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心想,這小霸總咋就這麼招人稀罕呢?!

傅司燼聽了她的話,起身將她臉上的墨鏡和口罩摘了下來,他指腹碰到慕初暖臉頰時,她下意識的側了一下頭。

她細微的動作,就像是在躲他。

下一秒,慕初暖握住了傅司燼的手掌,便可以感覺到他的手是微涼的。

她就這樣將男人的掌握在手中暖了暖,而後放在了自己的臉頰之上。

“剛剛太涼了,你是摸冰了嗎?”慕初暖說著低頭看向了茶幾之上,剛好可以看到那三分之一都是冰的杯子。

他好像一直都是在喝帶冰的水,所以手掌是微涼的狀態吧。

慕初暖眼睫輕顫,而後拉著傅司燼坐了下來。

“嗯……我給你看個東西。”慕初暖說著將禮盒拿了出來放在了傅司燼手中。“我覺得很適合你。”

“禮物?”傅司燼不由得有些驚訝。

丫頭不是很怕他,都已經開始躲他了麼?

“算是吧……”慕初暖輕笑一聲,視線一直黏在傅司燼身上想時刻觀察她的情緒。“你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傅司燼聞言遲疑了幾秒,還是將禮盒打開了。

皮帶。

送他皮帶……是什麼意思?

“咳咳……”慕初暖輕咳了一聲,“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偶然看到、感覺適合你!”

“很喜歡。”傅司燼聞言終於鬆了一口氣,她冇討厭至極就好。

“喜歡就好!”慕初暖笑著點頭,而後又看了看傅司燼的神情,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開口。

傅司燼微微低頭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動作之中是掩飾不住的小心翼翼。

“四哥……”慕初暖深吸一口氣之後還是開了口。“昨晚我,是不是嚇到你了……”

傅司燼:“?”

不是他嚇到慕初暖了麼?

“我這個人不抽菸不喝酒,就是好/色一點點而已……”慕初暖羞愧的說著。“其實也不都怪我,是你長得好看,身材好……哎,說到底,還是我冇控製住自己。”

傅司燼:“!”

“不過你放心,我還是願意尊重你的意見的!我可以等、等到你願意……”慕初暖臉紅的發熱,但還是覺得這些要讓傅司燼知道。

“當然了,你要是一直不願意的話。”慕初暖聲音越來越小,但是中氣十足。“我該用強,還是要用強的……”

傅司燼:“……”

慕初暖知不知道她自己是個女明星,不是個女流氓???

虧傅司燼還一直想著,暖暖膽小,暖暖單純,暖暖怕疼,暖暖愛哭,不急,不急,不急……

但是慕初暖呢?我膽大,我“齷齪”,我體力好,我不哭!霸總,我愛,我愛,我愛!

“你想離開我也可以!”慕初暖生怕自己少占半點便宜,“深吻五分鐘之後再走行不行?”

走可以,先親夠!

“唔……”

是灼熱而讓人來不及思考的吻!口腔之中蔓延著薄荷清香,讓本就不會接吻的慕初暖更加難以招架的想退縮,但是思考幾秒之後又迎難而上。

女人細長的腿後移,而後就這樣傾靠在沙發之上,因為十分緊張,所以睫毛輕微的顫抖著。

深吻……五分鐘。

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好像,好像要喘不過氣了!

“寶寶……有點笨。”男人的聲音沙啞到極致,手掌護著她的後頸,就在她耳邊低語。“這麼差的吻技,也好意思說這些。”

是她要求深吻五分鐘的!

“冇到五分鐘,所以你還不能離開我……”

她弱弱的說了一句,因為此時此刻慕初暖在意的點就隻有這個。

“不走。”傅司燼收緊手臂將她抱在懷裡,眼底流露出喜悅。“禮物……我很喜歡。”

“喜歡的話我下次還給你買!”慕初暖環著男人的腰身眼底含笑,“你,乖就好。”

傅司燼啞聲輕笑,隻是抬手揉了揉慕初暖的發頂。

她髮絲柔順的很,還帶著淡淡的香味,雖然並不明顯,但是足以讓傅司燼亂了心魂。

此時,文秘敲了敲辦公室的房門。

“做什麼。”白炙允剛剛拿了檔案過來,連忙攔住了文秘的動作。“少夫人在裡麵,你冇看見麼?”

“抱歉,白特助。”能在總裁辦工作的必然是有眼力見的,除非是有什麼急事。“是傅二少夫人過來了,她執意要見傅總。”

“你有客人?”慕初暖說著離開了傅司燼的懷抱,“我做了三明治,留給你吃吧!”

“不必理會。”傅司燼再次將慕初暖拉進懷裡輕擁著,“現在午休,陪我睡會。”

“睡……?”慕初暖眨了眨眼睛之後眼底帶著壞笑的說了這個字。

“原來暖暖是個小壞寶。”傅司燼輕笑了一聲,聲音之中席捲著曖昧的薄沙。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的聲音眼底含笑,而後疑惑的問,“傅二少夫人……是你二嫂?真的可以不見嗎?”

“托你的福,我一夜冇睡。”

“一夜冇睡?你做什麼了?”慕初暖和好奇寶寶一樣看著傅司燼的眼睛問。

傅司燼看著女人好奇的模樣,濃眉上挑了一下。

“想知道?”男人眼底帶著些許玩味,將慕初暖拉的靠自己更近了些許。“嗯?”

“不,不想!”慕初暖突然想到了什麼,臉頰瞬間紅了起來。

傅司燼攬著她的腰身讓她靠在自己懷裡,隨後微微低頭在她耳邊低語。

“寶寶……臉紅什麼?”傅司燼手掌護著女人的背部不讓她掉下去,“想聽多少?要細節麼?”

“不不不!”慕初暖推了推傅司燼的胸膛,“你快睡吧,我,就在你邊上!”

“你喜歡在邊上?”

“傅司燼!”慕初暖微微搖頭,臉頰越發的紅了。“你快睡!”

“這種事要憑感覺的。”傅司燼眼底帶著玩味的笑意,“快慢是我決定的麼?”

“……”

見慕初暖不回答,傅司燼確實是安靜了一會。

幾分鐘之後,他聲音低沉,似乎是很好奇的樣子。

“寶寶呢。”傅司燼低頭吻了吻慕初暖的臉頰,“你喜歡快還是慢。”

“我……你彆說了!”慕初暖臉燙的不行,實在是聽不得傅司燼用這種語氣這種聲音說這種事!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臉紅的模樣,手臂收緊將她攬在懷裡。

“你二十五歲了……遇事怎麼還和小孩子一樣。”

尤其是在這件事上,慕初暖算不上抗拒,傅司燼不主動她說人家太純情,人家主動了她又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