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謀長有些擔憂地說道:“老總啊,事情不那麼簡單,還是想辦法弄清楚情況再說吧。”

訊息傳到了太嶽軍區司令員那裡,司令員也十分氣憤,不過他是一個經曆了無數風雨的人,也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他馬上給陝北方麵發去了電報,托自己的朋友打聽事情的來龍去脈。

事情不久以後就弄清楚了,原來王懷明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是上級敵工部門的特派員,喜歡打小報告。

這傢夥陰陽怪氣的,很難相處。他曾經追求一位從上海來的大學生,人家跟他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覺得這傢夥小心眼,因此跟他分手了。結果這傢夥就利用手中的權利把人家從上級的機關,下放到邊區一個偏遠的山村當小學教師,想以此逼迫人家就犯。

冇想到人家堅決不同意跟他繼續保持關係,這傢夥因此失戀,心態更加不正常了。

他來到馬武山根據地之後,看到這裡有那麼多年輕漂亮的女兵,又動起了歪腦筋。

剛開始的時候,他看到李依雲就打她的主意,結果得知人家已經跟趙剛是戀愛關係了,心裡就十分嫉妒。

見到了林雪瑩之後,他也是兩眼放光,於是就試探著想跟她接近,結果林雪瑩的態度很明顯,拒絕了他。這令他更加不滿。

當他看到林雪瑩和楚韻兒對徐大龍如此親近的時候,這傢夥妒忌得都快發瘋了。

這傢夥本身就是個投機分子,看到徐大龍年紀輕輕的,就已經是團級乾部了,而且徐大龍有了很多堪稱輝煌的戰績,人們提到徐大龍的時候總是交口稱讚,因此他更加嫉妒,加上在馬武山受到的刺激,這傢夥就決定報複徐大龍。

回到了西北方向之後,作為調研小組的小組長,他就寫了一份調研報告,裡麵重點講了馬武山根據地存在的問題,直接就開列了十大罪狀,主要的問題有馬武山根據地的抗日武裝官兵都有津貼,班長的津貼都比他這個參加工作好多年的老乾部要多。徐大龍與友軍來往過於密切,立場不堅定,有背叛組織,投奔友軍的嫌疑。生活腐化,根據地裡亂搞男女關係等等等等。

幸虧他不知道林雪瑩出身於軍統,否則的話,就直接建議將徐大龍抓起來了。

他的舉報引起了某些人的共鳴,就想著剷除徐大龍。幸虧上級組織認為徐大龍建立了很多的功勞,這纔沒有直接采納王懷明的建議,隻是打算先將徐大龍調離部隊,到抗日軍鄭大學擔任教員,然後再逐漸對他進行審查。

訊息傳到了馬武山根據地,李雲龍、孔捷等人頓時就急眼了。尤其是李雲龍,他當年就是被人暗中搞鬼,差點被人整死。

現在看到那些卑鄙小人又來這一套,頓時暴跳如雷。

他罵道:“這些吃人飯不拉人使的東西,在戰場上貪生怕死,見著小鬼子,嚇得鳥褲子。在背後整起人來,卻這麼狠。真他釀的冇有天理了。”

他說要聯合太嶽軍區的高級將領們,聯名保徐大龍。

孔捷等人紛紛響應,一起寫了一份請願書,上交給司令員,讓他向上級反映。

司令員經驗十分豐富,他知道李雲龍他們這樣做起不到什麼效果,反而會火上澆油。於是他就給徐大龍發了電報,讓他立刻前來軍區司令部,要跟他麵談。

太嶽軍區司令部。

見到徐大龍之後,司令員首先說道:“徐大龍,你對組織的忠誠是母庸置疑的,無論任何時候我都相信你。”

司令員的話,令徐大龍感到十分溫暖,眼眶瞬間就濕潤了。

他感激地說道:“謝謝司令員了。”

司令員、參謀長和徐大龍仔細地研究過後,心裡就有了底數。

司令員發現徐大龍這傢夥真不是個簡單人物,或許是他為人大方的原因,又或許他是出自一片摯誠,不管怎麼說,這傢夥早已經提前鋪好了路。這件事情肯定是有驚無險了。

司令員說道:“徐大龍,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現在就返回根據地,做好反掃蕩的準備,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包袱。無論什麼時候,軍區都會信任和支援你的。”

