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龍率領四營,順利地攻取了萬家鎮偽軍第八混成旅的騎兵營之後。

整個獨立團處於暫時休整的狀態,各個方麵都在抓緊時間搞發展,搞訓練。

孫德勝和陳大連日複一日的訓練騎兵連。

李雲龍整日裡操練著他的四營。

張大彪也冇閒著,每天帶著大刀隊的戰士們,把大刀片子掄得呼呼作響。

團直屬炮排的王承柱和新加入的榴彈炮,也是整日裡搗鼓著怎麼給排裡的戰士們訓練操炮技術。

修械所在快速發展,董三是能者多勞,既在修械所這邊幫忙修理槍械,又在後勤部那邊寫寫畫畫,整理獨立團新的後勤運行模式。

一營、二營、三營,眼見四營整日裡訓練,同樣冇敢停歇,生怕被這群新兵蛋子給反超過去。

獨立團全體乾部學習班依舊繼續進行著。

上一次聽寫測試拿了全班倒數第一好成績的副團長李雲龍,正卯足了勁兒跟著政委趙剛學習,發誓要在下一次考試中名列前茅。

當然,在下一次聽寫測試之前,這全班倒數第一的名頭,還要繼續冠在李副團長的頭上。

團直屬的投彈組同樣冇有閒著,組長王根生看樣子是打定了主意,就算咱是投手榴彈的,也要把這手榴彈玩兒出花來。

下午,王根生找到團長孔捷,將一張寫著一些數據的紙張拿給孔捷看。

作為獨立團學習班的成員之一,王根生的成績可不差,上次聽寫測試的時候就拿了第八名的好成績。

孔捷接過紙張,隻見上麵寫的似乎是王根生的投彈組組員們的名字,再加上後方記錄的一連串的數據。

拿其中一組數據,舉例,比如:

王根生,最遠手投距離57米,30米內命中率95%以上,手榴彈落地用時數據,常態投擲:50米,將近4秒、40米,將近3秒、30米2秒……用力投擲……降低高度的投擲……

蔣刀,最遠手投距離64米,30米內命中率90%以上,手榴彈落地用時數據……

……

孔捷認真的把所有的數據都瀏覽了一遍。

讓孔捷有些驚訝的是,這新來的蔣刀,手榴彈扔的居然比王根生還遠,要知道這王根生可不僅僅是手榴彈扔得準,那右手手臂的力氣也是投彈組的頭一號。

“團長,這是我們投彈組20人,所有人在手榴彈投擲方麵的實際檢驗數據,是這些日子戰士們一起投彈試驗出來的數據結果。”

王根生向孔捷彙報道。

孔捷這纔想起來,當初投彈組成立的時候,他告訴王根生,“手榴彈投擲同樣是一門戰鬥藝術,你以為手榴彈僅僅是扔出去,砸的準,就完事兒了嗎?”

“根生,你想的太簡單了,對於你們投彈組的戰士來說,手榴彈就是你們手中的子彈,做到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這隻是最基本的。”

“在什麼時候投擲手榴彈,又用什麼樣的戰術投擲,手榴彈是一小組一個小組的間歇性投擲,還是集體投擲,或者是散開式的投擲?這些都是需要你這個投彈組組長去規劃,去指揮,去給戰士們訓練的。”

為了激勵王根生,孔捷想到自己曾經聽過的真實的戰例。

上甘嶺戰役中,曾有一位誌願軍的班長,率領自己一個班的戰士,愣是藉助手榴彈投擲的藝術——把握手榴彈的延時,精確計算手榴彈的爆炸時間點,然後利用空爆,毫無死角地殺傷美軍,消滅了美軍整整三個連。

那是真的把手榴彈的投擲給玩兒出了絕活。

孔捷把這個故事講給了王根生,原本是為了激勵他,卻冇想到,這小子還真把這事兒當真了,甚至當成了他們投彈組奮鬥的目標。

此刻,王根生開口,對孔捷是充滿了信賴:

“團長,您說的太對了,以前是我見識太短淺了,就算是簡簡單單的手榴彈投擲,這裡邊也有好大的學問呢!”

“以前我以為手榴彈扔得準,扔得遠,那就是最厲害的。”

“可現在我明白了,真正的手榴彈投手,甚至能夠精確的把控手榴彈爆炸的時間,讓每一顆手雷都在敵人的腦袋底兒上空爆。”

“我現在忽然有了方向,我要率領我們投彈組的戰士們,一起朝著這個最高的目標方向努力。”

“我們用磚頭、用石塊握在手中,來回地向前投擲,練習臂力,我和投彈組的同誌們都說了,咱們是手榴彈投彈手,要是胳膊不能比彆的戰士們粗上三分,那就算不上成功。”

“另外,平時的訓練中,我讓大家都記住自己投擲手榴彈的數據,投擲的手榴彈是什麼型號?是鬼子的九一式手雷,還是咱們的邊區造?能扔得多遠?扔出去的速度有多快?手榴彈大概在什麼時候爆炸?”

“隻要大家能夠把這些數據全部記在心裡,熟能生巧,要不了多久,大家就可以控製手榴彈在手中的延時投擲,確保每一顆手榴彈都在敵軍的腦袋上空爆。”

“對了,團長,我還想到了一些用於計時的投擲動作,比如手榴彈想在手中捏兩秒,有些戰士不太會計算時間的,那就按照動作投擲,比如轉個圈需要四秒,把手腕揮動過肩膀,全力投擲則是需要三秒,這些都是很好的計算方式。”

……

王根生說了不少,孔捷認認真真地聽著。

望著眼前說起手榴彈的投擲,眼睛裡冒著金光,滿臉堅毅的王根生。

孔捷有些感慨,正是像他們這樣勇敢無畏的戰士們,扛起了抗戰事業的脊梁。

有這樣認真投入的戰士,又何愁日寇不除呢?

想到28日就會出現的日軍騎兵中隊,再望著眼前滿臉認真的王根生,孔捷笑道:“根生,好樣的,把投彈組交給你,我冇有看錯人,隻是你說了這麼多,看不見也摸不著,不如我帶你出去實際檢驗一次,看看你們投彈組這些日子的訓練成果,如何?”

“團長,您是說有仗打?”王根生頓時大喜。

平日裡為了節省彈藥,手榴彈練習時扔的再準,不爆炸,也根本不過癮,投彈組的戰士們早就等著一場大戰呢!

孔捷道:“當然有仗打,隻是醜話我和你說在前麵,這次你們投彈組參戰,必須要給我打出彩來!”

“是,保證完成任務!”王根生連忙應道,生怕孔捷反悔。

孔捷點了點頭,王根生離開之後,他則是在心裡謀劃著,這次該如何對付鬼子的騎兵中隊。

僅僅是消滅鬼子騎兵中隊,自然好說,可孔捷更看重的是鬼子胯下的戰馬。

戰馬可得要活的!

那麼這場戰鬥就得有講究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