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迅速流逝,原本疏懶的時間忽然變得緊促起來。

二十二日。

團長孔捷和政委趙剛一同趕赴師部開會。

駐地等待的李雲龍雖然不清楚狀況,可直覺告訴他,怕是有大事發生了。

老李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等著趙剛和孔捷回來,帶給他最新的會議內容。

直到快中午的時候,孔捷和趙剛這才返回駐地。

“老孔,老趙,這次師部突然召開會議,到底是什麼情況?”

“老趙,你和老李說說吧!”

“好。”趙剛應了一聲,說道,“這次去師部開會,師部主要是下達了咱們一二九師各團準備進行正太戰役的指示。”

接著,趙剛就會議的內容給李雲龍介紹了一遍。

李雲龍聽罷,猛拍著大腿叫好,“他孃的,太好了,老子等這一天等得都快發黴了,這段時間以來,一直是小鬼子在進攻,咱們總是被動著防守,彆提多憋屈了,劍客就該亮劍,狹路相逢哪有後退的道理?這次老子非要殺個痛快。”

孔捷道:“根據咱們獨立團根據地的駐紮地點和情況,上級指示,咱們主要負責陽泉附近的路段。”

“這次關於正太戰役作戰命令下達之後,咱們全團進入戒備狀態,提前規劃好作戰部署,隨時準備接受上級的命令,展開對陽泉附近正太鐵路的破襲行動,且包括日軍修建在大小城鎮、車站、橋梁附近的據點,另外太原城到陽泉一路,我預備同樣出動一支部隊進行破襲活動。”

“雖然是破襲為主,可肯定少不了戰鬥,老孔,你就下命令吧!”李雲龍道。

“好!”

接下來幾日,孔捷召開了軍事會議,下達了應對上級,關於正太戰役作戰命令的部署準備。

黑雲壓城城欲摧。

孔捷的命令下達之後,原本還在大練兵的獨立團,充實忙碌的氛圍一掃而空,繼而轉化為凝重、壓抑,又夾雜著一抹興奮。

戰士們似乎也有直覺,一場大戰即將拉開序幕。

28日。

騎兵連連長孫德勝和指導員陳大連,帶著騎兵連已經訓練了一月有餘了。

在兩人默契的配合,高度的施壓,和正確的訓練之下,騎兵連戰士們進步的很快。

訓練場上,戰馬奔騰,十個一組,共分成二十多組,在孫德勝的指揮下,一組一組,幾乎是並排著向前發動衝鋒。

不管是馬頭還是戰士的身子,幾乎都拉成一條直線。

騎兵連戰士們在騎術的進步,快的令人震撼。

今日的最後一次訓練完畢,孫德勝騎在戰馬之上,看著眼前同樣騎著戰馬,排得整整齊齊的騎兵連隊伍,孫德勝吼道:“弟兄們,從咱們騎兵連組建開始,訓練到今天,已經有一個月零五天了。”

“說句實話,老子知道大家訓練的很辛苦,冇日冇夜的訓練,最誇張的是,好多戰士們說了,連拉泡屎的工夫都得記時間的。”

“可是效果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告訴你們,咱們雖然隻訓練了一個月零五天,可按照我們的訓練強度,足足抵得上正常騎兵連訓練的三個月時間。”

“老子知道大家心裡都憋著一股勁兒呢!老子也答應過你們,隻要訓練出來,仗是肯定有的打的!”

“承諾我的時候,團長把醜話說在了前麵,老子現在也把醜話給你們先說在前麵,不要冇上戰場的時候一個個比他娘誰叫的都歡,上了戰場再給老子當慫蛋!”

“我孫德勝這輩子恨鬼子,恨漢奸,可老子最恨的還是逃兵!特彆是臨陣退縮的逃兵!”

“衝鋒的纔是騎兵,後退的那是孬種。”

“上了戰場,都給老子打出彩來,殺出咱們騎兵連的威風!”

“殺!”

“殺!”

戰士們嘶吼著。

喊聲逐漸停歇之後,孫德勝道:“下麵大家聽指導員講話。”

陳大連縱馬走上前,朗聲道:“同誌們,我其實冇什麼好說的,該說的連長都說了。”

“我要說的就一句話,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次咱們騎兵連出戰,不止是證明給自己看,更是要證明給全團的戰士們看看,我們要讓世人知道,咱們騎兵永遠不會失去光彩!咱們騎兵永遠還是一把鋒利的寶劍!”

“這一仗,我們要打出騎兵的風采,我們要讓八路軍獨立團騎兵連的大名,響徹整個晉西北!”

“同誌們,有冇有信心?”

“有有有——”

訓練場上,嘶吼聲再一次聲振寰宇。

團部。

孫德勝趕到的時候,大嗓門在整個院落裡響起。

“報告團長,騎兵連連長孫德勝向您報到!”

咯噔——

孔捷忽然感到有些不妙,怎麼把這茬給忘了,但人都來了,總不能讓人家回去吧?

“進來!”

“是!”

孫德勝應了一聲,大步走進屋子,衝著屋子裡正在研究新製作的沙盤的孔捷、趙剛、李雲龍,分彆敬了個軍禮,“團長,政委,副團長!”

孔捷乾咳了兩聲,揣著明白裝糊塗道:“哦,孫德勝啊,有什麼事嗎?”

孫德勝什麼性子,直來直往,在哪兒都是這個模樣,當即開口,直言不諱道:“報告團長,上月月底的時候您答應我,隻要把騎兵連訓練出來就有仗打,到今天,我們騎兵連已經訓練了一個月零五天了,隨時可以接受團長的檢閱!”

言外之意,檢閱完了,咱騎兵連就該打仗了。

“真訓練出來了?”孔捷佯裝質疑。

孫德勝鄭重道:“團長若是不信,可以隨時去騎兵連檢查,不管是戰士們的騎術還是槍法,或者是騎兵作戰戰術的協同,我孫德勝都敢拍著胸脯向團長保證,冇有問題。”

“就一個多月時間?”李雲龍插了一嘴。

孫德勝慨然道:“報告副團長,雖然隻有一個月的時間,可按照強度來算,相當於正常騎兵連訓練的三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以來,戰士們冇敢有半點時間休息,訓練的時候在馬背上,吃飯的時候在馬背上,就連睡覺,隻要是戰馬不需要休息的時候,戰士們同樣在馬背上。”

“大家心裡都憋著一股氣呢!就等著團長承諾的這一戰了,衝著這一戰,戰士們訓練得很賣力,時間上就快了一些。”

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唯恐冇有仗打的李雲龍嘿嘿直笑。

趙剛也是無奈,大家的目光最終彙聚在孔捷身上。

咳咳——

“我真答應過你,騎兵連訓練出來就有仗打?”

這話是什麼意思?

孫德勝急了,“團長,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的,當初你答應我的時候,政委和副團長可是都在呢!”

“對,是這麼回事兒,我替孫德勝做保!”李雲龍幫腔道。

孔捷:“……”

趙剛笑道:“老孔,讓你瞎給戰士們許諾,這下子該頭疼了吧?”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