徐大龍走後,司令員就給總部駐二戰區長官部王代表那裡發去了電報,接著又給地下黨抗日武裝駐重慶辦事處發去了電報,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接著他又來到了總部,跟老總、參謀長和師長進行了彙報。

很快,老總、參謀長、師長以總部的名義給上級發去了電報,他們信任徐大龍,說他是一個忠誠可靠的人,他們願意為徐大龍擔保。

司令員和參謀長以太嶽軍區的名義給上級發去了電報,同樣說他們信任徐大龍,認為徐大龍對組織無比忠誠,然後說馬武山根據地正麵臨著敵軍大舉掃蕩的嚴峻局麵,徐大龍不宜離開馬武山根據地,建議取消上級調他到抗日軍政大學擔任教員的命令。

總部駐二戰區長官部辦事處的王代表,也以辦事處的名義給上級發去了電報,證明徐大龍與友軍之間的來往都經過了辦事處的同意,冇有私下與友軍暗中溝通的問題。

地下黨抗日武裝駐駐重慶辦事處也給上級發去了電報,證明徐大龍是一個對組織忠誠的、值得信賴的人,說他在重慶活動期間冇有任何問題,而且為組織爭得了榮譽,建議上級組織要充分信任徐大龍。

這四個部門的分量都很重,尤其是地下黨抗日武裝駐重慶辦事處,他們的影響力更大。

有了他們對徐大龍的信任,也就冇有人再敢說什麼了。

到此為止,這一場風波就過去了。徐大龍暗自慶幸自己提前就有防範風險的準備,維護好了跟上級組織的關係,上一次去重慶的時候,送給辦事處的10萬大洋冇有白花,在關鍵時刻,獲得了上級組織的信任。由此,徐大龍更得出了一個結論,作為一個軍人,不能隻會打仗,還要千方百計地維護上級對自己的信任。

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後,徐大龍告戒自己儘可能低調,不管什麼原因,自己的職務要始終保持在團級以下,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徐大龍冇有任何思想包袱,全身心地投入反掃蕩的工作。

為了更好地牽製敵人,在敵人的後方製造混亂,徐大龍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他看過一部老電影叫做敵後武工隊,所謂的敵後武工隊就是組織很多的小分隊,深入到敵後去,開展群眾工作,打擊日偽漢奸的基層組織,動員群眾破壞敵人後方的穩定,在關鍵的時候,襲擊敵人的運輸線,讓敵人日夜不得安寧。這樣的小部隊在關鍵時刻可以發揮出很大的作用。

在跟趙剛等人商量過後,徐大龍就派人叫來了魏和尚以及三個縣大隊長趙大滿、李金柱和王三強,要求三個縣大隊分彆抽出兩百名熟悉當地情況的隊員,每20人一組,一共組成30個小分隊,再由魏和尚從特戰學校抽調部分學員加入這些武工隊,增強作戰能力,到敵占區去活動,配合主力的反掃蕩作戰。

徐大龍給三個縣大隊長傳授瞭如何在敵後開展工作的方式方法。

趙剛也傳授了他們做群眾工作的工作要點。

魏和尚和三個大隊長回去後,就立刻開展這項工作,爭取在三天之內將敵後武工隊組建完畢,隨後派往敵占區。

3月28號日軍華北方麵軍正式釋出了c號作戰的命令,日軍第一軍也對所屬部隊以及華北方麵軍配屬來的部隊下達了作戰命令,戰火很快就燃遍了整個三晉大地。

連續幾天,戰報不停地傳了過來。日軍集中了一部分兵力,首先進攻了太行山根據地。

緊接著中條山的果軍部隊也遭遇了日軍的攻擊。目前就剩下馬武山根據地以及二戰區長官部所在的晉東南地區相對平靜。

徐大龍感到有些奇怪,不明白小鬼子們為什麼還不來攻打馬武山根據地。

鄭喜榮發動了情報大隊所有的情報站,監視各處日軍的行動,結果也是一樣的,馬武山根據地周邊的日軍並冇有進犯馬武山根據地的跡象,除了守備第32師團按兵不動之外,駐紮在陽泉的第110師團以及駐紮在虞城的第108師團,還分彆派出了一部分部隊,參與了其他方向的作戰。

徐大龍對此也有些看不明白,於是就召集眾人商議此事。

李雲龍有些憤憤不平地說道:“小鬼子們也太瞧不起人了,他們的眼裡隻有太行山根據地和中條山,看不上咱們馬武山根據地。”

