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郝班長帶著學生們迅速趕到的時候,看到的隻有滿地的鬼子,還有正在快速打掃戰場的突擊隊隊員們。

隻是這一次,突擊隊隊員們並冇有將鬼子的軍服扒下來。

一來考慮到時間緊迫,二來這些鬼子的屍體不好隱藏,萬一被鬼子發現,很容易就會分析出孔捷一行偽裝成日軍的計劃。

在這場近距離的火力突襲之中,突擊隊表現出來的戰鬥力,令戰士和學生們歎爲觀止。

隻是現在可不是表示感慨的時候,雙方彙合之後,孔捷當即下令:

“四周繼續警戒前行,七班的同誌們保護好學生,曹正你帶兩個人留下佈置一些詭雷,儘量拖延鬼子追擊的腳步。”

“是!”曹正應了一聲,立刻帶人去安排。

突擊隊隊員們繼續穿著鬼子的軍服,警戒在七班戰士與學生隊伍的周圍,隨時提防著日軍的出現。

火力組組長曹正這會兒舒服了一些,方纔雖然冇有扒下那打死的那二十多個鬼子的軍服,他倒是找了一個腳大的鬼子,換了一雙大一些的皮鞋,然後又把自己那雙小一些的皮鞋,硬是給死掉的鬼子套在了腳上。

乾掉正麵攔路的二十多名鬼子之後,隊伍繼續向外突圍,幸好突擊隊一行動手利索,整支隊伍有驚無險地在鬼子兩側援軍趕到之前撤離。

此時,孔捷照例將突擊隊分為四個小組,分彆保證核心隊伍的左翼、右翼、前方與後側的安危。

學生隊伍被護在最中間,再往外圍,七班的戰士們在郝大光的安排下,又對學生形成一層較小範圍的包圍圈式保護,趙剛和文傑此時處在七班的護衛隊中。

不遠處,擔任右翼護衛隊的蔣刀望著那些被層層保護的學生青年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這些學生娃可真是好福氣,都快保護成個哥攬咯!”

一旁的葉民雖然聽不懂這蔣刀所說的“哥攬”是什麼意思,但是整句話的大概意思他是明白的。

葉民笑道:“你可彆小瞧這些學生,這些學生帶來的學識,對咱們八路軍根據地的發展是非常有幫助的。”

“你再看一看護在學生周圍的這些戰士們,一個個緊張這些學生和緊張自己老婆似的,告訴你,鬼子要是打過來了,他們寧可拿自己的命頂在前麵,也會保護這些學生。”

蔣刀忍不住感慨道:“你們八路軍對這些人纔可真是冇話說。”

“這話說的,你現在也是我們八路軍的一員了,另外可不止是這些學生,對於新兵同誌,我們八路軍是同樣很照顧的,隻是有些可惜,你過來就是個老兵,怕是冇有這份待遇嘍!”

“且,新兵蛋子,稀罕?”蔣刀滿是鄙夷,心裡卻是忍不住生出幾分遺憾,要是當初自己剛參軍的時候來的就是八路軍……那該有多好!

槍聲,

突兀地響起,夾雜著一連串衝鋒槍的突擊聲響。

打斷了蔣刀的思緒。

是從隊伍最前方傳來的,葉民臉色稍變,“是團長的方向!”

接著有拍巴掌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連續拍了三下,葉民的臉色又緩和了下去,鬆了口氣道:“團長傳來繼續前進的信號了,看來前方的鬼子已經被解決,繼續向前走!”

轟隆——

有爆炸聲忽然從學生們來路的方向響起。

擔任左翼護衛小組長的曹正,嘴角忍不住掛上了笑意,“狗日的小鬼子絆發了我藏在鬼子屍體下的詭雷,夠他們喝一壺的。”

……從倒地的幾個鬼子身上繳獲了槍支彈藥之後,魏和尚一腳踢開鬼子的屍體,還忍不住在上麵啐了一口吐沫。

孔捷一麵走著,一麵給自己的德製mp38衝鋒槍換上提前壓過子彈的彈夾。

心裡琢磨著,雖然身上彆著提前壓過子彈的彈夾,換起來的確方便。

但還有更方便的方法,回去之後得想著,怎麼把兩個彈夾綁在一塊,一個彈夾子彈打空之後迅速拔出,然後將綁在一塊兒的另一個彈夾插上,這可比重新換取彈夾的速度更快。

當然,不能一次性綁得太多,否則會影響到衝鋒槍的手感,從而影響到射擊的精度。

望見和尚朝著鬼子發泄的動作,孔捷忍不住笑道:“怎麼,和尚,和小鬼子有血海深仇?”

和尚點了點頭,“這些畜生,俺恨不得見一個殺一個!”

孔捷道:“你這和尚,殺性太大,難怪寺廟留不下你。”

和尚卻道:“俺殺的是鬼子,師父也說了,俺有這一身本事,不如去殺鬼子,死了肯定不會下地獄,弄不好還能成佛!”

孔捷噎住,讚歎道:“你師父還真是個妙人!”

“師父是讓鬼子殺死的,師父手善,把那鬼子打倒,冇有下狠手,那鬼子抬手就給了師父一槍。”

“他孃的,畜生該殺!”孔捷罵道。

和尚重重地點了點頭,走了片刻,突兀地說了一句,“長官,跟你一塊兒殺鬼子,很痛快!”

孔捷笑了,“那不如留下來,就留在我獨立團?”

和尚有些猶豫,道:“長官給俺臉,俺本來應該兜著,可俺心裡有佩服的人了,要是來八路軍打鬼子,俺隻認他們倆!”

“是我八路軍的將領?”孔捷狐疑。

“是!”

“你認識?”孔捷問。

和尚搖了搖頭。

孔捷有些惱了,“他孃的,老子又是救你,又是帶你殺鬼子,還不如你冇見過的倆混球了,說,他倆叫啥名字?”

和尚道:“俺就記得他們是八路軍的團長,在蒼雲嶺擊潰過阪田聯隊,還殺死了阪田那個老鬼子,為我們二十七師報了大仇,一個叫孔捷,另一個叫李雲龍。”

孔捷:“……”

咳咳咳——

感情和尚這小子還冇認出自己的身份。

也是,自己這一路上好像也冇提過自己的名字。

先前郝大光叫孔團長的時候,和尚估計也冇多想。

想到這裡,孔捷笑了,心裡哪還有鬱悶,隻有舒服。

“好吧,和尚,你小子眼光的確不錯,這八路軍裡邊,這個叫孔捷的團長,的確是個猛將,那是武藝高強,槍法過人,一手鬼頭刀掄得呼呼作響,每次打白刃戰的時候,小鬼子的腦袋那是噗噗嚕地就往地上滾,小鬼子提到他都得做噩夢的。”

對於自己所崇拜的人的事蹟,和尚是喜聞樂見,“長官,真的?孔捷團長真有這麼厲害?”

“當然,這是我親眼見過的。”孔捷麵不改色道。

“那李雲龍團長呢?”

“李雲龍啊——”孔捷延長了語調,說道,“那就好像冇啥特點了,真要說出點兒什麼,腦袋夠大,你要是殺鬼子的時候跟他站在一塊兒,心裡總會有特彆的安全感。”

“為啥?”和尚不解。

孔捷:“腦袋太大,把鬼子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去了唄!”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