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點左右。

九連長朱武和指導員李文傑帶著九連主力,摸到了小同路中段附近。

另外,朱武分彆安排了兩個加強班,負責在前往小同路的道上埋設地雷,阻擊日軍可能出現的援兵,為進攻小同路爭取時間。

小同路其實是條山路,原本在路的兩側都是土坡,土坡上植被還很多,再加上現在是夏季,本應該是枝繁葉茂。

可人家小鬼子也不傻,準備在小同路中段修建據點的時候,就提前清掃過射界,把兩側土坡上的植被砍了個一乾二淨,又怕土坡太高,遮掩視線,甚至還拿炮彈把土坡炸平了一些。

光禿禿的土坡,但凡有人摸上去,第一時間就能被據點裡的鬼子哨兵發現。

一旦暴露,鬼子架設在外圍防禦工事上的三挺輕機槍,可絕對不是擺設。

那三個機槍手,更是清一色的留著衛生胡的鬼子,看年歲,絕對是老鬼子,老鬼子的槍法,那可不是吃素的,毫不誇張地講,甚至接近王喜奎的水平。

鬼子是把精銳安排在了機槍工事上。

對於朱武等人而言,最困難的就是如何接近日軍的據點。

隔得太遠,鬼子藉助據點防禦工事作為掩護,再加上彈藥充沛,九連這邊傷亡無法避免不說,還未必能攻的上去,再加上費時費力,說不定鬼子的援軍就到了。

這可怎麼辦呢?

意識到情況棘手的朱武,苦思冥想著破敵之策,忍不住地揪著自己的頭髮。

不遠處,鬼子的外圍機槍工事後方,偽軍們還正在乾活,用磚石加上水泥之類的,正在修建據點裡的平房。

在小鬼子的監工下,這些偽軍們倒是乾得很賣力,據點裡已經修好了兩座平房,現在正在修第三座。

也難怪朱武有些著急,按照偽軍們施工的進度,要不了多久,整個據點就修建完畢了。

這些平房建好之後,可以作為據點裡日偽軍的宿舍,再加上後方定時的物資供應,日偽軍可以在這樣的據點進行長期的駐守。

另外,平房的頂端還可以架設機槍,為日偽軍的據點提供居高臨下的火力。

要不是這小同路有些窄,位置不夠,朱武懷疑,小鬼子甚至還會在據點兩側修建炮樓,到時候整個據點的防禦力量就會更加穩固,再想拔除據點可就更難了。

“連長,咱們連不是還有兩具擲彈筒嗎?繳獲的炮彈裡還有煙霧彈,要不咱們用擲彈筒朝著鬼子的據點發射幾枚煙霧彈,趁著煙霧把鬼子的據點遮住之後,咱們直接發動進攻?”

一排長建議道。

朱武捏了一撮乾土,從空中散落之後,乾土迅速地斜向飄散。

“笨,看到了吧?這小同路區域總是颳著大風,再加上咱們的煙霧彈也不多,衝鋒距離又隔的這麼遠,咱們衝不到兩百米,據點裡的煙霧差不多就被風吹散了,到時候咱們豈不是成了活靶子?”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連長,那咱們得怎麼接近據點啊?”

一旁的李文傑突然說道,“老朱,我倒是有個法子。”

“哦?你說!”

李文傑道:“單純的煙霧彈的確,是達不到效果,但是咱們可以配合進行。”

“這大同路上也有過往的百姓,鬼子在這裡修建據點,一來是切斷咱們根據地與根據地之間的聯絡,二來也是為了扣押百姓們暗中送往咱們根據地的物資。”

“小鬼子也很精明,懂得不涸澤而漁的道理,所以他們會剝削來往的百姓,卻不會輕易傷害他們。”

“這倒是給了咱們機會,咱們可以找一些同誌裝扮成農民,然後再從根椐地牽兩頭羊過來,差不多正午的時候出現在據點,就偽裝成放羊的百姓。”

“日偽軍中午正是饑餓的時候,看到咱們趕過去的羊,注意力多半都在羊身上,應該不會懷疑咱們的身份。”

“咱們偽裝過去的同誌不用太多,多了容易引起日偽軍的懷疑,隻要他們能夠順利接近據點,然後發動突襲,率先乾掉鬼子的機槍手。”

“對咱們最大的威脅也就冇了。”

“偽裝過去的同誌得手之後,後方同時動手發射煙霧彈,藉助煙霧的遮掩,和已經接近據點的戰士們的掩護,主力部隊同時發動衝鋒,然後再一舉拔除據點!”

“妙啊!”一排長已經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心底則是感慨,咱們九連這位指導員還真不是吃素的。

朱武同樣對李文傑刮目相看,當即點頭道:“好,就這麼乾,文傑,那咱們就把隊伍分為三部分,一部分偽裝百姓,接近據點之後率先乾掉鬼子的機槍工事,第二部分由我負責,率領主力發動衝鋒,你就負責第三部分,提供煙霧彈的掩護,後續再提供擲彈筒火力。”

“好!”李文傑應道。

戰士們回根據地拉羊的時候,朱武和李文傑閒聊之中很是感慨,“老子就說嘛!團長知道咱的脾氣,給咱派來的指導員,那肯定不是孬種,就今天這場指揮過後,我看咱們九連誰還敢不服咱指導員的!”

“你們我不知道,反正我服了,心服口服。”二排長連忙表態,眾人忍不住低笑起來。

朱武繼續安排道:“就像指導員說的,偽裝成百姓的人數不能太多,另外必須各個都是好手,畢竟能接近據點的就隻有他們,能不能第一時間打掉鬼子的機槍手,就看他們的了。”

“三排長,你負責選人,加上你在內,一共六人,步槍是肯定不能帶的,我把乾部們的配槍都給你們集中過來,每人一把駁殼槍,你們的任務隻有一個,成功接近據點之後,第一時間打掉鬼子的機槍手,然後儘可能的殺敵。”

“是,連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行動的時候都小心點,把手槍藏好嘍,彆再露出了什麼破綻,讓鬼子、偽軍發現,另外暴露之後都機靈著些,第一時間找到掩體,彆成了鬼子、偽軍的活靶子。”

“是,連長,你就放心吧!”三排長應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