眾人也覺得李雲龍說的有一定的道理,馬武山根據地畢竟規模較小,戰略地位也冇辦法跟太行山根據地和中條山地區相比,部隊的規模也遠遠小於這兩處。日軍集中重兵攻打重要的戰略目標,這也很正常。

徐大龍卻不這樣認為,自己很清楚馬武山根據地給日軍造成的傷害有多大,以小鬼子的思維方式,他們要是不來進行報複,那是不可能的。他總覺得小鬼子們不知道憋著什麼壞,這背後一定有陰謀。

正在這時,晉綏軍聯絡組副組長楚韻兒過來了,她送來了二戰區長官部發來的敵情通報。

為了讓大家都清楚電報的內容,徐大龍就讓楚韻兒直接唸了電報。

電報說道:“日軍第五師團第142師團,第141師團一部,察哈爾派遣軍一個騎兵旅團,向晉東南地區的晉綏軍主力發動了進攻,目標直指二戰區長官部所在的汾東縣城。

目前晉綏軍主力正在與日軍激戰,二戰區長官部要求楚雲飛的358旅隨時做好馳援汾東縣城的準備。”

徐大龍聽到這裡第一感覺,就是問題可能就出在這裡,日軍恐怕是要來個釜底抽薪,把楚雲飛的358旅調離馬武山根據地,來削弱馬武山根據地的武裝力量。

按說涉及到358旅,徐大龍應該事先跟楚雲飛進行溝通,不過他信任楚雲飛,也用不著掖著藏著,於是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眾人也都認為有道理,都說358旅不能夠離開這裡,這樣的話,馬武山根據地的防禦圈就會出現一個大大的缺口。

楚雲飛十分鬱悶,他有些擔心地說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是我做不了二戰區長官部的主,萬一命令下來了,358旅就不得不開拔了。還請各位製定一套新的作戰預桉,充分考慮358旅不能夠參加馬武山地區作戰的準備。”

眾人聽到這裡也都很鬱悶,可是他們知道楚雲飛說得對,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一旦二戰區長官部下達了調動的命令,358旅根本就冇有辦法繼續參與馬武山地區的作戰了。

楚雲飛理解大家的心情,說道:“也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會長上次已經答應了,說要留358旅在這裡作戰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這就到長官部去走一趟,儘量說服會長,不要改變原來的決定。萬一有什麼變化我會及時通知你們的。”說完楚雲飛和方立功就告辭離開了。

徐大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恐怕358旅是指望不上了。

正在這時,司令員發來了電報,說太行山根據地遭遇了敵軍的大舉圍攻。與此同時,呂梁根據地那裡敵情也十分嚴重。總部首長要求太嶽軍區抽調部分部隊,馳援呂梁根據地。為了保證總部的安全,決定將孔捷的新二旅調回太嶽軍區。

聽到這裡,徐大龍的心咯噔一下,他愈發感到問題的嚴重性。

徐大龍的直覺告訴他,小鬼子恐怕已經憋著勁要來打馬武山根據地了,他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調虎離山。

儘管如此,徐大龍也無話可說,畢竟總部的安全最重要,他表示冇有意見。

孔捷鬱悶得都快哭了,他很生氣,可是他不敢生上級的氣,有點生李雲龍的氣。憑什麼李雲龍的新一旅能留在這裡,而他的新二旅要調回去呢,可是他生人家李雲龍的氣也生不著。

他隻有把氣撒在小鬼自子身上,他罵道:“這些天殺的小鬼子,有本事就直接來打馬武山,耍這些陰謀詭計乾什麼?”

孔捷不甘心是這樣的結局,他說道:“大龍兄弟,現在事情明擺著呢,小鬼子們要來打馬武山根據地了。我認為你應該把這個情況向司令員彙報,把新二旅留在這裡。”

徐大龍也十分鬱悶,358旅調走了,新二旅調走了,馬武山根據地的力量就太薄弱了。麵對著日軍的大舉進攻,搞不好馬武山地區的武裝力量會被日偽軍全部吃掉。即便是能夠突圍出去,馬武山根據地也就丟了,這麼長時間以來所做的努力全部化為了泡影。

李雲龍當然也不希望看到這種局麵,他說道:“大龍兄弟,老孔說得對,新二旅不能走。你趕緊向司令員請示,把老孔的新二旅留在這裡。”

徐大龍說道:“大家說的都有道理。我這就飛往軍區司令部,麵見司令員向他陳述咱們的意見。”

趙剛說道:“大隊長,我跟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