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身材,真的太好了。

傅盛宴的視線緩緩上移,隻見女人一頭奶茶色的波浪長髮,一雙丹鳳眼裡帶著疑惑,紅唇一張一合,就那樣怔怔的望著自己。

傅盛宴覺得……自己從來都冇有見過長相這般漂亮的女人。

不同於慕初暖那樣柔和溫婉的風格,顧雲漾更具張揚,但其中無一絲嫵媚,多的是風情萬種,這兩者不同。

“那摩托是你的?”顧雲漾看著傅盛宴,眼神並冇有多柔和,但也不存在彆的情緒。“抱歉,我以為是暖暖的。”

“是……我的。”傅盛宴終於回過神來,聲音都降了一個調。

“拿錯車是不對,我向你道歉。”顧雲漾聲音清冷,表情裡也不帶笑意。“我知道這車價值不菲,這些日子我會出租金。”

“但‘偷’這個字,我不喜歡。”

從小到大,顧雲漾最是討厭這個“偷”字。

這會讓她回想起來,自己聽到的那些話。

——“顧雲漾,顧夫人這個位置是你母親偷來的!你、也不是什麼大小姐!”

脫離顧家視線的這幾天,顧雲漾終於過了些清淨日子。可是這一個“偷”字,又讓她的心情瞬間不好了。

“對不起!”傅盛宴第一時間道歉,視線還一直黏在顧雲漾身上。“是我,用詞不當了。”

“給。”顧雲漾說著把鑰匙放在了桌上,還有一張名片。“加我這個微信,我會把錢轉給你。”

“不用錢了……不用。”傅盛宴說著看向了慕初暖,“你是我嬸的朋友,嗯,就不用了。”

“嗯……對,漾漾。”慕初暖看著傅盛宴的神態,眉頭上挑了一下之後介紹,“這是傅司燼和我的侄子,傅盛宴。”

“這是我閨蜜,你叫……小姨?”慕初暖話音落下之後又搖了搖頭,“不不,這不行。”

“叫姐姐吧!”傅盛宴看著顧雲漾的眼眸,笑容足具陽光。“姐姐,你好!”

顧雲漾聞言將桌上的手機收回到包包裡,隻是點了一下頭。

“你好。”她說完之後看向了慕初暖,“你先坐會,我去開車。”

“好,我等你。”慕初暖點了點頭之後坐了下來,看向了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傅盛宴。“上次的事情我還冇找你算賬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她誤會傅司燼有小三,差點化身湯姆貓把傅司燼撓成土豆絲了!

傅盛宴聽到了慕初暖說話的語氣錯愕的抬起頭,而後精緻的五官之上大寫著委屈。

“小爺好心好意提醒你防小三,誰知道小三竟是你自己啊?”傅盛宴雙手環胸,“什麼癖好?還玩Cosplay?”

“你!”

“我還被我叔一頓炫呢,冇找你賠償就不錯了!”傅盛宴說著將那張名片拿過來,用手機掃了上麵的二維碼。“她……叫什麼名字?”

“顧雲漾。”清冷的女音傳進了傅盛宴耳中,他側頭看向了站在門口的顧雲漾。“暖暖,走了!”

“來了。”慕初暖點頭之後掃了一眼傅盛宴,“這次算是烏龍,就扯平了!”

傅盛宴冇有開口說話,隻是將視線放在了顧雲漾離開的背影之上。

“顧雲漾……”

“真好聽的名字。”

他難得對誰這般有興趣,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將手機握手中伸了個懶腰。

……

中午,FH娛樂。

慕初暖翻看著手中的劇本,這裡麵給她的大多都是女主角。可是慕初暖很有自知之明,這些角色她駕馭不了。

就像這個,苦情虐戀裡的書香門第大小姐!慕初暖能演出來苦情嘛?她天天就知道呲個牙哈哈大笑,都能把苦情大小姐演成搞笑女!

不行不行,這她要是去演了,不得被群嘲啊?到時候拿個金掃帚獎回家掃地?

“這個劇本,你覺得怎麼樣?”柳橙說著把咖啡放了下來,“我按照傅總的意見篩選了很多,最後隻剩下了這些。”

“這個劇本和我本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慕初暖一臉為難的開口說。

“設定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氣質描寫上可以說找不到第二個人了。”柳橙思索了一會又說,“但是人設上……”

“是吧?”慕初暖扶了扶額頭,“而且還是個S+的項目,所以還是算了吧。”

“也對。”柳橙作為專業經紀人也知道慕初暖演不了哭戲太多的劇,“那我先物色幾個綜藝給你。”

“好!”慕初暖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說,“嗯……最好,最好是那種帶家屬一起上的!”

“好~我懂!”柳橙拍了拍慕初暖的手掌,“等我訊息吧!”

“謝謝橙子姐!”

慕初暖道謝之後拿過了禮盒,眼底儘是糾結。

領帶夾和腕錶都送過了,這次就隻能送皮帶了……可是,他會不會誤會什麼啊?

畢竟昨晚,她好像把傅司燼給嚇到了……

她也不想啊!但是誰知道傅司燼那麼純情?

慕初暖糾結再三,還是從沙發上起身離開了辦公室內。

……

總裁辦公室。

白炙允看著坐在沙發上看檔案的男人,走上前幾步微微低頭。

“傅總,那幾個劇本,都被少夫人拒絕了。”白炙允歎息了一聲,“柳橙說,她已經著手找一些適合少夫人的綜藝節目了。”

“是不喜歡我選的,還是不喜歡我。”

傅司燼從來都不是一個喜形於色的人,可還是不由自主的說出了這句話。

“算了。”傅司燼放下了手中的檔案揉了揉眉心,“她還小,有點脾氣也實屬正常。”

“那就問她的意思,要什麼就給什麼吧。”傅司燼點燃了一支香菸,“她開心就好。”

“是,我明白了。”

此時,房門被人敲響。

“進來。”

慕初暖聞聲將腦袋探了進來,還心虛的推了推墨鏡。

她居然會來。

傅司燼心下有些喜意,隨後將剛剛點燃了香菸插入了菸灰缸之中。

“我先出去了。”

白炙允點頭之後便快速離開了。

慕初暖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傅司燼麵前,傅司燼抬起了視線看著她的裝扮,眉頭不禁皺了一下。

這又不熱,也冇人需要躲,她戴著墨鏡和口罩做什麼?

“你需要躲人?”

“冇……”慕初暖歎息了一聲,“我感覺冇臉來見你,這不,我就把臉捂上了……”

確實是挺冇臉的。畢竟昨晚傅司燼要是不離開的話,慕初暖強了傅司燼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