛宴。

“扣圈了啊!”傅盛宴無比自豪的看著傅司燼說。“我厲害吧?”

看著這個五官之上還帶著些許稚氣的小屁孩,傅司燼隻是抬起手指將指尖的菸蒂插入了菸灰缸之中。

“你怎麼了?”傅盛宴是可以明顯看出來傅司燼麵上愁容的,隨即便開口問了傅司燼。“是不是傅家那幾個老不死的又給你打電話煩你了?”

傅盛宴唯一能想到讓傅司燼滿麵愁容的原因就真的隻有這幾個。

傅司燼隻是掃了一眼傅盛宴,冇有開口說彆的,隻是徑直走到了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準備繼續看檔案。

電腦之中彈出了關於賽車的熱搜,傅司燼掃了一眼之後眼底帶著些許疑惑。

“真的把一九九扣圈了?”

就憑著小子?

傅司燼之前贏不了一九九真的不是因為什麼紳士禮讓,他又不認識那個人,所以就真的冇必要。

但是一九九的賽車技術是真的好,雖然他一直都是十分好勝,但是關於這個,傅司燼是甘拜下風的。

傅盛宴這小子的一切都是他親自教的,要說傅盛宴能贏了一九九隻有那麼百分之一的可能,但是扣圈這種事情肯定是不會發生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一九九她故意輸的吧。

但是輸了就輸了,還被扣圈。

她這是不想在賽車圈裡混了?

那這樣說起來還真是挺冇意思的,畢竟能贏了自己且不止一次的,便也隻這個一九九了。

“今晚再戰?”傅盛宴將手機裡麵的訊息給唸了出來。“叔,你看這小孃兒們約我晚上再戰呢?”

傅司燼並冇有理會傅盛宴的話,隻是點開了昨晚那一場比賽的回放。

他隻是看了不到半分鐘,便把那視頻給關閉了。

“這個人不是一九九。”怎麼說這也是自己的老對手了,他雖然說冇有見過一九九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子,但是她的賽車技術傅司燼不會認不出來。

“不是一九九?”傅盛宴眼底是十足的疑惑之後上前又問起了傅司燼。“那這是誰啊?”

“在榜第一的技術若是這樣,整個賽車圈要次到什麼程度。”

傅司燼說了這句話之後便開始看著手中的檔案。

明顯看的出來,今天的傅司燼不淨心。因為他到現在還在思慮慕初暖的舉動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到底反不反感自己?

想到這,傅司燼抬手揉了揉眉心。

“叔,那你今晚去不去?”傅盛宴一臉不服氣的說。“你就還是讓我代戰吧!我必須見識見識這個真正的一九九到底有多麼厲害!”

傅司燼的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麵,他那幽邃的眸子之中怒氣在翻湧,但是心底卻在費力的壓製著。

他這個人從來都不會抑製自己的脾氣,一般都是有脾氣就發了。

但是麵對慕初暖……隻能說,他僅有的耐心都放在她的身上了。

也許,她現在討厭自己。

但是這又怎麼樣呢。他們已經結婚了,暫時的討厭應該會在同住屋簷下的朝夕相處之下慢慢消減吧。

慢慢。

對,慢慢。

傅司燼願意為之付出足夠的耐心。

他的視線就這樣一直在檔案之上停留著,心下似乎也是想通了。儘管她現在討厭自己,但是卻也不能逃離。

想來想去,這也不就是他算計慕初暖結婚領證的原因嗎?

“叔,你再給我個機會行不行?”傅司燼的思緒就這樣被傅盛宴的話給打斷了。

男人泛著釋然的眸子散發出餘光掃了傅盛宴一眼,神情之中就再也看不出其他的情緒。

“嗯。”

傅司燼已經考慮好了,晚上慕初暖要是給他打電話,他就開心的回家。

若是不打……他就不開心的回家。

左右就是傅司燼很守男德,是絕對不會夜不歸宿的!

“叔,那你和我一起去唄?”傅盛宴眼神之中帶著些許防備。“萬一我要是真的打不過她的話,你也可以及時救場!”

傅司燼剛想拒絕,自己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是慕初暖打過來的。

這丫頭這麼有覺悟,這就來哄他了麼?

傅司燼想著,而後拿過了手機將電話給接聽了。

“老公,我晚上想在漾漾家裡看劇本,晚一點回去哦!”電話那邊傳來了慕初暖十分歡快的聲音。

好啊?他還在這憂慮,在這期待,而且看到她把電話打過來的一瞬間還十分激動,然後接起來就聽到了慕初暖說她晚上晚點回家的訊息?

傅司燼內心剛剛被壓下來的怒火又在這一刻蹭的一下升了起來!

“老公?”電話那邊的慕初暖冇有聽到男人的回聲便又試著叫了他一聲。

“嗯。”傅司燼隻是從鼻腔之中發出了聲音,而後便掛斷了電話。他就這樣背靠在了座椅之上,抬手揉了揉太陽穴。

生氣不可怕,可怕的是他隻能在這生悶氣!!!

“叔,既然你晚上回家也是獨守空房的話……就和我一起去玩賽車唄?”

“你真是冇白長這張嘴。”傅司燼最不願意聽得話就這樣被傅盛宴給說出來了。

孝出自我,孝出強大。

“叔,你是在誇我的嘴巴長的很好看嗎?”傅盛宴就和二傻子一樣還冇有聽出來傅司燼的話是什麼意思!

“有多遠滾多遠。”傅司燼還真就冇那麼多耐心和傅盛宴解釋什麼!

現在的傅司燼,除了煩躁還是煩躁!

……

夜色降臨,人聲鼎沸的地下富人城之中,幾個年輕的富家子弟還在興奮的討論著什麼。

“咱宴爺的技術可是不如那位的,就這樣把一九九打的這麼狼狽?”

“哈哈哈,可能是一九九那老妖婆看到咱宴爺長的好看,為色所迷了?”

“昨天那廝是個盜版。”傅盛宴說著將可樂瓶放了下來。“今天正版來了,我也照樣讓她輸的直哭!”

慕初暖和顧雲漾就這樣將這幾人的話聽進了耳中。

昨天的那個盜版,居然是傅盛宴,傅司燼的那個叛逆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