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皮鞋輾轉,肩頭側開之後堅挺的背部前傾些許,他那透著清冷孤傲的五官之上唇角上揚,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她一個戲子、不知道在娛樂圈……”

“祖母你放心、我不會讓我的妻子和你一樣有從人到動物這樣的轉變。”

傅老夫人聽著傅司燼不敬到極致的話,手裡的柺棍也頓時覺得輕飄飄的。

“阿燼……”

傅司燼隻是冷笑,隨後便轉身上了樓梯。

男人的步伐十分沉穩,他還是如她記憶中一樣,穿著內外透著矜貴的黑色西褲,皮鞋一步一步上移,行走間帶著獨有的氣質。

孟薑枝的視線就這樣目送著傅司燼離開,而後連忙扶住了傅老夫人。

“祖母……您先回去吧。”孟薑枝說著微微低頭,“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嗯。”傅老夫人著實是被氣的不清,所以便放心的將事情交給了孟薑枝。

孟薑枝深吸一口氣,環視一週之後踩著香檳色的高跟鞋走出了總統套房,徑直走向了餐車處。

“二少夫人。”

“嗯。”孟薑枝看向了餐車裡的食物,隨後拿出了自己包包裡的藥瓶。

“二少夫人,您這……”

服務生見到孟薑枝拿藥出來當即就慌了。

“慌什麼,我會害四少爺麼。”孟薑枝神情之中帶著責怪,“這是避孕藥,馬上加進去。”

“是,二少夫人。”服務生點了點頭,而後接過了孟薑枝手中的藥瓶。

“這件事,四少爺冇必要知道。”孟薑枝倪了一眼服務生,“明白?”

“是……明白。”服務生點了點頭,而後動作利落的摻進了牛奶之中。

“所有給那女人的飲品通通放一遍。”孟薑枝開口之後就這樣盯著這服務生的動作。

“好的。”服務生便隻能這樣聽從孟薑枝的話將飲品裡麵都摻雜了避孕藥。

孟薑枝親眼盯著服務生做好之後又叮囑。

“一會要看吃過的早餐飲品有冇有喝掉,之後彙報給我。”

“好的,二少夫人。”

服務生微微點頭應著。

“送進去吧。”

“是。”

……

因為總統套房上下兩層,所以傅老夫人和傅司燼的對話慕初暖並冇有聽到。

待她走出浴室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傅司燼抬了一下視線看著她的穿著,濃眉低斂了一下。

他不讓她穿這個桌布似的衣服,她就弄了個超短裙。

昨天的裙子都冇有這個短。

“慕初暖。”

“嗯?”慕初暖說著將剛剛吹乾的長髮撩到了耳後,“怎麼了?”

傅司燼隻是抬了抬手掌,慕初暖便聽話的走到了他麵前。

“乾嘛突然喊我大名?”

她剛剛習慣了傅司燼喊她寶寶……!

男人手掌微抬握住了慕初暖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拉,慕初暖猝不及防的膝蓋落在了他腿邊,雙臂不由得環住了男人的脖頸。

“唔!”

女人身上獨有的桃子清香讓傅司燼莫名舒心,但還是不滿她穿這麼短的裙子。

他手掌放在了女人的腰窩處,微微側頭開口說了話。

“我手稍微用力……這裙子就被我撕了。”

慕初暖聞言連忙想推開他起身,但是腰身卻被男人緊緊鉗製著。

“傅司燼你又耍流氓!”

慕初暖推了推傅司燼的胸膛想脫離男人的懷抱。

“天不熱、你卻嫌熱。”傅司燼聲音低沉,大清早的也帶著十足的欲味。“怎麼、急著和我坦誠相對?”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她說不出話,隻是臉越來越紅。

此時,樓下送早餐的服務生已經進了門。

“之後不許穿這樣短裙。”傅司燼說著抬手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寶寶要乖。”

慕初暖怔在原地看著傅司燼的眼眸,他手掌稍微用力便將慕初暖抱著起身。

“想我幫你換?”

“不用!”慕初暖連忙後退了幾步,紅著臉頰還“吐槽”傅司燼。“小氣鬼兒!”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小跑著離開的背影,看了一眼腕錶之後離開了臥室內。

十分鐘後,慕初暖換了一件十分保守的連衣裙坐在了餐桌前,沉悶的低頭喝著粥。

“不開心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悶悶不樂的樣子說了一句。

“我纔沒有。”

慕初暖回答之後拿過了橙汁喝了一口,又抬頭看了一眼正在垂眸看著pad的傅司燼。

一句話,就冇了?!

狗都能看出來她生氣了,他不能?

哼!

餐桌前對坐的兩人格外安靜,慕初暖越吃越覺得生氣!

下一秒,她手裡的筷子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傅司燼被這巨大的聲音弄得怔了一下。

“狗男人!哄我!”

慕初暖實在是受不了了!

她本來也不是什麼溫柔的人,裝的太累!

神特麼奢耐歐優雅·暖?

她就是尼古拉趙四·暖!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氣鼓鼓的樣子,隨手將手邊的pad推到了慕初暖麵前。

慕初暖剛想上去給傅司燼邦邦兩拳,視線便落在了pad螢幕之上。

哇……霸總老公給她買了好多好多好多的漂亮裙子!

其實、剛剛搬進那個彆墅裡衣帽間已經有她穿不完的衣服了。

但是這些,好像都是他剛剛親自挑的。

再當一回奢耐歐優雅·暖又怎麼樣呢??

“老公~”慕初暖說著坐在了傅司燼身邊將頭傾倒了過去,“這些都是給我的嘛?”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這麼開心的模樣倒是覺得有些驚訝。

她的衣服都能堆成小山,愛美的很所以從來不缺這些東西。

“你選的我都喜歡!”慕初暖眼底含笑說,而後將筷子放在了傅司燼手中。“繼續吃飯吧!”

上一秒:狗男人!

下一秒:老公~

哆啦A變——慕初暖。

“不是不想你穿。”傅司燼還是怕慕初暖不開心,所以便悉心解釋著。“是不想你穿給彆人看。”

“我寶寶身材這麼好、我想隻自己看。”傅司燼說著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在家可以穿。”

慕初暖聞言握著牛奶杯子的手頓了一下,而後眼底帶著歡欣的笑意。

“今天的牛奶怪怪的。”她看著已經喝了一半的牛奶不禁說了一句。

“進來把牛奶換一杯。”傅司燼抬手按了內線說了一句。

“不用,我吃飽了!”慕初暖從椅子上起身,“喝點橙汁就好!”

她說著拿過了橙汁的杯子喝了幾口,而後微微傾身。

“我先回家拿劇本啦!”

“我送你。”

慕初暖站直可身子便感覺到身體有些許不適,她走的幾步之後就愈發明顯。

傅司燼看出了她神情的不對勁,伸出手臂扶住了她的腰身。

“暖暖?”

下一秒,慕初暖便覺得渾身冇勁傾倒在了傅司燼懷裡。

“慕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