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道:“這樣的隊伍,戰術思想其實並不算難,咱們中國古代的軍事思想,不管是《孫子兵法》、《六韜》,還是《三十六計》,都在這方麵很有體現。”

“特工隊直奔咱們大夏灣總部的斬首行動,正是擒賊先擒王,打蛇打七寸的道理。”

“而特工隊本身就是一個奇兵戰術。”

“隻是與古代不同的是,出現在咱們眼前的鬼子的特工隊,甚至包括我組建的突擊隊,這兩者都可以藉助咱們近代武器發展的優勢,配備遠超過常規作戰部隊的精良裝備。”

“還有一點,就是這特工隊隊員,本身比常規作戰士兵更高的軍事素養。”

“就拿我組建的突擊隊來說,所有成員都是從全團挑選出來的拔尖的戰士,另外,我給他們配備了全團最精銳的武器,最充足的彈藥,就連夥食方麵,為了滿足訓練的消耗需求,我甚至都給他們開小灶。可以說,我是在拿全團的資源培養他們,所以纔有了眼前不到三十人的獨立團突擊隊。”

“對於突擊隊隊員的要求,毫不誇張的講,我需要他們每一個人都能以一擋十。”

趙剛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突擊隊他是見過的,那一身的製式裝備,大部分都是從這鬼子特工隊身上繳獲的。

相比於常規的戰士,每人可能發不到十顆子彈,突擊隊的裝備上的確精良了太多。

另外,趙剛方纔所看過的《特工隊新兵訓練手冊》上的內容也讓他心驚。

先不說各種訓練項目的新奇性、係統性、實用性,僅僅是那訓練強度,常規作戰部隊看上一眼,估計都要倒吸一口涼氣。

如此高強度的軍事訓練,如果能夠成功的訓練出來,這些士兵的確會比常規作戰部隊的士兵強悍太多。

“所以說,類似於鬼子的特工隊,還有老孔你的突擊隊,想要組建訓練出來,需要兩大前提。”

“一個是足夠強度的軍事訓練,包括軍事基礎訓練與各種特種作戰戰術訓練。另一個就是武器裝備的配置上,必須能夠保證這支人數並不算多的精銳小股作戰部隊,在發動突襲的時候,能夠藉助裝備爆發出強有力的戰鬥力。”

趙剛分析道。

“完全正確。”孔捷笑了,“如果要稍微補充一下,還有一個前提——人員的選定。”

“並不是每一個戰士都適合搞這個特種作戰的,這需要聰慧的頭腦,機敏的反應,過人的體質,也就是說離不開天賦。”

“當然,如果具有鋼鐵般的意誌力,也足以克服不少問題,就拿咱們的戰士們來說,一個個不怕流血,不怕犧牲,更不怕艱苦,所以,想要在咱們的隊伍裡找到特種作戰的好苗子,稍微降低一些標準的話,倒是也不算太難。”

趙剛點了點頭,思索著孔捷所說的話語。

從團部離開的時候,趙剛有些感慨,不管是眼前的孔捷,還是和他不太對付的李雲龍,這兩位老團長可都是身經百戰的鐵血將領。

經過方纔與孔捷在軍事領域的探討,趙剛這纔在感慨中發現。

這些戰鬥在一線的老同誌,不僅具有抗戰殺敵的豐富實戰經驗,在軍事領域上的見識同樣獨到。

………………

下午。

旅長送去的兩支騎兵連隊伍回來了,當然,戰馬都不見了蹤影,隻剩下負責護送的二營長沈泉等人。

李雲龍可冇敢跟著去,就怕到了旅部,再被旅長扣下,臭罵一頓。

回團部覆命的時候,二營長沈泉倒是另帶了一個人。

“報告團長,我回來了,二百多匹戰馬全部送到了旅部,一匹不少地交給了旅長!”

“對了,團長,這位是旅長給咱們獨立團分配下來的騎兵連指導員陳大連同誌。”

沈泉話音落下,他身旁的漢子當即踢正了腳步,衝著孔捷敬禮道:“陳大連向您報到,團長同誌,請指示!”

孔捷笑著將手中早就準備上的涼開水遞了過去,道:“大連同誌,你可彆客氣,到了咱這獨立團,你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到了我這團部,你就是回了自己的家了。”

“瞧瞧,早給你倒好的開水,這會兒剛好涼了,喝著溫度適宜,正好解渴,你先彆急著講,喝兩口再說。”

“是!”陳大連應了一聲,端起茶缸就灌了起來。

彆說,這天兒越來越熱,一路奔波,從旅部走過來,嗓子的確快冒煙兒了。

陳大連仰著脖子灌水的時候,孔捷這纔開始細細的打量眼前這位騎兵連的指導員。

要說長相上的特點,極其明顯——臉長!

好傢夥,這張臉是汗珠子從腦門兒滑到下巴,得用好幾分鐘的那種,都快比上戰馬的大長臉了。

這老兄要是往馬廄裡一站,隻露出個臉來,估計是人臉還是馬臉都分不出來了。

當然,說法有些誇張了。

孔捷笑道:“大連,你也是紅軍方麵的老同誌了,聽說以前是紅一軍騎兵偵察連的?”

陳大連連忙放下水缸,挺直了身子回答道:“報告團長,是的,我那時候參軍起就在紅一軍的騎兵偵察連,後來乾的是偵察連的副排長。”

“好啊,有經驗,還是騎兵偵察連方麵的老同誌了,這麼說,我獨立團的騎兵連,我也能放心交給你了!”

“是,請團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大臉……大連,咳咳!”

“團長,您直接叫我大臉吧!或者陳大臉,馬臉陳都行,同誌們都這麼叫的。”

“這次來咱獨立團,旅長是這樣給我送彆的:陳大臉,你是當年紅一軍騎兵偵察連為數不多的老人了,去了獨立團給我好好乾,乾出彩來,才能對得起你這張穩吃四方的大臉!”

趙剛:“……”

沈泉:“……”

乾咳了兩聲,孔捷繼續道:“大連,提前和你說說情況,咱們獨立團的這支騎兵連,實際上到現在為止成立還不到兩天,是幾天前才從萬家鎮的偽軍手上繳獲的戰馬,裝備上也都是才配備的。”

“騎兵連連長孫德勝,曾經參加過中原大戰的老兵了,從石友三的部隊投誠過來的,騎兵作戰上冇得說,馬術精通,騎射過人,練新兵的本事更是不小。”

“隻是這孫德勝讀的書少,又是個粗人,戰場裡廝殺慣了,性子耿直,說話喜歡直來直去,稍不留神就會罵娘。”

“你這次去騎兵連,和孫德勝相互配合工作,一些小的矛盾和摩擦,因為性格的原因怕是難以避免,你可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陳大連鄭重道:“那有啥說的,請團長放心,不管孫連長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就算是塊冰冷的石頭,隻要能夠一心打鬼子,把咱騎兵連的戰鬥力帶出來,咱也給他捂熱乎嘍!”

說罷,陳大連告彆孔捷,找了戰士幫忙帶路,去騎兵連連部報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