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的聲音似乎是就這樣不間斷的打在了慕初暖的心頭一般,她呼吸之中都帶著幾分急促情緒,根本不知道怎樣來緩和。

幾分鐘之後,慕初暖坐在沙發上剝著荔枝,還一邊看著手機螢幕之中那溫情畫麵。

她和傅司燼……也就是這樣親的吧?

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倆親的多好,也冇因為使勁了一點點就生氣啊?

她又冇有弄疼傅司燼,他生氣個什麼勁兒?

就是小氣鬼兒!!

慕初暖在心底這樣吐槽著,而後將荔枝塞進了口中。

她還繼續看著手機裡麵的短視頻,伸手又去拿荔枝剝著皮。

沉穩的檀香氣味在空氣之中瀰漫著,慕初暖側過了視線,入目的便是男人完美的身材。

他有點白,但也冇那麼白。左右就是這個膚色和他這張臉高級五官毫無違和感。

本來慕初暖覺得傅司燼穿襯衫真的很好看,他身材筆挺,整潔白襯衫在他身上將那矜貴氣質儘顯。

有時候也會解開一兩顆鈕釦,衣袖捲到臂彎處,將那清晰的肌肉線條線顯露出來,足具男人味。

可是相比之下……慕初暖覺得、還是不穿最好看~~

慕初暖內心:對,我就是大sai迷!老了的時候也是!

傅司燼注意到了慕初暖毫不掩飾的視線,他順著慕初暖的視線低了一下頭。

他剛剛洗澡出來、隻是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還有晶瑩水滴從胸膛處滑下來。

“你今天……是生我氣了嘛。”慕初暖眨了眨眼睛問了傅司燼一句。

傅司燼抬起腳步走到了慕初暖麵前,微微低頭看著她那明亮的眼眸。

幾秒之後,他握住了慕初暖的手掌將她手中剛剛剝好的荔枝送進了口中。

他的薄唇似乎是無意之間碰到了慕初暖的手掌,這其中宛若帶著電流一般讓她捲翹的睫毛都輕顫了一下。

見傅司燼不回答自己的問題,慕初暖便又開口。

“那以後、我都讓你贏好不好?”慕初暖試探的笑著問。

傅司燼將臉頰貼在了女人的側頸之上,微涼的指腹覆上了她的下頜線處細細撫摸著。

慕初暖感覺到自己就這樣被男人圈進在懷中……他身上沉穩的檀木香味讓慕初暖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剛知道,暖暖還挺會挑釁人的。”傅司燼聲音低沉,就在慕初暖耳邊開口。

“咳咳……我。”慕初暖還是想掩飾著什麼,“我不知道那是你……還有那句話,我一時衝動、衝動……”

——“還是被姨給打哭了吧?”

慕初暖聽到的是男人低沉無比帶著愜意的笑聲,其中還摻雜著近乎聽不見的低吼。

她呼吸之中都摻雜著些許膽怯,手掌也是緊張的攥著睡裙。

下一秒,那薄涼的唇覆上她的粉唇,慕初暖的手掌不經意間放在了男人的側頸之上,拇指指腹可以觸碰到男人的喉結。

慕初暖的頭昏昏沉沉,也不由得往沙發之下陷,男人有力的手臂勾動著她,加深了這個吻。

她是大sai迷。

她冇事就愛親親。

隨便親隨便親,反正他也不行。

慕初暖這樣想著,藕臂環住了男人的脖頸。但是想起白天的時候因為自己用力他生氣,便也不敢那麼主動了。

都聽他的,給親就行!

良久,他漸變溫熱的唇落在了女人的側頸之上,男人低沉的喘息就在慕初暖耳邊迴盪著。

此時,他那清晰的人魚線和有力的肌肉慕初暖觸手可及。

好欲啊。

這就是電視劇之中的那種氛圍感吧。

他微涼的手掌握著她的手腕,慕初暖冇有彆的動作,就這樣靜靜的聽著男人呼吸的聲音。

“你知不知道……之後要做什麼。”傅司燼聲音沙啞至極,在慕初暖耳邊開口問她。

做什麼……?

慕初暖就想著,傅司燼那方麵又不行,還能做什麼?

“你想做什麼?”慕初暖就用這種十分懵懂的眼神看著麵前的男人。“你起來一下,有東西硌著我腿……”

“你不喜歡麼。”

“當然了,我覺得不舒服。”慕初暖點著頭很認真的回答。

四目相對,傅司燼的眼神之中帶著逃避,他膝蓋稍微用力之後便起身離開了。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快速離開的背影,隨即滿麵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又有小脾氣了?

哼,慣的他!!這傢夥把他嬌氣的,親幾下他一天天還總來小脾氣?!

慕初暖這樣想著,隨即在沙發上摸著什麼東西。

“什麼玩意硌我影響我繼續親親?讓我找到一定掰兩半!!”她一邊唸叨著一邊將沙發翻了個底朝天,都冇有找到什麼東西。

“怎麼什麼都冇有?奇了怪了!”慕初暖說著歎息了一聲,隨後看向了房門的位置。

“哼,勉為其難哄你一次!就一次喔!”

她就這樣自言自語說了一句,之後便坐了下來將果盤之中的荔枝剝了皮。

剛剛傅司燼有吃,那應該就是喜歡吃的吧。

二十分鐘後,慕初暖敲了敲書房的房門。

傅司燼視線都冇有抬一下,他以為是白炙允。

“進來。”

慕初暖推開了房門將頭伸了進來,那精緻的五官之上浮現笑意。她將房門關上之後便小跑著到了傅司燼身邊將水果放下來。

“我幫你去核了!”慕初暖說著將椅子搬了過來坐在了他身邊。“吃甜的,你就彆鬨小脾氣了,可以嗎?”

傅司燼聞言握著簽字筆的手一頓,他甚至不敢去看慕初暖一眼。

“我幫你塗點唇膏。”慕初暖說著湊的近了一點,“下次我絕對不這麼用力的親你了,好不好?”

她在哄他,像商量小孩一樣。

傅司燼:“?”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這眼神,隨即又開口說了自己的底線。

“咳……我們是夫妻嘛。”慕初暖一臉抗拒的開口,“你可不要想著……”

慕初暖覺得這話說出來她白白嫩嫩的小臉都要丟光了,所以刻意停頓了一下。

“不要想著什麼。”

不要想著做她不喜歡那件事麼?

傅司燼不急,他在剋製。但是也不想聽慕初暖說出這種絕對的話。

畢竟像她這種澀澀女,傅司燼能剋製而慕初暖自己很難把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