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那‘無賴’的神情當即雙手環胸側過身。“不買房子了,哼!”

“無所謂。”傅司燼眼底帶著趣味的看著慕初暖的側顏。

無所謂??

狗男人,還跟她玩敷衍這一出是吧?

就在慕初暖即將火山爆發之際,便感受到了有人從身後將她抱住。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就這樣響在了慕初暖耳邊,低沉磁性。

“給我買床就好了……要大的。”傅司燼的語氣輕佻,褐色的眸子之中帶著些許玩味。“到時候可以借你,我們一起滾。”

“!”

慕初暖看著男人放在自己腰間骨節分明的手掌,隨後一臉不同意的模樣側頭看著傅司燼。

“我是那麼摳搜滴人嘛?買兩張,一人一張!”

傅司燼覺得,慕初暖這是大方過勁了。希望她隻是說說而已,彆到時候真的買兩張床放在家裡。

“這麼大方的麼。”男人的手掌律動撫了撫慕初暖柔順的髮絲。“是找到什麼賺錢方法了?”

傅司燼就佯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嗯……橙姐幫我接了個綜藝~”慕初暖滿眼笑意的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搖晃了一下。“贏了的話,可是有獎金噠!”

“那,預祝我家乖寶一定贏。”傅司燼眼底帶著寵溺的笑意說。

“勝利是兩個人的事情!”慕初暖說著搓了搓手指,滿眼期待的看著傅司燼。

“你的意思是?”

“下週你有時間嘛?我們一起去綜藝唄?”慕初暖說著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邀請我的小霸總!”

“我出場,很貴。”傅司燼並冇有急著答應,還想套路套路慕初暖。

猶然記得,慕初暖也說過這話!

然後,傅司燼的回答是。

——“我人都是你的了。”

“多貴我都包了!”慕初暖神采奕奕的笑著回答。

“你確定?”傅司燼眉頭上揚了一下,說出了一個驚人的數字。“一週的話,就算你七十億。”

慕初暖:“?”

《關於我找我老公上綜藝,我拿了獎金還要倒貼給他六十一億這件事》

“傅總你明明可以直接搶的,卻還要陪我上綜藝。”慕初暖輕哼了一聲,語氣也是老陰陽人了。“你把我賣了看看值不值七十億啵?”

“有了暖暖,我如獲至寶。”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呀垂眸看著她噘嘴的模樣,用指腹彈了彈她的鼻尖。“任何東西都不配與你相提並論。”

慕初暖雙手環胸,見軟的不成她便來硬的了。

“你去也得去,不去我也綁你去!”

傅司燼聽了慕初暖宣示主權的話眼底帶著不燥的笑意,語氣帶著玩味的低頭看她。

“綜藝上玩綁架play?”

“慕小姐,你口味真重。”

“傅司燼你!!!”慕初暖臉頰微紅,她知道傅司燼就是在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是這個意思我也不和你玩。”傅司燼眉頭上揚了一下低頭看著比自己矮了些許的小妻子。“小姑娘還是再想想彆的辦法吧。”

“!”

慕初暖被氣的胸口都在上下起伏著,隨後便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放在了桌上。

“你想乾嘛?”

“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傅司燼若有所思的笑著,指腹劃過慕初暖額頭的髮絲。“想聽聽麼?”

“說來聽聽!”慕初暖盯著傅司燼的眼睛,她倒是很想知道傅司燼能想出什麼辦法。

傅司燼手掌攬住了慕初暖的後頸,薄唇覆上女人柔軟的唇瓣。她驚了幾秒,手掌不自覺的覆上了男人的胸膛,欲拒還迎。

可是男人根本不給她抗拒的機會,手臂護住了女人的背部微微傾身,此時的兩人頗有難捨難分的意味。

“你這腰、”傅司燼笑聲低沉,指腹就在她的下頜線處,“天生就這麼軟麼。”

男人的聲音宛若天籟,勾人的磁性蔓延著,但是再想吻時卻被慕初暖給躲避了,捲翹的睫毛輕顫扭頭看著他的眼眸。

“躲什麼。”傅司燼低頭吻了吻她臉頰,並冇給慕初暖多少考慮的時間,尾調上揚著問慕初暖。“嗯?”

“你剛剛故意氣我!”慕初暖輕哼了一聲,“我纔不想給你親呢!”

“真不給親?”傅司燼將她的髮絲在手中玩弄著。

“不給!”

“把你倔的。”傅司燼低沉的笑著,“親兩下我陪你七天七夜,不劃算麼?”

“真的假的?”慕初暖連忙環住了男人的脖頸,“真不要錢?”

“逗你罷了。”傅司燼說著將慕初暖抱了起來,眼底些許不燥的無奈。“好了,去換衣服吧。”

慕初暖開心的踮腳吻了一下傅司燼的臉頰,隨後用髮絲蹭了蹭男人的脖頸。

“我就知道我家霸總最最最好啦!”

傅司燼環抱著女人的腰身,眼底除了寵溺再無其他。

“副卡在你手裡,怎麼不用。”傅司燼知道,那張副卡慕初暖一次都冇有用過。“不必為我省錢。”

“那,我可以用這裡麵的錢……”慕初暖點頭回答,眼底含笑著說,“買你一晚麼?”

這老婆能處,有話她是真往外說。

但是,這合理麼?

“我說了,隨便你怎麼支配。”傅司燼默許了慕初暖的小心思。

那她的意思就是……可以?!

“好!謝謝老公!”慕初暖抱著傅司燼的手臂開心的笑著,“我先去換衣服,你等我回來啊!”

“嗯。”

傅司燼回想著慕初暖的話,若有所思。

買他一晚的話……那這是不是好事將近的意思?

看來是要做準備了。

此時,傅司燼的手機響了一下,是進賬訊息。

慕初暖給他轉錢了。

那她的意思就是……今晚,她要他。

傅司燼背靠在辦公桌前,側身將冰塊放進了水杯之中,又傾倒出一些水,之後抬起手掌將之蓄滿。

他一向習慣用冰,但是這似乎不是喜歡,隻是傅司燼覺得他和冰很像。

傅家作為L國的三大家族之一,有權有勢。這樣的家庭環境也就致使傅家子嗣格外昌盛,傅司燼的父親就是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