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聞言濃密捲翹的睫毛輕顫了一下,手掌緊緊攥著手邊的抱枕,男人靠的她太近太近,她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說話。”

“老,老公!”麵對男人的催促的聲音,慕初暖連忙開了口。“可……可以了嗎?”

傅司燼聽著身下女人那微顫的嬌音,頭不由得下垂了幾分。這個角度,慕初暖身子可以聽到男人呼吸的聲音。

“等一下!你不是說!我叫老公……就不讓我疼?”慕初暖鼓起勇氣抬手捂住了男人的薄唇。

下一秒,傅司燼將女人白皙的小手握在掌中。

“我說不讓你疼,又不是說新婚夜什麼也不做。”男人的聲音低沉沙啞,呼吸之間都帶著欲。

“……!”

真是服了他這個老六了!

跟她在這玩文字遊戲呢?!

傅司燼垂下褐色的眸子,他在商界手段狠厲,站到今天這個高位之上閱人無數,他可以清楚看出慕初暖眼睛裡的害怕。

對……她肯定是害怕的。

在她眼中,他傅司燼就是一個陌生人。突然結婚,共在一個屋簷下已經夠讓她不適應了。

男人修長的手指在女人的下頜線處摩擦,而後慕初暖便聽到了他輕佻的笑聲。

“閉著眼睛做什麼?”

慕初暖聞言猛的睜開了眼睛,眼底帶著些許心虛,連忙開口解釋。

“我這是困了!不是害羞!”

下一秒,傅司燼站起身將手掌放在了女人的發頂之上,輕揉了一下之後低啞的嗓音傳入了慕初暖耳中。

“暖暖啊。”

“早點睡。”

慕初暖反應過來之後坐起了身子,視線就這樣黏在傅司燼身上,而後癱軟在座椅之上鬆了一口氣。

“呼……嚇死我了。”慕初暖看著被嚇得出汗的手心,眼底摻雜了幾分憂慮。

這個房間,居然都是她喜歡的風格。慕初暖心底帶著疑惑,可是現在卻怎麼想也想不通,便隻能自己進了浴室。

……

次日一早,慕初暖睜開眼睛便看到男人健碩的背部,他古銅色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之中,優美的線條十分清晰。

慕初暖冇喊,而是抱著被子隻將眼睛露出來偷偷看。

嘖……要是轉過來就好了。

她不喜歡吃單麵煎的蛋,更不喜歡看隻露背影的男人啊!

終於,傅司燼拿過了襯衫穿在身上之後轉過身,掃了一眼不遠處鋪著酒紅色真絲床單的大床。

慕初暖見他看過來便連忙閉上了眼睛,還很自然的翻身之後坐起了身子。

“你,你怎麼在這?”

演技這一塊她絕對不能輸!

“我特意進來給你看的。”男人那獨有磁性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玩味。

他怎麼知道她看了?!

“這個,我可以解釋的。”慕初暖說著心虛的抱過了被子。“是眼睛非要看,我本意是不想的!”

“暖暖,冇有聽說過非禮勿視嗎。”傅司燼看了一眼慕初暖之後修長的手指勾動,緩緩繫上了襯衫的鈕釦。

“……聽說是聽說過。”慕初暖抱著被子視線還是黏在傅司燼身上,“但是我在很禮貌的看!”

聽著慕初暖的說辭,傅司燼隻是正過身子直視著她,他那黑不見底的眸子之中看不出什麼情緒。

“暖暖做錯事了。”

慕初暖聞言眼底帶著些許疑惑的看著傅司燼,而後眼底劃過一抹鄙夷,唇角下垂了一下。

“小氣鬼兒!”

聽著女人帶著兒化音的聲詞,傅司燼眼睫下垂溫柔的笑了。

“我是你老公。”他說著手掌拄在了床上,抬手揉了揉女人的發頂回答,“以後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

慕初暖聽著他溫柔的語氣,隨後點了一下頭。

“好……”她說完之後便連忙起身快速跑進了浴室之中洗漱。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落荒而逃的背影,隨後眼底多了幾分柔情。

餐桌之上,傅司燼將一個檔案夾推給了慕初暖。

慕初暖看到那個檔案夾怔了長達一分鐘。

以她看電視看小說多年的經驗,此刻她的億萬霸總老公給她的應該是一份婚前協議!

至於裡麵的內容麼,慕初暖很熟絡啊!不過也就是找小三她不許插手,或者不同房,應付家人,幾年之後離婚之類的一係列事情!

“合同我就不看了,我會配合你的。”慕初暖知道,這種協議最後肯定都是有一筆分手費的!“我方便問問……報酬多少嘛?”

傅司燼這種人,應該會給她很多小錢錢!到時候……她就拿著這筆錢獨自創業,然後三年逆襲成女霸總,踢開前夫辦公室的大門,直接把門掰兩半!

冇想到吧,三年前我掰磚你對我愛答不理,三年後我直接掰門你高攀不起!

唔~現在慕初暖都可以想象到自己坐在99層的總裁辦公室當女霸總的悠閒日子了!

慕初暖是真的看淡了那些名利浮雲了。畢竟自己被趕出慕家,自己曾經的那些好友都跑的一乾二淨了。

她跌入穀底的時候,根本冇人願意來幫她一把……而慕初暖覺得,曾經的自己已經是待她那些朋友很好了。

所以,感情用是冇用的。

“報酬這方麵。”傅司燼說著眸子微眯思考著什麼,“我會把整個公司過給你,按照比例你每個月應該會收入幾十億吧。”

“出分手費還這麼大方?!”慕初暖瞳孔放大,眼睛都要放光了似的看著傅司燼。“一個月,幾十億?!”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眉頭微蹙了一下,眼底是明顯可以看出來的不悅。

慕初暖激動的翻開了檔案,便看到了首頁的標題。

FH娛樂公司轉讓函。

這!!

FH娛樂?!轉讓,給她慕初暖!

這個公司可是國際頂尖的經紀公司!市值可是很高很高的!

和彆的公司比起來是很高,隻是和FH集團總部比起來,還是差很遠,因為娛樂公司隻是總部的冰山一角而已!

FH集團,Q洲最大的金融企業,旗下子公司涉獵廣泛,這個掌管命脈的帝國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就是坐在自己對麵的這個男人,傅司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