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徹底結束了,緩坡底下遍佈鬼子、偽軍的屍體,戰士們開始打掃戰場。

孔捷摸著鼻子打量著四周,心裡頗有些遺憾。

又讓山本這個老鬼子逃掉了。

眼前這些鬼子還真是夠狠,寧可發起自殺式的衝鋒,也要掩護山本特工隊的撤離。

“此仇不共戴天,誓不罷休嗎?”

孔捷忍不住笑了,有意思,山本這個老鬼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折在自己手上,怕是快被自己給逼瘋了吧!

“團長同誌!”

又跟隨著一營長王雷虎折回來的愛國學生們紛紛朝著孔捷打了招呼。

他們走到緩坡區域,伸出腦袋向下一看,好傢夥,鬼子偽軍的屍體多的簡直一眼數不過來,一地的殘肢斷臂,看著好不血腥。

可心裡為啥隻有兩個字——痛快!

可能是因為眼前死掉的是一群連畜生都不如的傢夥吧!

一路上見多了生死,這些屍體的血腥倒是也冇什麼了,學生們更多的是震撼。

孔團長真的做到了!

就像他自己說的,他帶著隊伍留下來並不是送死,而是要殺鬼子殺個痛快。

眼前這些就是追了大家一路的小鬼子,結果全部葬送在這緩坡底下。

真是活該!

反觀孔團長一行,甚至冇有人犧牲,隻有一些同誌受了些傷,學生們有些不敢置信,完全不敢想象這一戰孔團長到底是怎麼指揮的。

趙剛和文傑是學生群體中的目睹者,很快受到學生們的“圍追堵截”,詢問戰鬥的過程。

趙剛性子溫和,耐心的和學生還有好奇的戰士們講解,他甚至還把孔捷指揮中的各種戰術引申出來。

最終,趙剛給出的評價是:“這是一場以少打多,不可多得的經典阻擊戰,甚至可以被寫進軍事教學教材,我想回去之後,我會詳細的寫一份關於這場阻擊戰的作戰報告,然後上交總部,希望咱們其他團的同誌都可以從中學習到些什麼。”

聽聽!

不愧是趙政委,多麼高的覺悟呀!一場阻擊仗打完,這延綿不斷的影響還在後麵。

可孔捷卻黑了臉。

趙剛要是真這麼做了,這事兒一旦鬨大,到時候不止是旅長,估計老總都會知道,他孔捷作為獨立團的團長,不在大後方坐鎮指揮,處理團裡的事務,結果帶著一支小隊在敵占區腹地亂竄。

這要是鬨大了,孔捷可不敢保證,自己用一部電台在旅長那兒討來的“特權”,能不能包得住。

咳咳咳咳——

“老趙,千萬彆,就是一場阻擊戰而已,我們旅裡的其他團長指揮的比我好多了,這完全不值一提,不用那麼麻煩。”

“不,孔團長,總結每一場戰鬥的寶貴經驗,這是咱們八路軍學習進步的法寶,這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

“那也不急,這事兒以後總有機會。”

孔捷好說好歹,總算是打消了趙剛立馬寫一份兒關於此次阻擊戰戰鬥報告的念頭。

反正先拖著,時間隔的久了,以後再鬨到旅長、老總那邊,兩位首長也不好翻舊賬不是!

這時戰場的打掃也已經接近尾聲。

先前獨立團這邊火力進攻迅猛,炮火壓製之下,特工隊後續被打死的幾個鬼子,山本甚至冇有時間去收斂他們的屍體。

此刻,三具特工隊鬼子的屍體被擺在孔捷麵前。

因為孔捷先前的交代,這三具鬼子的屍體直接交由突擊隊這邊負責,所以此刻呈現在孔捷和趙剛麵前的三具特工隊鬼子的屍體,全身的裝備情況和生前差不多。

隻要稍微和旁邊常規的鬼子比較一二,就能立馬發現這特工隊鬼子的截然不同。

“孔團長,這就是這次追捕我們的那支特殊的鬼子吧?我想先前鬼子能一路順著咱們的足跡追蹤過來,很有可能就與這支鬼子有關。”

“另外我問過獨立團的同誌們,聽說這支鬼子還在曾在幾日前偷襲過楊村。”

孔捷點了點頭,道:“老趙,你對這支鬼子有什麼看法?”

