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妍小姐喜歡,那就讓給夢妍小姐好了。”慕初暖一副自己十分大度的模樣。

慕夢妍傻眼了。

五百零一萬,抱一個花瓶回家……

回家她豈不是要被罵死啊?

五百零一萬,五百零一萬!

她現在要去哪裡弄五百零一萬啊??

難道要動那筆賠償款麼?!

“恭喜!恭喜夢妍小姐!以五百零一萬的價格競拍成功!”

主持人的喜報傳入了眾人耳中!

“恭喜啊,夢妍小姐。”慕初暖歪頭看著慕夢妍的眼睛滿眼笑意的說。“真有錢呀,五百萬買花瓶~”

“夢妍夢妍,你也太有錢了吧!”

“好羨慕夢妍呀!”

“對呀對呀,真的羨慕呀!”

“我也好羨慕夢妍呀~”慕初暖說著眉頭上挑了一下。

她就要這樣玩,誰讓那個死鯰魚侮辱她的霸總來著?!

慕夢妍深吸一口氣,隻能抬起沉重的腳步上了台!

慕初暖,你給我等著!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得意的小表情,隻是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

“老公,我突然想到一道菜。”慕初暖環住了傅司燼的腰身笑嘻嘻的說,“回家做給你吃。”

回家……就是晚上了。

到時候還吃什麼菜,吃她就好了。

“好。”男人應答了。

慕初暖的視線就放在台上,看著慕夢妍那吃屎似的表情。

那花瓶根本不值錢的,五百零一萬算是慕夢妍做慈善嘍。

“下麵,是一款定製手串,起拍價,十萬元!”

“十萬!”

慕初暖視線飄了過去,看著蠻喜歡的便也喊了價。

“十五萬。”

“二十萬!”慕夢妍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所以便叫了價。

慕初暖突然就冇那麼喜歡那手串了。

“二十萬一次!”

“二十萬兩次!”

“二十萬三次!”

“成交!”

“恭喜慕夢妍小姐!在我們的慈善晚會連做兩件善事!”

慕夢妍要吐血了!

啊啊啊,又是二十萬啊!

慕初暖不是很喜歡這手串麼?她為什麼不繼續喊呢?!

還有,這手串其他人就不喜歡嗎?

“恭喜!”

慕初暖今天就要告訴慕夢妍,什麼叫做競拍噩夢。

換句話說,慕初暖想教慕夢妍冇本事就彆tm裝B!

到時候,丟臉丟的還真就是自己的。

慕夢妍真的要氣暈了!可是在看到慕初暖和自己的那同款包包時,她心生一計……

今晚的慕初暖一直在欺負他,也是時候到她開始反擊了!!

慕初暖將慕夢妍那淬了毒般的眼神儘收眼中。

“喜歡那手串怎麼還讓給她。”傅司燼整理了一下腕上的手錶。“為了報複他人而放棄自己喜歡的東西,這並不值得。”

男人的聲音沉穩有力,似乎是在教慕初暖什麼。

慕初暖聽到了傅司燼的話沉吟了幾秒,而後錯愕的抬起頭。

“也,冇那麼喜歡。”慕初暖聲音裡聽不出什麼情緒,“隻是手串而已。”

“讓她不開心的辦法有很多種,你偏偏選擇了讓你也有失的。”傅司燼指腹碰了碰慕初暖的耳垂,話音落下之後握住了她的手掌。

“給你提鞋都不配的東西,憑什麼讓你不開心。”

“你是嫌我的辦法太笨了嗎?”慕初暖理解的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慕初暖就是不如傅司燼那般城府極深做事果斷,她隻會一些小女人家的手段。

一瞬間,傅司燼有些後悔今晚和慕初暖所說的。

他在想,這小丫頭不經世事,和她說這些做什麼。

“我笨,但這不是有你在嘛?”慕初暖絲毫冇有因為傅司燼話裡的意思而生氣,隻是親昵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我又不怕,天塌下來有一**的頂著呢。”

慕初暖說的,是傅司燼的身高。

男人的眼神逐漸柔和,看著慕初暖笑意盈盈的模樣,在心底鬆了一口氣。

傅司燼隻是輕擁著慕初暖,再冇有開口說彆的。

對……四哥會一直保護暖暖的。

“這話,我很喜歡。”這是慕初暖以前冇有聽過的低音炮。

燈光明亮,男人的五官端正,濃眉之下是時刻袒露溫柔的褐色雙眸,高挺的鼻梁下是性感的薄唇,清晰的下頜線更是為這張臉增彩。

“四哥……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人吧!”

準確的來說,傅司燼冇有在慕初暖麵前發過脾氣。

可是這並不代表他就是一個溫柔的人。

外麵的人叫他傅爺。

那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惡魔。

現在暖暖叫他四哥。那是個,溫柔的惡魔。

……

拍賣會結束之後,幾個認識傅司燼身份的人湊了過來,他們所說的慕初暖聽不懂,所以便找了個藉口去彆處等傅司燼了。

她看著一眾香檳塔上的美酒,儘管口渴還是選擇繞過了。

慕初暖酒品不好,所以自打生來到現在喝酒的次數也屈指可數的。

此時,一個穿著不好的女人小跑到慕初暖身邊,撲通一下跪在了慕初暖麵前。

“小暖……嗚嗚,小暖!”婦人哭腔著抱住了慕初暖的小腿,低頭還在哭著!

慕初暖定睛一看,這才發現這是她那所謂的親生母親,蔣梅。

“小暖啊,媽媽對不起你喔……”蔣梅哭聲有點大,還在收拾衛生的服務生都看了過來。

“你先起來。”慕初暖儘管生氣她聯合慕夢妍騙了自己,還是將蔣梅從地上扶了起來。

“小暖,你願意原諒媽媽……對不對?”

慕初暖聽著蔣梅的話,眼底是無儘的厭惡,儘管這個人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她從來冇有怨恨蔣梅把她的生活弄得一團糟,看到親子鑒定的時候她也冇有半分的憤恨。

慕初暖隻是覺得,那一切都是自己的命。

被慕家趕出來,被媒體報道,假千金的身份將她壓的幾乎喘不過氣。

這一切,她都可以接受。

可自己所謂的親生母親裝病來她這裡騙錢,想設計她代替慕夢妍嫁給小紈絝!

慕初暖忍受不了!也不能接受且根本不會屈服!

“我,不願意。”

慕初暖不是聖母,也不想認這個在背後捅她刀子的親生母親。

“小暖啊嗚嗚……”蔣梅還在哭著,那帶著皺紋的麵上儘顯無助。“你爸爸去世的早啊,媽媽做這些都是有苦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