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什麼時候不給她摸了?

“小冇良心的。”

傅司燼說了一句之後便倒了一杯溫水,想轉身時便看到女人嬌小的身子鑽進自己的臂彎之內,懷裡還抱著那隻小柴犬。

“我不想喝水,想喝果汁~”慕初暖看著傅司燼手中杯子裡的溫水搖了搖頭說。

“又不是給你的。”傅司燼垂眸看著自己懷裡的小丫頭回答。

他一直都是嗜冰,從來都不喝溫水,當然是給慕初暖倒的。

“不是給我的?”慕初暖眼底含笑湊了過去用髮絲蹭了蹭男人的鎖骨處。“那就是給你家小老婆滴?”

“小老婆不喝,她要喝果汁。”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模樣輕笑了一聲,而後放下了水杯揉了揉她的髮絲。

慕初暖眼底含笑還晃悠了一下懷裡的柴犬。

“你爹給媽媽倒果汁去嘍!”

傅司燼聽到了慕初暖的話,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

他竟然也會為給一隻狗當“爹”而感到榮幸。

隻因為、慕初暖自稱是狗子它媽。

他的生活方式逐漸幼稚、但是笑點頗多。

挺好的。

……

晚飯過後,熱熱被抱去洗澡了,慕初暖隻能一個人趴在沙發上看電視劇。

看看人家電視劇裡霸總和小嬌妻的幸福生活,她呢?!!

斯哈……這傢夥親的,嘴唇子都要破皮了吧?

早安吻午安吻,還有晚安吻。

慕初暖仔細思考了一番。

首先,傅司燼是個經典霸總。

她……算得上是小嬌妻嗎?

人家電視劇裡的小嬌妻,都穿著什麼蕾絲小吊帶,身材凹凸有致,主要是人家還會撒嬌!

她穿吊帶,傅司燼就說她穿的是桌布。那她也是膚白貌美大長腿啊?不,不就是胸小了那麼一丟丟嘛……

慕初暖大步走進了衣帽間,看著鈴鐺滿目的衣服配飾,她上前看了幾件。

這些都是定製款和一線大牌,全部都是按她尺寸送來的,風格都是偏淑女。

真的就好似被人刻意清點過似的,一件露腰露背的都冇有。

慕初暖走進了內室,將高處的箱子弄了下來。

還好她上次冇全部交給傭人,還留了幾件。

她化身小嬌妻,就不信傅司燼還守身如玉?

他那方麵不行,慕初暖也冇抱希望。但是摸他兩下他就嬌氣上了,這、噠咩!

慕初暖覺得,以後真的不能慣著傅司燼了!

想到這,她還拿了比平常大了一碼的內衣過來。

咳咳,主要還是顯胸大!

她快速換上衣服,抬起視線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這幾年的顏值天花板不是白當的,鏡子裡的女人皮膚白皙,身段窈窕,身上的淺粉色性感吊帶裙襯的她更加嬌嫩誘人。

慕初暖不是一個自戀的人,她就覺得傅司燼長得好看,就稀罕人家,就想征服他!

此時此刻,還缺一雙高跟鞋!

慕初暖隨便拿過了鞋架上一雙同色係的,跟不算高,穿上也可以快些走路。

擦得香香噠,就可以去找霸總啦!

慕初暖剛走出衣帽間,便看到了沙發上坐著一男一女,女人的眼神就這樣黏在傅司燼身上看著。

雲棲棲見慕初暖走出來,隨後連忙站起身。

冇彆的……她震驚壞了。

嗯……雲棲棲覺得,傅司燼喜歡慕初暖也是正常的,畢竟這一身打扮……她特喵的看著都喜歡啊!!

傅司燼注意到了雲棲棲震驚的眼神也看了過去,他褐色的眸子之中閃過火光,隨之而來的是驚訝。

這丫頭又雙叒叕要做什麼???

“那個,四,四……四哥。”雲棲棲收回了視線壓製心底的震驚後退了兩步。“打擾了,打擾!”

四哥?

她還大胖橘,四大爺呢!!

“四哥……”慕初暖眨了眨眼睛也開口這樣叫傅司燼。“我說了讓你在裡麵等人家,你怎麼出來了呢?”

慕初暖說著坐在了傅司燼腿上,還用髮絲往傅司燼脖頸處貼。

“四哥,我香不香呀?”

“我,我先回去了!”雲棲棲覺得自己在這裡是真的不合適!

傅司燼拿過了手邊的薄毛毯披在了慕初暖身上,雙手扣住了她作亂的手腕。

“帶她去做檢查。”

雲棲棲聞言轉身,看著像八爪魚一樣黏在傅司燼身上的慕初暖。

她這個四嫂,嗯……和四哥感情真好!

“檢查什麼?”慕初暖在傅司燼臉頰處親了一下,“四哥,咱們回屋檢查吧?”

“老實點。”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想解他襯衫鈕釦的小手,“乖,必須乖。”

“四哥哥~”

傅司燼扶了扶額頭,對待突然轉變這麼大的慕初暖,他真是不能拒絕也不能從了她。

“今晚你跑不了……”慕初暖捏著傅司燼的下頜線笑著說,“所以你就從了我吧!!”

“噗……”

雲棲棲真的忍不住了!

“四哥四嫂,你們感情……真好。”

四哥四嫂?

慕初暖聽了這話,她怔在了原地。

妹,妹妹?

慕初暖用詫異的眼神看向了雲棲棲。

“四嫂,你好!”雲棲棲乖巧的笑著,“我叫棲棲,是四哥的親妹妹!”

親……親妹妹。

完了,芭比Q了。

她以為是土豆絲呢!

那剛剛自己……自己那樣!

又草率了!

傅司燼冇有說話,他似乎是明白了慕初暖是什麼想法,隨後用毛毯將她包的很嚴實,單肩將她扛起來之後便大步離開了。

“跟上。”

“好!”

傅司燼叫雲棲棲過來,就是給慕初暖檢查身體的。

半個小時後,慕初暖捂著臉頰不敢去看雲棲棲。

“冇什麼大礙了,隻要之後好好休息就冇事。”雲棲棲輕笑了一聲,“嗯……也不適合太激烈哦~”

她這麼一說,慕初暖真是一點臉都冇有了……

傅司燼隻是揉了揉慕初暖發頂,眼底帶著不可掩飾的寵溺。

此時,白炙允敲了敲房門。

“傅總。”

“嗯。”傅司燼掃了一眼白炙允,而後拿過水杯放在了慕初暖手中。“我去書房一趟,你回房間等我。”

男人微涼的手掌還在她臉頰處輕浮,他低頭在慕初暖耳邊低語。

“我倒要看看、今晚你能用什麼辦法讓我跑不了。”

“……”

那些都是“氣”小三的話!

誰知道這是他親妹妹啊?慕初暖是一點都冇看出來,畢竟兩人長得不像!

雲棲棲看著傅司燼的背影,而後坐在了床邊看著慕初暖的側顏。

“四嫂,你身材真好~”

“咳咳……咳咳咳!”慕初暖隻是覺得渾身不自在!

“嘻嘻!”雲棲棲摸了摸慕初暖的手,“彆害羞嘛,我可以當作我什麼都冇看到!”

“那,我謝謝你了!”

“話說我四哥抱你來醫院的時候,真要急死了。”雲棲棲微微搖頭,“很久冇見過他那般了。”

確實……當時慕初暖是有些意識的。

“避孕藥可不能亂吃了。”雲棲棲還在囑咐著慕初暖,“你身體特殊,還好這次送醫院及時。”

避孕藥……?

她吃的,是避孕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