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第二次聽寫測試的成績單發下來了。

李副團長進步不小,和上次相比,足足進步了十五分,也就是三十五分。

名次記不清楚了,反正在倒數第一和倒數第十的範圍之內。

用事後老師趙剛的話說,“老李,你也彆捂著個臉覺得丟人了,你覺得丟人,我這個當老師的還覺得丟人呢!”

“你說那些字我也教了你那麼多遍,你也寫了那麼多遍了,平時都寫的好好的,這次我刻意照顧你,還多挑了一些我覺得你會寫的字,結果怎麼樣呢?就寫對了七個,你到底是怎麼學的?”

李雲龍也覺得很丟臉,哭喪著臉道:“老趙,你就彆罵了,我心裡也不好受,擱你這兒捱罵,比旅長罵老子還難受呢!我老李也是要臉的。”

趙剛剋製著自己平靜下來,“好,老李,進步慢一點兒沒關係,隻要你肯學,咱們慢慢來。”

李雲龍點了點頭,這回也不好意思再鬨騰了。

老李唯一疑惑的是,“老趙,我總覺得有點兒不太相信,他老孔又拿了第一名了?”

趙剛道:“是的,二十個字,老孔全部寫對了。”

“我不信,我看看。”

李雲龍接過孔捷答題的紙張,從頭看到尾,不說話了,這些字有些他可能想不起來怎麼寫,但認識是肯定認識的。

孔捷正確的書寫,立馬勾起了李雲龍的回憶,果然,半個錯字冇有。

“他孃的,老孔這小子冇比老子有文化多少,當年扁擔倒了,老子不知道是個一字兒,他老孔照樣不知道,他咋就進步這麼快呢?”

李雲龍十分鬱悶。

搞得咱老李都有點兒懷疑自己學習的天分了。

趙剛其實也有些驚訝,孔捷也會經常寫錯字,可孔捷寫的錯字看起來怪怪的,倒也像是個字,他稍微提醒之後,孔捷很快就能改正過來,下次還不會寫錯。

如果說,教李雲龍要用十遍甚至二十遍三十遍的工夫,教孔捷,隻需要一兩遍就成。

孔捷是趙剛帶過的最優秀的學生。

這話可能真不是說笑。

趙剛發誓,自己從冇有見過如此聰慧的學生,他甚至有些懷疑,孔捷以前是不是上過學,可一切的履曆都表示,孔捷和李雲龍一樣,壓根兒冇讀過什麼書。

也難怪李雲龍備受打擊了。

至於這次聽寫測試,進步最大的當屬九連長朱武。

上次聽寫測試,九連長排在八十四名,名次很靠後。

可這一次,朱武的名次居然足足提升了五十多名,得了七十五分的好成績。

趙剛發測試成績的時候,可是把朱武好好地表揚了一番。

而朱武呢,回到九連駐地,二話不說,提著酒瓶子就去找指導員李文傑了。

結果找了一圈冇找到人,“指導員呢?你們誰看見指導員了?”

有戰士回答道,“連長,指導員找戰士們聽故事去了。”

“聽故事?”

“是啊,這些日子指導員冇事兒的就換通鋪,晚上還和戰士們聊天,聽戰士們講故事,講大家以前經曆的事兒,發生的事兒啥的。”

朱武點了點頭,有些納悶兒,這些故事有什麼好聽的?

“行了,回頭見了指導員,你幫我說一聲,就說老子請他喝酒。”

“是!”

……測試成績發完,有人歡喜有人愁,這次最後幾名並列倒數第一,倒是多了一個孫德勝。

“孫連長,你這成績可不行呀!咱們獨立團現在人人學文化,這冇文化的可要被笑話,要不你把你騎兵連的戰馬借我幾匹用一段日子,我給你輔導輔導?”八連長開口道,他可是眼紅騎兵連的戰馬好久了。

孫德勝哼了聲,問道:“你借戰馬做什麼?”

“拉裝備,拉物資呀!有了戰馬,那可省工夫多了。”八連長說道。

“不借!”孫德勝一口回絕。

“你……”八連長噎了下,有些惱道:“你們騎兵連那麼多戰馬,借我個七匹八匹的又不礙事,平日裡你們騎兵連的那些戰馬,好多時候吃的青草,還是我們連幫著給割的呢!”

“你們騎兵連倒好,團長當寶貝似的捂著,夥食上還給特彆的供應,裝備上也比其他的連多,就連子彈,每人都多發十顆,就這還不算,整日裡除了訓練和休息,彆的什麼都不乾,這餵養戰馬的青草還得其他連幫著動手去弄,你們騎兵連就比我們寶貝些?”

孫德勝脾氣火爆,懶得多做解釋,“命令是團長下的,有能耐你問團長去。”

八連長道:“我不敢問團長,但我就是不服,不錯,咱們獨立團有特殊待遇的不止你們騎兵連,突擊隊那塊兒比你們騎兵連的待遇還好呢!什麼裝備都是優先配備,可戰士們冇有不服氣的,為什麼?那是人家突擊隊真刀真槍地打出來的。”

“從長坡據點開始,到這一路打過來,人家突擊隊立了多少戰功啊!”

“在咱們獨立團,能加入突擊隊,那可是最大的榮耀。”

“可你們騎兵連憑什麼?我就想不明白了,現在是機槍大炮的年代,難道還靠著你們騎兵連朝著鬼子衝鋒不成?”

“浪費了這麼多的裝備和物資,結果一個衝鋒就打冇了,還不如早點兒把馬借給我用來拉貨呢!”

要說八連長這嘴的確夠損的,其實這段時間關於騎兵連的風言風語真不少。

戰士們都說了,騎兵連個個都是寶貝,人是寶貝,馬是寶貝,據說連一支槍,一把馬刀,那都是寶貝。

訓練的時候一日三餐供應上。

戰馬的餵養團長都專門安排了彆的連負責,隻要求騎兵連能夠最快訓練出來。

裝備上更是格外加強,步兵連的戰士們冇有不眼紅的。

另外,團長還親自下了命令,騎兵連暫時不參與獨立團任何形式的軍事作戰。

隻管搞訓練就是了,伏擊作戰什麼的都不用參加。

這份待遇簡直了。

乾部們的想法大多和八連長一樣,都認為團長這麼寶貝著騎兵連,騎兵連將來也未必能對得起團長的這份信任和付出。

所以,這段時間,孫德勝肩膀上的壓力是很大的。

對此孫德勝雖然鬱悶,卻也無可奈何,隻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騎兵連的訓練之中,練的騎兵連的戰士們是叫苦不迭。

“老子再說一遍,我騎兵連的騎兵是用來衝鋒陷陣,殺鬼子的,不是用來給你拉貨的,你要是借我的戰馬去殺敵,老子二話不說,可你要是借老子的戰馬來拉貨,那想都彆想!”

火氣沖天的孫德勝甩下一句,直接丟下了八連長大步離開。

八連長也是惱火,衝著孫德勝喊道:“孫德勝,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帶著你的騎兵連打一場大勝仗,老子纔算服你!”

“和我發脾氣有什麼用?有本事你衝著小鬼子撒氣去!”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