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下的擁抱:【《關於分辨我暖姐到底是不是嘴瓢這件事》】

高考加油鴨:【笑死了!我暖姐結婚以後真就冇掉過鏈子!】

有些她不懂:【天天抱那麼帥的男人睡覺,我就不信她還想擺爛?】

夏日的煙火:【我暖姐都是為了養男人,所以拒絕擺爛了!】

陪你看晚霞:【家人們我一看慕初暖這是要內卷啊?她內心應該是這樣的:你們看我把老公養的白白嫩嫩滴,嘿嘿嘿卷死你們!!】

這歌我聽不懂:【嗬嗬你暖姐養的也不止這一個吧?】

南七七:【我看也是!畢竟慕初暖隻有長得好看這一個優點!小花瓶一個,水後!】

白日依山儘:【知道拍戲不能有熱度了,現在就靠男人了?笑死,你還挺會啊??】

後麵不會了:【酸死!慕初暖有電競大神老公靠,你冇有!】

夕陽下的白雪:【靠男人??笑死,我暖姐一直都是男人的靠山,OK?】

看到這條彈幕的慕初暖真就是栓Q了!

慕初暖覺得,粉絲所說的“暖姐”和她慕初暖好像不是一個人……

她要是可以成為傅司燼的靠山,那肯定是很有錢啊!有錢的話……她第一件事就是甩傅司燼臉上幾百個億,然後把他親暈!

此時此刻,慕初暖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之中!!

“嗯,我靠著暖暖。”男人低沉的聲音傳進了慕初暖耳中,她錯愕的抬起頭。

該死,怎麼從她的白日夢裡跳出來了?!

“哇哦~”主持人看到了傅司燼的到來也是一臉的姨母笑。“Fuu先生這是探班嘛?”

“來送個午飯。”傅司燼說著抬手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側顏,眼底含笑著壓低了聲音調戲著傅司燼。

“午飯就是你嘛?”

傅司燼聽到了慕初暖這話隻是垂眸輕笑一聲,手掌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讓她靠近自己在她耳邊問。

“我敢給、你敢要?”

“真如Fuu先生所說,這真的是‘靠’呀!”看著鏡頭前親密無間的夫妻,主持人滿眼羨慕。

此時,彈幕也在翻湧著。

那夜緋紅:【主持人你錯了,不是這種靠!是Fuu靠著慕初暖上位的意思!】

誰再想這執念:【對啊對啊,Fuu利用完慕初暖,肯定就把她給踢了!】

這個人冇名:【就是,慕初暖也冇什麼優點,空有美貌的蠢貨而已!】

真的很重嗎:【嗯,你們都是空有皮燕子的造糞機器而已~】

那我走:【事實就是,人家慕初暖有實力養男人,你們不行,所以就隻能在這裡酸酸啊!】

藍色的泡泡:【嗬嗬嗬,所以她家的這些粉絲是覺得慕初暖做這些事情是很光榮的嗎?】

遠方的殘陽:【嗯……怎麼不算呢?(我是黑粉)】

低落到然見:【難道這些黑粉覺得自己在網絡上呲牙是很光榮的事情嗎?】

杏花在你側肩:【嗯……怎麼不是呢?(我是黑中黑)】

也曾是少年:【嗯……你們怎麼不算是一群二臂呢?】

那時的懵懂:【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新蠟筆丟啦:【不論怎麼說,都是Fuu無能啊?就是他靠著慕初暖!因為我暖姐趁幾千億啊!】

慕初暖看著這條彈幕真的就是想鑽進手機螢幕裡把發這條的彈幕的人薅過來“公開處刑”!

嗯……這粉絲真能處,又NB她是真吹啊?!

笑死,她要是真的能拿出來幾千億,她還混個屁娛樂圈啊?早就回家繼承幾千億家產了好不好?

“我老公口中的靠……”慕初暖一臉嬌羞的看著傅司燼說。“就是貼貼啦!”

傅司燼眼底含帶著溫柔的笑意,就這樣垂眸看著靠在自己肩頭的女人輕笑了一聲,他冇有開口說什麼,全程都是靠著自己這個搞笑女妻子。

“嗯……你們有所不知的。”慕初暖就這樣抱著傅司燼的手臂說。“我老公很黏人的,他冇事就總想和我貼貼!”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眼底帶著幾分無奈的笑意。

冇事總想貼貼的人難道不是她慕初暖嗎??

“你們看起來也太恩愛了吧!”主持人眼底帶著十足羨慕的說。“誰說閃婚不甜蜜的?馬上出來捱打!”

慕初暖眼底含笑看著傅司燼就這樣在原地慵懶坐著的模樣,手臂漸漸收緊環住了男人的腰身。

一定是要趁著現在他不可抗拒的時候抱著,不然回家以後他要是反悔了不讓抱怎麼辦?

傅司燼感受到了慕初暖手臂收緊生怕她跑了的模樣,濃眉上揚了一下之後開了口。

“難道不是你一親就冇夠?”

這這這,傅司燼你說什麼大實話?

社會你能哥:【……暖姐,你的形象最終還是崩塌了!】

吵架歌:【嗯……每個人不知道慕初暖一親就冇夠這件事Fuu先生都會傷心的OK?】

我又贏了:【原來你是這樣的慕初暖啊!】

我直接薅廣坤頭髮:【哈哈哈,我暖姐有錢,就多親幾口男人,這有錯嗎???】

慕初暖扶了扶額頭,而後掐了一下傅司燼的腰身。

“咳咳……”她說著還十分“硬氣”的眨了眨眼睛。“我什麼時候冇夠了?不是你求我的嘛?!”

傅司燼將慕初暖放在自己腰身之上的手挪開,眼睫下垂輕笑溫潤的笑著。

“外人麵前……給點麵子吧!”慕初暖是生怕傅司燼就這樣拆穿她,壓低了聲線開口。“老公,求求了!!”

“後麵也有攝像頭。”

傅司燼的意思就是……慕初暖說的話都會放出去。

還有剛剛那句,

——“午飯就是你嘛?”

慕初暖石化了。

完了,廢了。

此時此刻她還是什麼女明星啊?女流氓還差不多!!

反差萌:【笑死,慕初暖你自己看看你還配叫“暖姐”麼??】

來碗螺螄粉:【!!這不是我Fuu神的老婆小暖麼?】

給你一個小心心:【靠笑死了!!外人麵前:他求我的!Fuu先生麵前:老公求求你啦!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