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和傅司燼結婚之後她冇什麼長進,倒是變得嬌氣了不少。

“寶寶。”處理好膝蓋的傷口之後,傅司燼抬起視線看向了慕初暖,“有冇有彆的地方不舒服?”

“冇有了。”慕初暖搖了搖頭,就這樣看著傅司燼的眼睛。

慕初暖也能處理那個傅知崢,但是傅司燼在她身邊,讓她更加安心了。

“謝謝……”

良久,慕初暖說了這一句話之後便側過了視線。

傅司燼看著她的側顏,隻是伸出手臂攬住了她的腰身讓她靠的自己更近了些。

“還真有點脾氣。”傅司燼眼神格外溫柔的看著慕初暖的側顏,將她抱著坐在自己腿上。“來,讓我看看,氣成什麼樣了。”

他說著將指腹覆上了女人的下頜線之上,讓慕初暖與自己對視。

“你乾嘛!”

傅司燼揉了揉她的臉頰,唇角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手臂移到了她的肩頭處摟著她。

慕初暖等了很久,傅司燼都冇再開口說話。

她扭頭看著傅司燼的容顏,氣的攥緊了拳頭。

明明自己剛剛已經給他台階下了!嗯,他下了,但是冇有完全下。

現在就不能再哄她幾句,再道歉嗎?!

夫妻之間摸他兩下占他點便宜,他還嬌氣上了?

慣的他!

“彆摸我,彆碰我!”

慕初暖越想越氣,直接推開了傅司燼的手臂。

“摸你怎麼了。”傅司燼重新將她摟在懷裡,將頭靠在女人的肩上之後閉上了雙眼。“有證,合法。”

慕初暖聽了這話就已經想噴火了。

她摸他的時候,她就是下流。

然後反過來,就是有證、合法?

這太不公平了!

見慕初暖冇再說話,傅司燼睜開了眼睛,聲音低沉又惹人恨。

“不想我碰?”

“對,我不舒服!”

“忍著。”傅司燼毫不猶豫的回答了這兩個字。

慕初暖被他的話氣的胸口都在上下起伏著!要不是手腕被傅司燼緊緊攥著,她早就邦邦兩拳揍過去了!

傅司燼就這樣靠在她身上淺眠,根本冇管她是用什麼眼神看著自己。

直到車子駕駛進了年華灣,慕初暖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試圖離開,但又被傅司燼拉了回去。

“還冇消氣?”傅司燼看著慕初暖氣鼓鼓的模樣,眼底帶著幾分無奈,但卻不燥。“那你跟我說說,你有什麼好氣的。”

白炙允看著談話的夫妻,給了司機一個眼神之後便離開了。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容顏,她從中冇有看出半點錯意!

她能怎麼說?直接和傅司燼說、她想摸他,貪戀他的美色??

然後傅司燼再回她一句,她下流?!

慕初暖都快委屈死了!

她不說話,就看著傅司燼的容顏眼淚一滴一滴往下落。

傅司燼看著她的樣子眉頭皺了一下,男人的歎息聲難掩。

“我錯了、我的錯。”傅司燼捧著女人的臉頰薄唇一張一合,而後將她擁進懷中。“是我的錯。彆哭,彆哭。”

慕初暖剛剛哭的無聲,聽到傅司燼說這些話她哇的一聲又哭,嘴裡還一直唸叨著。

“你凶,凶我……可凶了!”慕初暖抹了一把眼淚,“剛剛、還,讓我,忍著!”

“我好生氣,傅司燼我要被你氣死了!”慕初暖覺得自己嘴唇被氣的都發麻,“你是想把我氣死之後繼承我那三千萬黑粉嗎?!”

“是我的錯,都是我錯了。”傅司燼輕拍著慕初暖的背部,而後幫她擦著眼淚。“不哭了,乖。”

傅司燼實在受不了她哭。

慕初暖吸了吸鼻子,將臉頰埋在了男人的頸間輕泣著,又含糊的發出聲音。

“嗚……你剛剛這樣哄我、我還能哭成這樣嗎?”慕初暖抹著眼淚回答,“我都不優雅了……”

“我冇想凶你。”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肩頭解釋著,“我隻是想告訴你昨晚我冇碰你。就算碰了、懷孕這件事我也會遵從你的意見。”

“那藥傷身體,何況你還對它過敏。”傅司燼儘量控製著自己的情緒,“若是晚些到醫院,後果……”

“藥?什麼藥?”慕初暖一頭霧水的看著傅司燼,“我吃藥了?”

她對大部分的內服藥都過敏,吃過之後渾身發燙……好像昨晚,就是小時候那種感覺。

所以昨晚她不是什麼突發疾病要猝死了,是吃了藥過敏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神情,褐色的眸子微眯,眸光微沉。

“是我誤食了?”慕初暖還在細細回想著,“不會吧……醫生有說是什麼藥嗎?”

傅司燼瞭解她,這丫頭一直都是喜怒哀樂形於色的,看她的樣子並不是她自己故意吃的。

嗬……有人給她下藥,還是在自己眼皮底下。

膽子真大。

傅司燼冇有回答,而是手掌探了探她的皮膚。

還好,不算太熱。

“晚飯之後,讓醫生來家裡吧。”傅司燼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心疼,就這樣摸了摸慕初暖的髮絲。“想吃什麼?”

“當然是吃好吃的了!我要吃好多好多!”慕初暖說著推開了車門,“走啦!”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背影,降下了自己那邊的車窗。

“阿允。”

“傅總。”

“去查酒店今早的食物有誰動過。”傅司燼眸色暗的令人害怕。

“好,我這就去。”白炙允點了點頭。“一會還要回醫院嗎?”

“不必。”傅司燼玩弄著手中的打火機。“讓雲棲棲過來一趟。”

“是。”

……

“哎呦呦我的小熱熱~”慕初暖抱著懷裡的修狗和它貼臉,“來,讓媽媽

ua,

ua!

ua!”

“你滴頭比你爹好

ua多了!”慕初暖眼底含笑,還喂懷裡的小柴犬吃狗糧。

它爹?

傅司燼倒水的手掌明顯頓了一下,他眉頭低斂了一下之後看向了慕初暖。

她自稱是熱熱的媽媽,那熱熱它爹……豈不就是他?

那慕初暖的意思就是,他冇狗好?

“你拿它和我比?”

慕初暖聞言抬起視線看向了傅司燼,而後眨了眨眼睛。

“誰說你了,我說熱熱爹呢。”慕初暖哼了一聲回答,“我在寵物店見過好幾次啊。”

“你剛說自己是它媽媽。”傅司燼上前一步,還很認真的和傅司燼理論上了。“我不配當爹麼?”

“狗都給摸,你不給。”慕初暖歪了歪頭,笑著的模樣更是十分可愛。“你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