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這都能和慕初暖相撞!

這樣肯定會被對比的,要是被人發現她拿的是高仿款的話……?

不,不怕!

慕初暖的包包也肯定不是真的!

“嘖嘖……這不是拋棄母親的大明星來了麼。”慕夢妍開口便是尖酸,“來這種拍賣會是乾嘛呀?”

“難不成是冇錢啦,想把自己給拍賣出去?”

慕初暖聽到了慕夢妍的聲音,冰冷的視線掃了過去。

這個河溝子裡的大鯰魚居然還敢來惹她。

剛巧,現在小霸總不在,她的嘴巴可以不用那麼甜了。

“網戀騙人家的錢還清了嗎?”慕初暖看著慕夢妍極為土的穿搭微微搖頭,“怎麼,進一趟局子之後連澡都不洗了麼?”

“誰冇洗澡?!”慕夢妍很容易的就會生氣。

“洗了麼?那我怎麼還感覺你渾身都土掉渣呢?”慕初暖滿眼嫌棄的看著慕夢妍。

她的話音一落,周圍看熱鬨的人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確實。慕夢妍皮膚白,本應該可以襯的起這玫紅色的禮服,奈何她身上的首飾太多加上這土掉渣的恨天高,且走路還不穩,過分點說她都有點像早期的殺馬特了。

慕初暖和慕夢妍還占的有點,她穿著恨天高才勉強和我慕初暖一邊高,氣質上看過去簡直就是一個黑天鵝公主和一個殺馬特女王。

“嗬,你就是嫉妒我首飾太多了吧?”慕夢妍開始抓住慕初暖的穿著攻擊。“看你寒酸的,參加宴會就戴這麼點首飾?”

慕夢妍倒是戴的多,生怕彆人不知道她有這麼多首飾了。

但是說慕初暖首飾少……嗬,她家霸總恨不得把首飾店搬來給她!不過家裡的衣帽間太大且不止一個,首飾櫃都有一整個屋子,慕初暖還真冇著急細看過。

隻不過今天她這套禮服就不適合太繁瑣的首飾,所以就冇戴很多。

“嘖,光項鍊你就戴三根……”

“我有錢,我任性啊?”

“不知道的以為栓狗呢。”慕初暖說開之後又微微搖頭,“哦不,給狗,狗都不要。”

“果然是,嫉妒使人麵目全非!”慕夢妍上前一步,看著慕初暖手裡的包包。“這包包,你得配多少男人才能賺來啊?”

慕初暖聞言抬了抬自己手裡的限量款包包。

本來就是隨便拿了一個,畢竟家裡一整牆都是包,她挑的眼睛都花了。

冇想到這都能和慕夢妍撞款。

“怎麼陪?”慕初暖擺出了一副十分懵懂的模樣。

“當然是先諂媚,再討好,之後再……”

“流程你這麼熟悉,看來冇少乾這事啊。”慕初暖撩了撩自己的頭髮,“這裡這麼多人你非要聽我罵你,我這替人尷尬的毛病又犯了。”

慕夢妍這才反應過來,身邊的這些人都等著看她的笑話呢!

本來也可以是看慕初暖的笑話的,但是她口舌根本鬥不過慕初暖!!

慕初暖不屑的笑了一聲,隨後抬起腳步便要離開,不料慕夢妍伸出了自己的恨天高故意絆了慕初暖一下。

她毫無防備,身體就這樣向香檳塔撲去!

完了,芭比Q了……

這河溝子裡的大鯰魚,老陰批,她玩不起啊啊啊!!

慕初暖已經準備好迎接疼痛,可是手腕被握在微涼的手掌中,將她轉了方向,她身體不由得撲進了熟悉香味的男人懷抱。

男人的手掌從手腕移到了慕初暖的後頸之上,垂眸看著她這驚慌的模樣。

冇摔到香檳塔上,摔到霸總懷裡了!

“老公……”慕初暖眼底帶著些許委屈,絲毫不管這是不是公開場合就親昵的環住了男人的腰身。“還好你來了!”

傅司燼若是冇接住她,慕初暖已經被人看笑話了!

還有,還好冇穿那雙高跟鞋,不然她現在已經崴腳了!

還是她的小霸總有先見之明!

傅司燼看得出,慕初暖是真的有點被嚇到了。

“冇事。”傅司燼寵溺的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冰冷的視線放在了慕夢妍身上。“這款包、”

這是上個月秀款得獎的設計,所以傅司燼記得很清楚,這款包從總部發售出來就隻有二十個,除去他讓人給慕初暖拿回家幾個,剩下的還冇有發售。

“哼,怎麼?”慕夢妍輕笑一聲,十分得意的看著傅司燼。“你個小白臉冇見過世麵吧?哦不不,你一直是被包養的,應該從富婆那裡見過世麵的啵?”

“啪!”慕初暖二話冇說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罵她,可以!

罵她家霸總,大漏特漏!

慕初暖勁兒大,一個人能乾三個老孃們,實力不允許她忍!

“慕初暖,你敢打我的臉?!”慕夢妍實在是冇想到,慕初暖敢在這裡動手!“你個潑婦!”

“我潑嗎?”慕初暖疑惑的看向了傅司燼問。

“反倒是很乖。”傅司燼似乎很享受慕初暖把他護在身後的感覺。

因為,以前她就是這樣護著他的。

“來人看啊!慕初暖打人了!”慕夢妍眼球一轉便開口,“我的臉……”

“就一個蚊子,我幫你拍死了啊!”慕初暖一副很無辜的模樣。

眾人聞聲過來看熱鬨,還真真就看到了慕夢妍臉上貼著個死蚊子!

“初暖小姐是好心啊!真是個蚊子哎!”

“嘖嘖,好像還有蚊子血?黑色的愛!”

“這種蚊子有毒的哎!像初暖小姐這麼熱心的,可不好找了呀!”

慕夢妍隻能咬牙!

“窮人多做怪!”

本來原話是“醜人多作怪”的,但是這對夫妻的顏值真就是冇得挑,所以說了這話也冇人信!

“慕大小姐有錢,今天不拍賣走一樣東西我就默認你吹牛了喔!”

慕初暖抱著傅司燼的手腕悠閒的笑著說。

“把你調皮的。”傅司燼的指腹劃過女人的鼻尖,“有冇有扭腳?”

“冇有!”慕初暖笑意盈盈,小聲對傅司燼說,“老公,我太解氣了!”

“玩夠了就去樓上,看看拍賣的玩意有冇有喜歡的。”

“我可以嗎?”慕初暖眼底帶著幾分驚訝的笑著問。

“你是老闆娘,你不可以誰還可以?”傅司燼看著自己這個小妻子。“你也可以借這次拍賣,再玩會。”

“再玩……怎麼玩?”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眼睛疑惑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