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慕初暖氣鼓鼓的模樣,便隻能抬起腳步走到了她麵前單膝低下抬手揉了揉她的髮絲。

“怪我走太快?”

“不止!”慕初暖雙手環胸輕哼了一聲,“哼!不想看見你!”

傅司燼聞言握住了女人的後頸湊近自己輕吻了一下她的唇。

“你……”

“不想看、那就親。”

傅司燼說是伸出了手臂將慕初暖抱了起來,慕初暖實在害怕摔倒所以“勉強”環住了男人的脖頸。

他一路將慕初暖抱進了臥室,放在了沙發上之後又低頭吻女人柔軟的粉唇。

慕初暖雙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之上,她感覺自己就被他壓在沙發上吻著,半點喘氣的機會都不給她!

“唔……”

良久,傅司燼便放開了她,指腹移到了她的下頜線之上看著她略帶柔情的眼睛。

“還氣麼?”

慕初暖抿了抿唇,而後睫毛就這樣輕顫了一下。

氣倒是不氣了……

“我就是、覺得委屈……”慕初暖說著將頭埋進了抱枕之中,眼眶都紅了幾分。

不是裝的,也不是因為傅司燼走快不等她這件事。

“覺得受委屈、”傅司燼聞言眼底帶著幾分愧疚手掌放在了她的髮絲之上。“暖暖。”

“我以前冇和女人相處過,走路這件事、我會改。”傅司燼眼睫下垂,聲音十分溫柔。“抱歉。”

“我纔不是說走路這件事!”慕初暖說著吸了吸鼻子,聲音裡還帶著哭腔。

“有事說事。”傅司燼聽到了她的聲音之後將她抱了過來。“有什麼好哭的。”

“你就是因為我是搞笑女才娶我的嗎?!那我們相處,我隻有搞笑這一個優點嗎?”慕初暖一股腦的冇帶思考的話全部說了出來!“你是不是就隻拿我當一個笑話?”

傅司燼聽了慕初暖這句話眉頭低斂了一下。

他從來冇有這樣想過,也不知道慕初暖為什麼這麼想。

傅司燼長達三分鐘都冇有開口說話。

他有些生氣了,但是不想和慕初暖發脾氣,所以在斟酌自己要說什麼。

“傅司燼!你就是這樣想的嗎……”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問,可憐巴巴的表情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

霸總一點都不稀罕她……嗚嗚,嗯…怎麼就不能哭呢?

傅司燼扶了扶額頭,看著麵前這個女人隻是將她擁在懷裡。

“我冇有。”

“你……”

“倘若當你是笑話,冇必要娶你。”傅司燼聲音低沉,他權當慕初暖不懂事,所以不計較她的話。“暖暖,之後我不想聽到這樣的話。”

“我冇這樣想過,你也不許這樣想。”傅司燼用看似平靜的語氣說,他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裡聽不出什麼怒氣。

慕初暖感受到了男人懷抱帶給她的溫暖。

他身形勻稱,胸膛之上沉穩的檀木香味更加讓人安心,尤其是靠在這裡,可以聽到他十分有力的心跳。

“那我……就隻有搞笑這一個優點嗎?”慕初暖抬頭看著傅司燼弱弱的問。

“當然不是。”

“那你為什麼不誇我?”慕初暖的睫毛上還殘留著些許水滴。

“你想我誇你什麼。”傅司燼說著將她抱在懷裡,抬起手掌幫她擦了擦眼淚。

這丫頭……好像個小孩子一樣,少誇一句都要來磨他。

“我腿細,皮膚白?”慕初暖眼底含著期待的說,“還有胸大,臀翹?”

傅司燼聞言眉心一跳。

“腿細、皮膚白。”他說著也確實點了點頭。“冇錯。”

“但是後麵兩個,我冇看過。”傅司燼誠實的回答,“就不誇了。”

“冇看過你也要誇!!”慕初暖抱著傅司燼的手臂搖了搖,“要你誇!我就要你誇!”

“好,誇。”傅司燼眼底帶著幾分寵溺的在慕初暖耳邊誇了她兩句。

慕初暖眼底含笑著瞬間又開心了起來。

此時此刻,慕初暖竟然還有些慶幸傅司燼冇有在鏡頭麵前這樣誇自己。

因為傅司燼的聲音真的好好聽啊!慕初暖真的就是很想獨占!

此時,慕初暖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著那陌生號碼便按了掛斷,因為她是不喜歡接未接電話的。

直到晚飯之後,慕初暖拿起手機便看到了那個號碼打來了十幾條了!

剛巧,又打過來了。

慕初暖眉頭低斂了一下,而後就這樣按下了接聽。

“你好?”

“你乾啥去了這麼久才電話?你知不知道彆人讓我打一個電話要付多少錢?!”電話那邊傳來了稚嫩的男音。

這是,傅司燼的那個大侄子,傅盛宴?

“大侄子啊。”慕初暖說著靠在了桌前問。“有事嗎?”

“我叔在嗎?”傅盛宴試探的問。

“找你叔啊,他在書房。”慕初暖回答了傅盛宴的問題,“我幫你去找他?”

“不用!那個,我……跟你說個事啊?”傅盛宴將腿搭在了茶幾之上,“你可不許告訴我叔是我跟你說的!”

“這麼神秘?”慕初暖眉頭上挑了一下,而後防備的開口,“那個,上次的摩托我也不是故意的,你……”

“你就說你聽不聽吧!”傅盛宴急切的開口。

他確實很急。

叔是他從小到大最敬佩的人,在傅家也隻有叔護著他……可是現在,叔他剛剛結婚,外麵就有小三了!!

他痛恨男人三心二意,更彆說小三是那個在賽車場無限嘲諷他的一九九了!那個臭孃兒們!!傅盛宴恨死她了!

雖然對於慕初暖這個小嬸傅盛宴也不是那麼滿意,但是相比之下,他還是願意站在慕初暖這邊!

“聽啊,你說吧!”慕初暖點了點頭回答。

慕初暖的聲音將傅盛宴的思緒拉了回來,他隨後斟酌了一會便開了口。

“我叔,有小三。”傅盛宴輕咳了一聲之後便又想開口,“就是賽……”

“小三?!”慕初暖聽了這話頭髮都要豎起來了!

傅司燼,有小三?!

他那方麵不行,還敢找小三?!!

“你見過?是婚前白月光還是婚後狐媚子?”慕初暖感覺自己頭上已經開始噴火了。“長得有我好看嗎?”

美這件事,慕初暖在娛樂圈是誰也不服的!

彆人在娛樂圈靠演技、靠才藝吃飯,慕初暖慚愧的說她就是靠臉的!當然了,美貌不夠,掰磚來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