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還說什麼?!

還要她輸的直哭?

她再怎麼說也是和傅司燼有證的,這樣看來傅盛宴真是還挺孝的啊?

不過,他可以頂著四爺的名號進來代替他打昨天的比賽,看來是和四爺是好朋友了?

這樣的話……那傅司燼會不會也和四爺是認識的?

想到這,慕初暖給顧雲漾使了一個眼色,而後兩人就這樣抬起腳步離開了。

隻是顧雲漾那帶著“憤恨”的眼神就這樣停留在傅盛宴身上。

就是這個老六扣圈來“侮辱”她是吧?

顧雲漾記住了!記住了!

“穿的和個煎餅狗子一樣,等我技術練好了、我必須把他按在地上碾壓!!”

“不用等你技術練好。”慕初暖說著握住了顧雲漾的肩頭,“一會我就替你收拾他。”

很孝、該收拾。

兩人就這樣談笑著走進了休息室,蕭知岐聽到了房門一開一關的聲音便轉了身,看向了他許久未見的容顏。

“暖暖。”

慕初暖聽到了熟悉的男音隨即抬起了視線,看到蕭知岐的她還是有些驚訝的。

“回來了。”

遲疑了幾秒之後開口說了這三個字,而後便坐在了沙發上倒了一杯水。

“訂婚宴在什麼時候?”

慕初暖就這樣漫不經心問了一句,聲音裡根本聽不出刻意。

“暖暖。”蕭知岐冇有回答慕初暖這個問題,而是先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慕初暖聞言就這樣抬起了自己的視線看向了蕭知岐,眼底帶著幾分詫異的看著她,似乎是不知道蕭知岐為什麼用這種語氣叫她的名字。

“那個……我先出去一趟。”顧雲漾好似感受到了氣氛之中的不對勁,隨即便抬起腳步要離開。

兩人就這樣聽著房門一開一關的聲音,慕初暖還是很自然的晃著自己手中的水杯,從她那本就帶著些冷豔的五官之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蕭知岐看著慕初暖的神情,眼底帶著幾分愧疚的坐在了慕初暖身邊。

“暖暖,”

“你應該等我回來的。”

慕初暖想,這應該是她最近聽過的最是滑稽的話了。

等他回來?回來乾什麼?

等他回來,看著他娶彆的女人,再看著彆的女人耀武揚威的站在她的麵前,再看著蕭知岐懷著心安理得的和自己介紹,他身邊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嗎?

那這樣的話,她慕初暖算什麼呢?

她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拖拉的人,儘管她知道蕭知岐也是對自己有意思的,但是兩人在曖昧期徘徊太久了等到現在應該也是冇有結果的。

“我為什麼要等你回來。”慕初暖抬起了自己帶著些許犀利的眼神反問。“你能給我什麼?”

蕭知岐突然就被問的啞口無言。

他想說,他可以給慕初暖幸福。

可是現在他連這句“我喜歡你”都不敢說出口,所以關於幸福這件事,就算他說出口慕初暖也是不會相信的。

“暖暖。”蕭知岐想去握慕初暖的手,但是他剛剛抬起手的那一瞬間,慕初暖便毫不猶豫的躲開了。

蕭知岐的視線就這樣停留在慕初暖無名指上那閃亮的鑽戒之上。

是粉鑽。

蕭知岐很早以前就聽到顧雲漾說過,慕初暖是很喜歡粉鑽的。

她手上戴著的這一枚,應該就是慕初暖最喜歡的一枚了吧。

“戒指挺好看的。”蕭知岐看著慕初暖的側顏說了一句。

“是婚戒。”慕初暖看著自己手上的鑽戒回答了一句。

這話似乎漫不經心,似乎又在刻意提醒著蕭知岐什麼。

蕭知岐聞言微怔了一下,他冇有想到慕初暖會強調這枚鑽戒是婚戒。

“我很喜歡。”慕初暖說著放下了手中的水杯,餘光掃過了蕭知岐的側顏,而後便要起身離開。

蕭知岐看著慕初暖的背影開口問了她。

“慕初暖。”

“你是喜歡這枚鑽戒,還是喜歡那個給你戴鑽戒的人。”

蕭知岐那略微蒼白的容顏之上嘴唇之上透著血色,那一雙紅眸之中帶著說不清的情緒。

聽著這個問題,慕初暖終於回了頭看著麵前這個長相熟悉的男人。

他們已經認識很多年了。

“都喜歡。”

慕初暖似乎是隻思慮了幾秒的。

對,僅僅是幾秒。

她說這話其實也不是為了氣蕭知岐,她完全冇有那個意思。

之所以她可以不思考就說出這句話,就是因為她這幾天和傅司燼的相處方式,她是真的很開心。

喜歡和愛是不一樣的,這一點慕初暖明確的知道。

聽到慕初暖說了這句話,蕭知岐那嗜血的紅眸之上戾氣再也壓製不住,幾秒之後,男人的眼周都漸漸紅了起來。

看著麵前這日思夜想的女人說出這樣的話,蕭知岐是真的很難再冷靜下來了。

“你知不知道、傅司燼是個什麼樣的人?”蕭知岐的聲音一直都是如此沙啞之中帶著壓迫感。

慕初暖不喜歡這種聲音、也不喜歡他的話。

“慕初暖你瞭解他嗎?你們剛認識幾天你就可以說出你喜歡他這種話?”

蕭知岐一直認為慕初暖是個慢熱的人,他想著慕初暖也就是因為之前她家裡的風波才答應和傅司燼結婚的。

那段時間他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脫身、顧雲漾也因為被家裡追著顧不上慕初暖,要不然事情怎麼可能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慕初暖真的會隨便就把自己給嫁了……

是……他們認識好像也冇幾天。

可是慕初暖總覺得、和他似曾相識。

他很溫柔、儘管……今天還和她鬨小脾氣。

她不就是親的用力了一丟丟嘛,把他嬌氣的,還跑了?!

男人不管是真不行,等她回家就給他好好上一課!!

“你知道、我最恨他。”蕭知岐看著慕初暖的側顏又重複了一句。

慕初暖聽到了蕭知岐的話之後就這樣將視線放在了蕭知岐的容顏之上。

差點忘了……傅家的任何人都給蕭知岐造成傷害,他也最恨傅司燼了。

因為傅家的家主這些年在外麵有了很多女人……其中也有幾個生下了孩子。

蕭知岐就是那個孩子、慘到什麼地步呢……雖然是傅家的種,但是連姓傅的權利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