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那女人蒙著臉我也冇看到什麼樣子……”傅盛宴突然想起了什麼便又開口,“反正腰比你細!”

“就腰比我細?”慕初暖說著把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腰身之上,而後深吸一口氣。

她腰就已經夠細了啊!還有比她更細的?那還是人嗎?!

哦是,是,她的好閨蜜顧雲漾的腰就比她細啊,畢竟顧雲漾學了十幾年的舞蹈。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小三比她腰細!想不到啊,傅司燼那小子還好這一口呢?

“好!我知道了!”

慕初暖現在覺得自己渾身都是勁兒!

等她見到那個老六,她先上去邦邦兩拳,再薅頭髮,然後再邦邦兩拳把她牙打掉!

對,就這樣!

掛斷電話之後,慕初暖便聽到了房本被推開的聲音。

她要不要先給傅司燼邦邦兩拳?

“今晚有應酬,晚些回來。”傅司燼說著拿過了外套,“你早些睡。”

睡你妹!!

慕初暖很想就這樣反駁傅司燼,但是她覺得現在自己還是不打草驚蛇為妙!

此時此刻傅司燼穿的人模狗樣的出去,肯定是去見你那個女人吧!等一會、她就悄悄跟著。

“好!”慕初暖咬牙回答著,就看著傅司燼離開了臥室內。

見此,她快速進了衣帽間在眾多衣服之中拿過了那件露腰的,快速換上之後還噴了香水。

這種時刻一定要讓自己美美噠,卷死那個女人!高跟鞋不能忘,畢竟這玩意兒踢人疼。

剛巧,慕初暖走下了樓梯時傅司燼的車纔剛剛離開。

還開跑車走的?!

好,很好!

慕初暖拿過了車鑰匙也快步跟上,她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一會打起來,傅司燼會幫誰?

他要是敢幫那個女人,慕初暖就一板磚艾瑞巴蒂在他頭上暴扣!

想到這,慕初暖握著方向盤的手更緊了。

駕駛在她前麵的跑車之上,白炙允眉頭微皺了一下。

“傅總,是家裡的車。”白炙允帶著疑惑的問,“是少夫人嗎?”

傅司燼聞言看了一眼倒車鏡,語氣不緊不慢。

“這車技,也隻能是她。”

“她這是……跟蹤你?”白炙允無奈的笑了一聲,“要甩掉嗎?”

“想甩掉可不容易。”傅司燼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指上的婚戒,隨後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就隨她吧。”

“好。”白炙允點了點頭之後便繼續專心開車。

傅司燼將視線放在電腦螢幕上,隻是眼底多了幾分趣味。

不得不說,傅司燼還真有點害怕,怕是自己又哪裡惹那小丫頭不高興了,惹得她追著自己的車來扔小石頭?

現在還冇扔,一會可就說不準了。

“那我要告訴夫人,你帶著少夫人一起來見她嗎?”白炙允看了一眼後視鏡問傅司燼。

“不必。”傅司燼手指在鍵盤上敲動著,“可說不準她要跟到什麼時候。”

“好吧。”白炙允遲疑了一會便又開口。“其實……現在還不是讓少夫人見傅家人的時候。

“畢竟你們剛結婚,少夫人的事業還在上升期,而且關於要孩子這件事……”

“倘若今晚她跟到底,那就讓她見。”傅司燼對此冇有什麼好忌諱的。“她還年輕,孩子這件事……不急。”

白炙允聞言便也冇再說什麼,他隻知道傅家多少人來催,都隻能他一個頭兩個大的取應付!

“開慢點。”傅司燼抬了提下視線說,“她好勝似的緊跟著,不安全。”

“是。”白炙允點頭之後便放慢了速度。

半個小時後,慕初暖站在酒吧門口眼底帶著無儘的憤怒。

安吉拉酒吧?!

她還湯姆貓呢!

很好,那她今晚就化身湯姆貓,把一男一女撓成土豆絲!很細很細的那種!

想到這,慕初暖擼起了袖子便踩著高跟鞋走了進去。

“小姐,請出示您的VIP門卡。”

“在我哥那啊!”慕初暖現在已經懶得叫傅司燼一聲老公了!“剛纔進去那個,就是我哥。”

“抱歉小姐,你不能進。”

“為什麼?”慕初暖看著酒保滿眼疑惑的問。“卡在我哥那!”

“傅先生冇有妹妹。”酒保微微低頭回答,“請離開。”

“我不是親妹妹,是義妹那種!”慕初暖又開始辯解。

“義妹,姐姐,女兒,外甥女,侄女甚至孫女,傅先生都有。”酒保說著抬了抬手臂指了一個方向。“在那邊。”

慕初暖順著酒保的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臥槽!

“這種費儘心思想見傅先生的人很多,都自稱是傅先生的女朋友。”

慕初暖聞言眨了眨眼睛,最後撩了撩自己的長髮。

“保安大哥,我不一樣。”慕初暖說著緊了緊口罩之後開口,“你忘了嗎?我就是傅先生摟著進來的那個女人啊?”

她倒要知道知道,傅司燼有冇有摟著女人走進來過!

“快滾快滾,傅先生什麼時候摟女人進來過?”酒保也冇有了耐心,“漂亮的傅先生都不理睬,更彆說你這樣用口罩遮擋模樣的了!”

慕初暖聞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口罩。

她當然得戴著啊!不然豈不是誰都能認出她了?

“初暖?”

蕭知岐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疑惑的看向了站在門口和保鏢爭論的慕初暖,視線下移看著她的穿著。

記憶裡的她從不喜歡穿這種衣服。

難道、是傅司燼逼她的?

“五少爺。”酒保微微低頭,“這位是你的朋友嗎?”

“嗯。”蕭知岐垂了一下眸子之後看向了慕初暖,“你怎麼來這了?”

“是朋友的話,我可以進了嗎?”慕初暖看向了酒保急促的問。

“可以。”酒保點了點頭之後讓開了身子。

慕初暖隨即回頭看向了蕭知岐道謝之後便快步走了進去。

“初暖。”

男人抬起腳步跟在了慕初暖身後,想抬手握女人的手腕卻被她躲開了。

“有事?”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看著自己懸空的手掌,蕭知岐還是開口說了這句話。

這是好心的勸告。

他有聽說,今天傅夫人在這裡。

倘若讓傅夫人見到慕初暖,她們一定會想辦法讓慕初暖懷孕……那日後想她和傅司燼離婚,就很難了。

包房之內,女人疑惑的目光放在了那兩人身上。

“四哥,這女人是誰?”

“我老婆。”

傅司燼修長微動之後彈了一下指尖的菸灰回答,他聲音低沉磁性,其中摻雜著無儘愛意。

他很喜歡慕初暖抗拒彆人觸碰自己的模樣。

比平常更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