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下的雪:【嘖嘖嘖,慕初暖這小東西還有兩副麵孔呢??】

甜在大佬心尖:【這愛豆能處,有鏈子她是真給你掉啊?】

想吃炒米粉:【咳咳……眾所周知,暖姐和慕初暖是兩個人的喔!】

一杯白白淨的水:【嗬嗬,慕初暖為了節目效果還真是會演啊?拍爛片的原因原來是演技都放在這上麵了啊?】

紅塵小丸子:【見識水後的演技了!!】

糖炒湯圓:【啊啊啊他倆好甜!這還看個屁偶像劇啊這??】

大風吹起蒲公英:【人工糖精也就傻子才喜歡!】

彆這樣想了:【彆一口一個水後行不行?拿獎的那個作品就是優秀!我們也承認慕初暖後麵接的都是爛片啊!】

你再投薅你頭髮:【笑死,那作品優秀也就是她那一張臉好看而已,還有什麼彆的麼??】

給你個嘴巴子:【顏值高,嗯……怎麼不算優點呢?(算個屁,慕初暖馬上退圈!)】

尼古拉:【嗯……樓上你怎麼不算個老六呢?】

給你也來一杯:【我也就是看慕初暖長得好看,要不然我能網絡上一噴八,力挺慕初暖麼?!】

摘要的你:【你比我差點,我一直都是一噴十的!】

“咳咳!”慕初暖坐直了身子微微點頭,“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呢?隻是想讓生育率高一點而已~”

主持人聽了這話笑著點頭,一臉很懂的模樣。

“下期直播孕吐和直播生娃冇你我可不看哦!”

“會努力。”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肩頭點頭回答,“暖暖這個人,很多變。”

慕初暖兩眼問號的看著傅司燼。

她多變?什麼意思?

飄搖搖:【看到冇,Fuu都說慕初暖多變了,難道是結婚冇幾天慕初暖就出軌了?!】

明月人世間:【臥槽,難道是捉姦在chua

g了嗎?!】

有冇有千百遍:【Fuu,來我店裡吃西瓜,送綠帽!】

她的心裡:【真是服了這幫老六,心理到底多扭曲才能這樣詛咒新婚夫妻啊??】

彷彿天註定:【慕初暖我告訴你,你必須洗白,我這粉你一回還得幫你懟黑粉,累tm死我算了!!】

“這種事她隻是嘴上說說而已。”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一下,發出格外磁性好聽的聲音。“哪有什麼實際行動?”

慕初暖聞言心虛的眨了眨眼睛。

主要是……她想著,自己行動了傅司燼也不行啊,那還不是白費力氣嘛?

“原來暖暖有三副麵孔哇!”主持人說著豎起了大拇指,而後又問。“我還是想請教一個問題,你是怎麼搞定這麼一個高顏值的男人滴呀?”

他晾在眾人麵前的身份是電競界無人招惹的神Fuu唉!

麵對這個問題慕初暖也是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不僅僅是電競大神Fuu,他還是FH的執行總裁……然後,還是賽車圈的那個萬年老二。

他在電競圈是神,在商業圈是霸主,在賽車圈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反觀她呢?娛樂圈的黑紅一姐,電競圈的小垃圾,在賽車圈倒是比他強了那麼一丟丟……

最主要的是!!傅司燼長得好看身材也好,而且那嘴唇也太好親了吧?!

而自己呢,細胳膊細腿的,胸還行,臀不翹……

難道……傅司燼就是看上她不會嫌棄她的隱疾嗎?!

總結來說,霸總不喜歡她!!

慕初暖內心:哇……哭吧,我要哭!哇……哭!

“誰能拒絕搞笑女呢。”傅司燼垂眸看著慕初暖的神情輕笑一聲。“是我先動心思的。”

傅司燼想,慕初暖應該很不好意思回答這個問題,所以便將問題接了過去。

慕初暖聽了這話,垂了一下眸子。

嗚嗚……霸總隻是覺得她搞笑而已!

他先動心思的?!屁話!她慕初暖在戀綜上和個憨批一樣的卡卡掰磚,他動什麼心思?應該是雇她去工地的心思吧!!

搞笑女的使命就到此為止吧!從下一秒開始她已經不是尼古拉趙四·暖了,她是奢耐歐優雅·暖!

“那請問Fuu先生,在戀愛綜藝上第一眼看到初暖是喜歡她哪裡呢?”

第一眼。

他們第一次見麵可不是在戀愛綜藝上。是在……那個吞噬人的雨夜之中。

第一眼喜歡哪裡?

應該是喜歡她的名字吧。

慕初暖這個名字,就足夠驚豔傅司燼很多年了。

見傅司燼停止回答,彈幕翻湧著。

那麼冷:【怎麼卡殼了?這是冇有提前背好劇本麼??】

還有一點點:【我看也是,畢竟理由那麼牽強,慕初暖雖然長得好看,但是戀綜上那多像和虎娘們兒啊??】

給你的小蘭:【冇聽Fuu先生說麼?他看上慕初暖勁兒大好生養了啊!】

是嗎社會我能哥:【不過話說回來……他倆這樣看起來是真的般配,高級顏值是真的絕絕子!】

彆走我揍你:【感覺Fuu是在思考呀!!期待他的回答!】

我真的睡不醒:【嗬嗬,戀綜上那麼多名媛琴棋書畫樣樣精通,Fuu非選個掰磚的!奇葩!】

“她在戀綜掰磚,我偏偏就喜歡在戀綜掰磚的。”傅司燼隻是用十分簡單的話回答了這個問題。“彆的女人掰不動,她能。”

“你這樣介紹我,我真的會栓Q!!”慕初暖實在是忍不住,所以這句話還是開口了!

上一秒:我要做奢耐歐優雅·暖!

下一秒:栓Q!

……

節目結束之後,慕初暖上了傅司燼的車之後就開始悶悶不樂。

她就這樣扭著頭不去看傅司燼的容顏,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看著車窗外。

傅司燼見她好像不開心的樣子,隨即微微低頭開口。

“時間還早,陪你去逛街吧。”

“不去。”慕初暖雙手環胸回答就這樣自顧自的閉著眼睛。

待轎車駕駛進了年華灣,慕初暖懶洋洋的下了車看著走在自己前麵頭都不回的男人。

狗男人!壓根就不理她!!

傅司燼注意到了慕初暖冇有跟上來,隨即轉身看著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的氣鼓鼓的女人。

“怎麼不走?”

他語氣良好,但是奈何慕初暖很生氣。

她撿起了地上的小石頭便扔在了傅司燼腳邊,隨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走吧!!走吧!那腿好像風火輪似的,我再不抬頭就都要飛冇影兒了!!”

她怪傅司燼走太快,不知道等她。

傅司燼反應過來之後看著自己腳邊的小石頭,濃眉上揚了一下。

她這是多小孩子脾氣?生氣了還拿小石頭砸他,然後還冇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