趙剛道:“戰術可怕,裝備精良,戰鬥力更是驚人,似乎不與日軍常規作戰部隊共同行動,戰略目標很有一些天馬行空的意味,聽說這支鬼子偷襲楊村不成,之後經過晉綏軍57團的駐地,重創57團,還端了57團的團指揮部,可見這支鬼子的可怕。”

“另外,這支鬼子偷襲楊村的這一戰,我想孔團長應該也分析出來了,鬼子大概率是奔著在大夏灣的總部去的。”

“這樣一支與常規作戰部隊有彆的鬼子,仔細想想,在曆史上似乎也有原型,較近的一支應該是歐洲大戰中德國曾經出現過的暴風突擊隊。”

“實際上,與咱們八路軍部隊的一些敢死隊和尖刀偵察連,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隻是相比較來說,這支鬼子的戰術更為大膽,猶如黑夜裡的暗箭,實在是讓人有些防不勝防。”

孔捷聽的連連點頭,心中則是大為感慨。

不愧是趙政委,一二九運動的領導人之一。

人剛到根據地,隻憑藉中途聽說的一些隻言片語,就能推斷出這一連串的訊息。

果真人才!

孔捷都有些按捺不住,想把趙政委也從老李那裡一起搶過來了。

“老趙,你這分析能力,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正好頭疼呢!旅長前段時間讓我準備一份報告,詳細的說明楊村的戰鬥情況,以及分析這支鬼子的來曆和意圖。”

“我把我知道的關於這支鬼子的一些情況,在中途都告訴你,就麻煩你替我寫一份報告轉交給旅長,你看咋樣?”

“好!”趙剛應道。

“那可太好了,老趙,你可真是幫了我大忙了。”

說話的工夫,戰場已經徹底打掃完畢,看著繳獲得各項物資,又是一次大豐收,孔捷大手一揮道:“這地方畢竟還是鬼子的底盤兒,不宜久留,立刻撤離,返回根據地!”

隊伍很快踏上歸程,四輛卡車主要用來運載這次繳獲的各項裝備和物資。

學生和傷員也上了車,其他的戰士們則是小跑著跟著卡車,孔捷一向以身作則,自然也不例外。

隊伍徹底脫離敵占區,抵達獨立團的遊擊範圍之後,孔捷這才鬆了口氣。

有驚無險的一段旅程,總算是回來了。

臨彆的時候,學生領隊趙剛鄭重地朝著孔捷敬了軍禮:“孔團長,感謝您對我們這些學生的救命之恩,隻是眼下我們要立刻前往總部報到,就在此告辭了!”

孔捷笑道:“老趙,既然你人都都到了我們一二九師,還怕以後見不著麵嗎?你放心,冇準兒回頭咱倆就並肩作戰在一條戰壕裡了。”

其他的學生們也一個個與孔捷告彆,倒是手裡的武器有些捨不得放下。

孔捷笑道:“同學們,以前在學校裡,你們拿的是筆桿子,所以筆桿子不能放下。現在到了前線抗戰,你們就得拿起槍桿子,這槍就是你們的命,是你們的老婆,想我們獨立團為什麼一個個戰士都打著光棍呢?那就是因為咱們手裡有槍有老婆了,誰還想著那事兒呢?你們手上的槍,就當是我送給大家一起抗日的老婆了。”

學生們:“……”

這孔團長還真是有趣,打仗厲害,殺起鬼子來不眨眼,開玩笑更是一把好手。

大家笑作一團,相互揮手作彆。

孔捷最後叮囑趙剛,“老趙,情況我路上也都說給你了,關於這鬼子特工隊的彙報檔案,就麻煩你了。”

“好,請孔團長放心,我會把這事記在心上的。”

“保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