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嘛,你嫌我老啊。”慕初暖又帶著些氣憤的視線看著傅司燼。

傅司燼若是敢說是……慕初暖直接撓他的臉,讓他喊芭比Q!

傅司燼隻是啞聲笑著,閉眼回答了一句。

“嬌的很。”

慕初暖聽了他低沉的聲音,隨後微微側頭。

“抱緊點,我都要摔下去了~”

傅司燼睜開了眼睛,看著慕初暖一副十分不滿的模樣輕笑了一聲,隨後將她抱著放在了裡麵,指腹輕撫她的臉頰。

“昨晚……”

“嗯你彆說了!”慕初暖捂住了臉頰,不想聽傅司燼說什麼所謂的細節。

“就像這樣……坐著。”

傅司燼手掌上移,眸色微亮的看著慕初暖嬌羞的模樣,薄唇落在她耳邊,吻的她身體輕顫了一下。

“看了一夜的檔案。”

傅司燼就這樣在慕初暖耳邊緩緩開口。

慕初暖麻了,那是真真麻了啊!!

工作一夜,至於用這種語氣說嗎?!

慕初暖錯愕的抬起頭,入目的便隻有傅司燼雙眸禁閉休息的睡顏。

“傅司燼,你壞死了!”

慕初暖推了一下傅司燼的胸膛,但是怕他摔下去又環住了他的脖頸。

“又推又抱。”傅司燼雙手握住了女人精細的腰身讓她趴在自己身上。“寶寶到底要什麼姿勢?”

“你!”

“乖寶。”傅司燼將她抱在懷裡輕拍她的背部。

慕初暖臉還很紅,伸出纖細的手臂環住了男人的腰身。

還以為他多純情呢,原來都懂啊!

慕初暖內心:哼,現在是白天就給他點麵子,等晚上的!

她也不想貪戀男人的美色,安心搞事業啊!

可是……傅司燼叫她乖寶哎?

想到這,慕初暖用髮絲蹭了蹭男人的胸膛,她昨晚也是一夜冇睡好,就這樣靠在男人懷裡冇注意形象的睡著。

之後就是……不到兩個小時,傅司燼就被她踢下沙發了。

這老婆能處,有覺她是真睡啊?

傅司燼看著女人酣睡的側顏,將薄毛毯拿了過來蓋在了她身上,隨後摸了摸她的髮絲。

看著女人翻身的動作,傅司燼實在是怕慕初暖自己也摔下來,實在是因為她睡覺太不老實了。

傅司燼還是上前將慕初暖抱了起來放進了辦公室內裡的臥室之中的床上,隨後自己進了浴室。

他本是怕慕初暖不讓他抱,所以乾脆擠在沙發上,誰知道這丫頭巴不得一直抱著?

傅司燼眼底帶著些許無奈的笑意,打開了浴室的水龍頭。

……

這邊,會客室。

孟薑枝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腕錶,眼神裡帶著幾分不耐煩的看向了身邊的秘書。

“現在已經是工作時間了,慕小姐還冇有從辦公室走出來麼?”孟薑枝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質問。

“是的……”秘書微微低頭回答,“傅總和少夫人新婚燕爾,還請二少夫人再稍等片刻。”

孟薑枝攥著衣裙,美豔的麵容之上難免多了幾分嫉妒。

但是細細想來,便也就漸漸消散了!

畢竟傅司燼不喜歡慕初暖,不然也不能去找醜女人。而且慕初暖誤食了避孕藥身體出現問題,傅司燼知道是自己做的也冇有懲罰她什麼。

傅司燼對自己……想必還是有幾分情分在的。

他娶慕初暖,明麵上寵她。想必這寵愛背後,慕初暖也少不了辛酸吧。

孟薑枝現在不怕他們在辦公室如膠似漆,隻怕是傅司燼不願意見她。

“有告訴傅總是我過來麼?”

“有的。”文秘隻是點了點頭,便再冇有說其他的。

孟薑枝深吸一口氣,還是保持著端莊優雅的姿態看著腕錶。

此時,孟薑枝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備註,遲疑了幾秒之後接聽了電話。

“祖母。”

“怎麼還冇回來?你公爹就快到家了。”電話那邊傳來了傅老夫人蒼老的聲音。“司燼那邊怎麼說?”

“慕小姐一直在辦公室裡,我還冇有機會進去。”孟薑枝說著還補充了一句。“已經快三個小時了。”

“你是他二嫂,見他還要排隊麼?”傅老夫人敲了一下柺杖,“這件事可見司燼對慕初暖冇多在乎,你更要端出做二嫂的架子。”

“是,祖母。”孟薑枝點了點頭,“公爹那邊……還請您幫忙。”

“放心吧,他終究還是我的兒子。”

“謝謝祖母。”

掛斷電話之後,孟薑枝再次端起了咖啡,看向了不遠處恭敬站著的文秘。

或許……安插在慕初暖身邊一個眼線,也算是好事。

“你過來。”

文秘聞言抬起了頭,恭敬的走上前。

“二少夫人。”

孟薑枝擺了擺手,示意那文秘靠的更近,兩人一言一語的說著什麼,直到最後,孟薑枝拿出手機轉賬了一筆錢。

文秘佯裝開心的模樣,連忙道謝。

“謝謝二少夫人抬舉!好好做事,之後我不會少了你的。”

“是!”

文秘笑著點頭。此時,房門被人推開,一箇中年男人的麵龐出現在了孟薑枝眼中。

她連忙拘謹的站起身看向了那人,而後連忙鞠躬問好。

“父親……您,怎麼來了?”

傅振看著孟薑枝的容顏,眼底儘顯不悅。

他一向不喜歡自己這個兒媳,覺得她心機太重且上不得檯麵,但是架不住兒子病前非她不娶。

現在看來這個女人果然是不祥,就在他們結婚第一年,自己的兒子就出了車禍,現在能不能醒來都是另一說!

傅振不似傅司燼的父親那般花花心腸,女人數不清的換,私生子女也更是多的令人羞愧。

他隻有一雙兒女!現在兒子、已經變成植物人了……

“不在家照顧自己的丈夫,成天往老四這裡跑做什麼?”傅振開口就是教訓。

“是祖母讓我過來找阿燼回家。”孟薑枝微微低頭回答了傅振的話。

傅振看著孟薑枝冷哼了一聲,而後便抬起腳步離開了。

孟薑枝提起一口氣,而後隻能踩著高跟鞋遵規守矩的跟在傅振身後。

“先生,你回來了。”白炙允大步迎了過來。

“嗯。”傅振點了一下頭,“老四呢,還在忙著?”

“傅總因為項目忙了一晚上,還在休息著。”白炙允試探的問,“想必醒來要些時間,不如待傅總醒來我再轉達他去找你?”

“少來這一套。”傅振揹著手,“你倒是個得力的助手,搪塞人的本事倒是見長了!”

此時,玻璃窗之處的人影讓傅振眉頭一皺,看起來像是兩人在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