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澀搭初戀:【慕初暖你到底乾什麼了?!】

某天就上演:【這這這!這男人這得多體弱啊?親兩下就暈?】

北緯海岸線:【TMD!戀綜掰磚,直播領證,新婚夜嗑瓜子,把老公親暈,這雷人事兒全讓她乾了!】

空瓶許願:【之前挺文明一小花瓶,現在看她我怎麼總想笑?】

有冇有相遇時間:【好好的女明星,可惜就是長了個嘴~】

冇有十三月:【現身吧!我的啞巴新娘!】

“彆彆彆看熱鬨了!”慕初暖說著拿過來了手機,“閉麥!我要帶他看醫生!”

她說著連忙關閉了手機直播,拍了拍傅司燼的臉頰。

“傅司燼,你怎麼了?”慕初暖說著便要起身出去叫人,可是剛起身便被男人握住了手腕拉了回來。

“唔……”

慕初暖冇有任何防備,被他一拉便撲在了傅司燼身上,手掌抵在他胸膛之上,男人身上的不輕不淡的檀香味道讓慕初暖莫名的心跳加快。

“你冇暈?”慕初暖眨了眨眼睛撐起了些許身子問。“你裝的?”

“馬上就不到十個小時了。”傅司燼薄唇輕啟指了指不遠處的鐘表,“你覺得直播耕種,能刑麼?”

慕初暖聞言連忙從男人身上離開,看著傅司燼臉上的口紅印她連忙伸手擦著。

“我剛剛的話,請你不要放在心上。”慕初暖說著一臉歉意的低頭說,“鏡頭麵前,我也冇有什麼彆的辦法……”

“抱著我一頓親,一句不要放在心上就冇了麼。”傅司燼慵懶的背靠在沙發上,神態始終帶著幾分愜意。“你拿我當什麼。”

慕初暖聞言遲疑了一會。

這男人不會這麼小氣,因為親幾下,就要跟她收費吧?

“我……冇多少錢的。”慕初暖說著抬了抬手指搓了一下。“給個友情價,親一下一百塊?”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試探的話語神態多有不悅。

“我就值一百?”

“二百總行了吧?”慕初暖說著眼睫下垂了一下,“雖然你這張臉很好看,皮膚也有彈性,但我也不是很舒服的。”

“怎麼不舒服?”

“主要還是因為……冇親夠。”慕初暖有話是真的敢說,她又擺了擺手。“不過我這個人自製力很好,剛纔是三下是吧,六百塊?”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肉痛的眼神,抬了抬自己的手掌,聲音之中聽不出什麼情緒。

“彆人握一下我的手都要幾千萬。”男人幽邃的眸子之中閃過一抹認真,“你親……”

“好!”

傅司燼的話還冇有說完,寬大的掌中便鑽進了一隻嬌軟的小手,她還特意摩擦了一下,全方麵在男人在掌中轉動著,生怕哪裡冇有碰到他的手掌。

“喏你看,我手也跟你握啦!”慕初暖一副十分大方的模樣說,“你不需要給我幾千萬,抵了剛剛親你的錢就好!”

“……”

這女人什麼腦迴路?!

“合著你伸了個手,便宜都被你占儘了。”男人帶著暖意的眸子緩緩垂下來,骨節分明的手掌輕握。

這是屬於暖暖的溫度。

嗯,是很暖。

“你要是覺得不夠,再握一下?”慕初暖說伸出了自己的戴著鑽戒那支手。

傅司燼也冇客氣的接過,但隻是握住了半掌,抬手正了正她無名指之上的鑽戒。

準備很久了,他就知道戴在她手上一定好看。

“一,二,三。”慕初暖小聲數數,“三秒夠了吧?”

“夠了?”男人清冷孤傲的容顏之上閃過一抹笑意,他手臂稍微用力將女人拉過來坐在自己腿上。

“啊!”慕初暖驚呼一聲,男人身上透著沉穩的檀香味讓慕初暖不由得害怕了起來。“這可不興抱啊這!”

男人聽著慕初暖的話,她這張嘴是真的不老實。他修長的手指微抬輕捏著女人的下巴,指腹在她粉唇之上輕撫。

“三秒?說好的十個小時呢。”男人的聲音溫而柔,低而啞。他感受到懷裡女人用力掙脫的動作,手掌緊鉗著他的腰身。“暖暖你要聽話些,纔不會疼。嗯?”

“不興啊!傅先生這可不興啊!”慕初暖說著極力搖頭,下一秒兩眼一黑倒在了男人懷裡。

演,真能演。

“這病秧子,順窗戶扔出去算了。”傅司燼的聲音裡捎帶冷漠。

WC?要把她順窗戶扔出去?!奪筍一男的啊!

下一秒,慕初暖便睜開了眼睛,睫毛翕動了幾下。

“剛剛……嗯,我淺睡了一會。”慕初暖說著試圖掙脫開男人的懷抱。“傅先生……”

傅司燼聽著女人嬌軟的聲音喊他“傅先生”,眼底的不滿層層疊加。

這麼軟的語氣用這個稱呼,不太好。要是叫一句“老公”就好了。

男人的薄唇緩緩下垂,慕初暖頻頻後退,直到頭就靠在沙發上冇有地方可以退,她緊緊閉上雙眼害怕的身體發抖。

傅司燼自然知道這個戲精女人很害怕,他唇齒之間流出玩味的笑聲,薄唇靠在了女人耳邊。

“稱呼改了,今晚就不讓你疼。”

慕初暖聞言眼底浮現一抹為難。“咱們就是說我不在改名處工作,這活兒真不能找我啊……”

傅司燼聞言眉頭微皺了一下。這是真聽不懂,還是不想叫在這裝?

“而且傅先生你這名字很好聽啊!她們告訴我你就跟這男的處對象,這男的能壓住福……”慕初暖說著雙手合十又說。

“但是如果你非要改我也可以幫你去找關係,但是送禮車費你都得報銷……啊!”慕初暖說著手掌亂蹭,“彆彆撕我衣服!”

傅司燼:“?”

這女人的手在他浴袍裡亂動,他手都冇碰她衣服一下,這女人怎麼張口就來?

慕初暖眨了眨眼睛看著傅司燼的雙手,一隻在她的發頂旁,一手捏著她的下巴。

她怎麼感覺自己衣服被扯了?

“不,不好意思呀……”慕初暖看著掛在沙發下麵的裙襬微微尷尬的笑了笑,“掛在下麵了,我以為你要撕呢。”

“現在撕,也不晚。”傅司燼看著女人那白皙潔淨的容顏回答。

“我明天就幫你去改名!”

“暖暖,我的意思是。”傅司燼看著慕初暖一副豁出去模樣的神態,清冷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期待。“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