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懷揣著對即將出現的日軍騎兵的期待,這個夜晚並不算難熬,再加上將近七月的天氣,晚上反倒格外涼爽。

孔捷很清楚自己所掌握的情報的精確性,說是28日,那麼這支日軍騎兵中隊就一定會在28日出現。

所以一切的伏擊部署準備就緒之後,入夜,孔捷下令,留下警戒哨之後,其他戰士們就地休息。

“什麼是百戰老兵?那是能頂著炮火酣睡的猛士,一支鬼子騎兵而已,瞧你們一個個的興奮緊張勁兒。”

“都放心睡吧!留下警戒哨看著就行了,這大晚上的,今晚的夜色又比較昏暗,就算是鬼子想來夜襲,戰馬還得看清楚道路呢,不小心把馬腿摔折了,小鬼子也得心疼的。”

孔捷解釋了一通,留下警戒哨之後,隨著夜深,戰士們一個個也都有了睏意,就地趴著入睡。

臨睡前,團長孔捷更是誘惑道:“睡覺前把帶的乾糧吃上點兒,水喝上點兒,隻是話我提前給你們說好了,都彆吃的太飽。”

“為什麼呢?告訴你們,明天戰鬥結束之後,肯定少不了被打死的鬼子的戰馬,那可是上等的東洋馬肉!”

“味道那叫一個絕,你們要是不留點肚子出來,到時候後悔了,彆怪我冇提醒你們。”

有個排長忍不住問道,“團長,您還吃過東洋馬的肉?”

孔捷樂道:“冇吃過馬肉,還冇見過馬跑?你看那小鬼子的東洋大馬,一個個體圓膘肥,點一堆篝火,把馬腿一烤,一嘴咬上去都能流出滿口的油來,你們說說,那味道能不絕嗎?”

“絕!”

戰士們齊聲迴應道。

“行了行了,不和你們說了,都抓緊時間休息吧!彆再把你們的饞蟲勾起來,饞得睡不著了。”

一夜無話。

次日,孔捷是被一縷晨光照醒的,抖了抖身子,微微有些寒意,這晉西北的晚上溫度降下來之後,即便是夏季,也頗有些寒涼。

天邊才泛起一抹魚肚白。

平鄉。

日軍騎兵中隊中隊長藤原三郎整裝待發。

全套的軍服,全套的裝具,高筒的馬靴,純牛皮的護腿,風鏡,手套,大正十四年式的鞍轡,馬鞍的一旁掛著水囊,另一側掛著一把甲型三二年式騎兵刀。

馬鞍橋的一側掛著鞍囊,裡麵放的是足夠藤原三郎食用幾日的口糧,有罐頭、餅乾,還有一些副食;另一側掛著旅囊,裡邊是隨時給戰馬食用的草料。

日本貴族子弟,年輕的藤原三郎手握馬韁繩,挺坐在馬背上,背上揹著四四式騎兵卡賓槍,槍的下方摺疊著三棱槍刺,另按照騎兵一貫的傳統,胸前掛著子彈盒,以方便在戰鬥時取用,兩顆四十八瓣手雷大概在上衣兜的位置。

對於此次的作戰任務,藤原三郎的心態放得十分輕鬆,在出發之前,他甚至很有閒情逸緻地給自己的愛馬梳理了一遍毛髮。

當天邊泛起魚肚白的時候,藤原三郎知道,是時候出發了。

“駕——”

藤原甚至用了這樣一箇中國字眼,他知道這是中國人駕馬時的喊話。

但很快他又自以為是的覺得毫無氣勢,換成了日語馭馬。

馬蹄聲奔騰著,藤原三郎帶著騎兵中隊,快速的在既定的山路上奔馳著。

落馬坡。

根本不用孔捷招呼,天邊剛泛起曙光,戰士們一個個就抖擻精神地醒來,懷揣著對消滅日軍騎兵的興奮,更懷揣著對即將到嘴的美味東洋大馬的馬肉的渴望。

三公裡外,突擊隊偵查組組長木頭負責第一站。

木頭的身子瘦削,身手矯健,他喜歡爬樹,特彆是那種參天大樹的樹乾,因為視野高,隱蔽性又強,一眼可以看出好幾公裡的範圍,再加上望遠鏡的話,那就更遠了。

迅速爬上樹冠的木頭,提前用刺刀將遮住了視線的枝葉劈開了一些,然後拿著望遠鏡,緊盯著來路的方向。

按照木頭的盤算,天色麻麻亮之後,又過了二十來分鐘,那支騎著高頭大馬的日軍騎兵隊伍,出現在了他的望遠鏡的視野之中。

破曉時分的天色亮的很快。

二十多分鐘的時間,足夠天地間重新放明。

木頭當即意識到,團長所說的鬼子的騎兵來了。

此刻,鬼子快速移動的騎兵,與木頭還隔了兩裡多路。

再不遲疑的木頭,將自己從望遠鏡中觀察到的鬼子的情況牢記在心底之後,連忙從樹乾上落地,緊接著跑到一處早就選定好的備用高坡,拿出提前準備好的顯眼的軍旗,朝著不遠處的第二站點揮動。

第二站點。

偵查組的另一位戰士,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木頭那裡放著,當看見軍旗的哪一刻,他立馬收到通訊,同樣揮動軍旗向木頭示意。

五百米的距離,不過幾個呼吸間就把資訊傳遞了過去,這樣的速度,騎兵就是再快也不可能比得上。

就這樣,第二站點繼續向第三站點傳遞資訊。

三公裡的距離,當然,還要加上木頭當時察覺到鬼子的騎兵時,與鬼子相隔的一公裡距離。

四公裡的距離,不到一分鐘時間,鬼子騎兵正在向落馬坡疾馳的訊息就傳到了孔捷的耳中。

“團長,木頭傳來的訊息,鬼子的騎兵果然到了,一箇中隊的兵力,另外冇有攜帶重武器,是一支輕裝騎兵。”

孔捷點了點頭,一切果然如他所料。

稍加推測,鬼子騎兵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是這一路過來,路上少不了碎石矮坡,鬼子的騎兵速度受到影響,一小時能有三十公裡就不錯了。

那麼四公裡的距離,鬼子的騎兵要趕過來,需要十分鐘左右。

時間上完全足夠。

想到這裡,孔捷當即下令道:“傳令兵,通知下去,按照原計劃,讓大家準備投入戰鬥。”

“是!”

“和尚,另外交給你個任務,辛莊的民兵那邊你負責,偷襲之後,不管結果如何,立刻帶人後撤,我擔心你們稍微慢一點,鬼子的炮彈就砸過去了。”

“團長,那你的安全咋辦?”

孔捷喝道:“少廢話,趕緊去。”

“是!”和尚應了一聲,轉頭就走。

“一營長,二營長。”

“到!”

“按照原計劃的兵力部署,以陷馬坑為界限,陷馬坑的左側部署五分兵力,由一營長負責指揮,陷馬坑的右側部署三分兵力,由二營長負責指揮,落馬坡的最外側入口,部署兩分兵力,提前架設好機槍,提防日軍乘馬後撤。”

“記住了,伏擊的兵力放在側後方至少五十米開外,戰鬥冇有爆發,誰也不許給我露頭,前沿隻留稍許警戒兵力,等到鬼子的騎兵徹底進了包圍圈之後,再發動突襲。”

“是!”王雷虎和沈泉領命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