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從情況來看,李雲龍手頭隻有一個四營,而且才訓練了不久,這小子的胃口是不是有些大了?該不會是想一口吃下平鄉和小安鎮吧?”

旅長搖了搖頭,說道:“李雲龍還冇那麼大的胃口,另外這小子的性子我瞭解,平鄉冇什麼油水,駐紮的日偽軍倒是不少,費力打下平鄉,鬼子援軍一到,也根本冇有防守的軍事價值,這是冇吃著羊肉,還惹得一身騷。”

“所以鬼子就是把平鄉拱手相讓,李雲龍那小子估計還嫌咯牙!”

“明白了,旅長,您的意思是,李雲龍攻打平鄉就是個幌子,實際上他是想打小安鎮!”

“正解,小安鎮可是塊肥肉,另外按照咱們探查到的情況,平鄉的戰鬥發生,等到日軍的援軍趕到平鄉之後,小安鎮接著被偷襲,可見李雲龍是在平鄉虛晃了一招,騙走了鬼子的援軍之後,這才進攻小安鎮。”

“可真有這小子的。”

“小安鎮可不好啃,就看他李雲龍有冇有這副好胃口了!”

…………

晉綏軍三五八團駐地。

就在二十多分鐘前,楚雲飛收到訊息,八路軍部隊正在進攻小安鎮。

楚雲飛對此也有些納悶,這次八路軍的反攻來勢洶洶,訊息早就被四麵八方獲取。

第二戰區的晉綏軍長官司令部很快做出判斷,八路軍這是想破除以正太鐵路為主的交通線,打破鬼子對他們八路軍根據地的封鎖。

至於二戰區的態度,一向是利己而不顧他,自然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某些人是不是在暗地裡拍手稱快,那就無人得知了,對此有些無奈的楚雲飛也隻得苦歎連連。

楚雲飛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百無聊賴之中,藉助通訊兵傳來的前線八路軍作戰的訊息,在沙盤上進行軍事戰況分析。

不久之後。

通訊兵突然傳來訊息,“報告團座,我部防區外圍,發現日軍援軍,正在向小安鎮的方向支援。”

“經過小安鎮的部隊可探查清楚了?”

“是,已經探查到,好像是八路軍獨立團的隊伍。”

楚雲飛眉頭一挑,表麵上不動聲色,心底卻是心花怒放:

我楚某不惹小鬼子,小鬼子倒是自己送上門兒來了,蒼雲嶺戰役,自己還欠孔捷一份人情呢!

參謀長方立功哪不明白自家團長的心思,連忙說道:“團座,此事非同小可,這是八路軍與日軍方麵的決戰,長官部可是三令五申,咱們這次是按兵不動,絕不能引禍上身。”

楚雲飛沉默,他所信仰的軍人的骨氣,在長官部那裡他早就看透了,或許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東西。

利益和自私,是可以將周圍的一切,包括民族氣節、軍人之骨氣,甚至國家之命運,儘數拋卻的東西。

這在那些人眼裡纔是永恒的存在。

可楚雲飛隻是個底層的軍人,他又能做些什麼呢?他所能做的,不過是在小範圍內的憤懣和發泄罷了。

深明大義的話楚雲飛不想和方立功多說了。

乾脆來點直接的。

“立功兄,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自然不是想幫八路軍什麼,隻是,儘管長官部下了命令,咱們不得主動與日軍發生衝突,可眼睜睜地看著日軍的部隊,經過咱們的外圍防區,這似乎也說不通,至少明麵上咱們晉綏軍也是抗日的隊伍。”

“這樣,我不會主動與日軍開戰,隻是設下路障,讓日軍繞道而行,遠避開我三五八團的防區,這總是合理的吧?”

“團座……”

“好了,我知道立功兄的心思,你我總是心意相通的,就這麼乾了。”

“來人,傳令下去,防區外圍路卡加駐一個營的兵力,日軍抵達之後,請他們繞道離開。”

“是。”

方立功:“……”

我分明是想說,讓日軍繞路的話,鬼子想趕到小安鎮,還得多走上二十多裡路呢!最短的捷徑就咱防區這一條。

……

楚雲飛命令下達,一旁的參謀長方立功幾次張口欲言,卻又無話可說。

誰知楚雲飛這邊安排過一個營的兵力之後,轉過頭來又下令道:“通知炮營,隨時做好戰鬥準備,把進攻點給我鎖定在外圍防區的路卡區域。”

“是。”

方立功:“……”

“團座,這?”

“立功兄,有備無患嘛,萬一日軍主動開火挑釁,咱們總不能坐以待斃。”

方立功無言以對。

十多分鐘之後,日軍部隊趕到了,駐守路卡的晉綏軍的確按照團長楚雲飛的交代,讓翻譯官傳達了意思,請日軍繞行。

帶隊的日軍中隊長有些惱了,雖然上麵的命令是隻打八路軍,不打晉綏軍,可眼下支援小安鎮十萬火急,你三五八團倒好,故意在這兒找茬。

繞道走,那得多走二十多裡路,還得多花上一個多小時趕路呢!

鬼子中隊長忍著怒火和晉綏軍這邊兒乾涉,要求從防區借道,到了後麵,態度甚至有些強硬。

而三五八團這邊,楚雲飛特意派出的是他信賴的二營長,這二營長脾氣火爆,一點就著,眼見小鬼子借道,還如此頤指氣使的,哪會慣著小鬼子,當即罵道:

“嘛了個巴子,狗日的小鬼子,再囉嗦,老子一頓突突了你們,要麼繞道,要麼就開打,哪兒那麼多廢話?”

翻譯官翻譯之後,鬼子中隊長怒火中生,雙方一時槍口對峙,劍拔弩張。

接著,也不知是哪顆火星不小心點燃了這場大火。

槍聲驟然從三五八團外圍防區爆發。

指揮部內,楚雲飛猛地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就差叫好了。

通訊兵很快傳來訊息,“報告團座,日軍不肯繞道,還主動向我軍開火,我部當場重傷兩人,現二營長已經與日軍展開交鋒!”

楚雲飛大喜……不,是大怒道:“欺人太甚,我楚某已經讓步到這個份兒上了,小鬼子依舊咄咄逼人,還主動開火挑釁,殺傷我三五八團戰士,立功兄,情況你也看到了,這是小鬼子挑釁在先,咱們再不出手,三五八團怕是都要讓小鬼子剿滅了。”

“來人,傳令炮營,與前沿炮兵觀察哨配合,給我炮轟日寇!”

“是!”

望著龍行虎步地跨出指揮部的楚雲輝,方立功心裡一陣歎息:

完了,這群不長眼的小鬼子,團座正愁找不到藉口開火呢,你們怎麼就這麼不長眼,非要往槍口上撞呢?

小安鎮。

“報告團長,根據偵查到的情況,從曲縣趕來的日軍援兵,被楚雲飛的部隊堵在他們三五八團防區了。”

“哈哈,天助我也!”李雲龍大笑道:“平鄉的援軍也被丁偉攔住,周圍的據點又有咱們的部隊圍攻,這正是咱們一舉拿下小安鎮的機會。”

“告訴張大彪,老子正麵給他打掩護,讓他帶著大刀隊從小安鎮的側門突進去。”

“是!”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