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繼續進行。

孔捷接著說道,“這第二件事,經過團部鄭重決定,為了完成上級這次下達的破襲任務,咱們獨立團決定分兵出擊,四處作戰。”

孔捷說到這裡,李雲龍的眼睛亮了,這正合了老李的意思,意味著老李可以名正言順地拉兵單乾了。

“分兵作戰,我想大家都是很有經驗的,這次與以往差不多,咱們分兵之後,大的可以營為單位,小的就是以連,以班排為單獨作戰單位,也不是不可以。”

“我們可以進行小規模的作戰,但是要做到高頻率的出擊,讓小鬼子忙得焦頭爛額,壓根兒忙不過來,那咱們的機會就來了。”

“至於這第三件事嘛,我是要和大家說一說,這分兵之後,各營各連各排,甚至是個班,大體方向上該如何作戰,還有如何進行後續繳獲的問題。”

“先說這作戰的問題,咱們獨立團戰士們經過這段時日的大練兵,再加上從抗戰以來,一路打下來的大大小小的戰鬥,戰鬥力這一塊兒,大家要有信心,我們絕不比小鬼子差。”

“可大家想想,咱們獨立團纔多少號人?就算是加上四營,了不起一千四五百人。”

“實話說,這點兒兵力夠乾什麼?也就差不多小鬼子一個大隊的規模。”

“所以,分兵之後,單靠咱們獨立團是肯定不夠的。”

“團部給大家的規劃是,分兵之後,不管是連排還是班,都應該與地方軍同誌們相結合,與民兵同誌們相結合,配合作戰,一同對正太鐵路以及大小公路線、車站、據點進行破襲、拔除行動。”

“當然,戰鬥的時候大家要劃分好戰鬥序列,咱們是正規軍,拿的彈藥是最多的,用的武器裝備是最好的,就應該擔負起這個責任,打仗打在最前頭,衝鋒衝在最前麵,第二戰鬥序列是地方軍的同誌們,第三戰鬥序列是遊擊隊和民兵同誌們。”

“說好了,咱們吃肉,人家也得喝口湯,老大哥的形象咱們可得做好了,和地方軍還有民兵同誌們配合作戰,弄了繳獲之後,咱們提前選過武器裝備之後,空餘出來的武器裝備,可以直接分派給地方軍同誌,然後是遊擊隊和民兵同誌。”

說到這裡,孔捷頓了頓,笑道:“你們這些乾部們都把腦子給我放機靈點兒,這次打仗不止是要進行破襲行動,不止是要拔除鬼子的據點炮樓。”

“這同樣是對咱們戰士,還有地方軍和遊擊隊、民兵戰士們的一場實戰大訓練。”

“大家想想,平時咱們訓練的時候,一顆子彈都捨不得,上哪兒去讓你進行大量的實彈訓練?那隻有在戰鬥的時候。”

“另外,戰鬥的時候,讓地方軍和民兵同誌們跟在後麵,你們要有意識地培養他們的戰鬥經驗,民兵同誌們這些日子一直在咱們的民兵軍事訓練手冊的指導下,進行軍事訓練,軍事基礎也是掌握了一部分的,如果再結合上實戰的話,很快就能成長起來。”

“作戰的過程中,你們把眼睛都給我擦亮了,如果地方軍還有民兵同誌裡邊有一些好苗子,哎,不用猶豫,直接給我拉到隊伍裡來。”

二營長沈泉樂道:“團長,您就不怕這個口子一開,回頭一個連直接給您拉成一個營來?咱們團裡好多連排長們,可是一直覺得手底下的兵力不夠用。”

孔捷笑道:“真有能耐,你一個連就是拉成一個團,我也不會有二話,反倒得給你記功。但是有一個前提,你不能隻拉不養,有這個能耐,隻要能確保隊伍裡的同誌們吃飽穿暖,你怎麼擴大隊伍都冇問題,可冇有這個能耐的話,那還是省點兒心。”

孔捷這麼一說,乾部們麵露思索。

孔捷是怕戰士們為了擴充兵力,不考慮兵員素質的問題,有的時候兵力過快的擴充,反倒會影響到全團的戰鬥力,未必是好事。

“另外咱們說一說打下據點,還有破襲行動的過程中,如何處理繳獲的問題。”

說到這裡的時候,孔捷有些語重心長,就連話語之中也帶上了幾分無奈。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次咱們大規模的進行正太鐵路的破襲行動,是咱們八路軍對華北日軍的一次大反攻。”

“可小鬼子的尿性,我想你們也都清楚,那可是記仇的很,咱們這次大反攻結束之後,必將迎來一段艱苦的反掃蕩時期,”

“所以我不是嚇唬大家,眼前的戰鬥,或許是往後很長一段時間,咱們最後一次大規模的獲取繳獲了。”

“所以咱們就像是冬眠的熊,冬天的時候找不到吃的,趁著春夏能找到東西的時候,咱們得把肚子填的飽飽的,才能不在冬眠的時候被活活餓死。”

“什麼是真正意義上的繳獲呢?告訴你們,繳獲是你們在戰鬥的過程中消耗的彈藥,抵消掉繳獲的彈藥之後的差值,那纔是你們真正的繳獲量。”

“你說你打下一個鬼子據點,用了2000多發子彈,最後隻繳獲了1000多發子彈,那是賺了還是賠了?這叫勝利嗎?不,這是打了敗仗了,照這麼個打法,咱們獨立團家底再厚也遲早得打空,到時候赤手空拳和小鬼子乾嗎?”

見戰士們麵露思索,孔捷囑托道:“所以打仗的時候,你們作為將領的要多動動腦子,怎麼儘量減少傷亡的同時,還要節省著彈藥打!”

“另外還是之前那句話,咱們要儘可能多的繳獲、囤積物資。”

“據點讓咱們打下來了,不止是裡邊的槍支彈藥,和一些常見的生活物資,什麼棉被床鋪、鍋碗瓢盆、暖壺夜壺,就算是鬼子深埋在地底下的電線,還有據點裡的水泥、沙子,甚至是被炸燬之後的每一塊兒磚頭,隻要有這個時間,都給我統統搬走。”

“破襲行動的時候,不管是鐵軌,還是鐵軌上的鉚釘之類,隻要是能從地麵上扣走的,都給我統統撬走。”

“哪怕是戰鬥中敵我雙方掉落在地上的子彈殼,隻要是時間充足,條件足夠,大家也儘量把它重新撿回來,咱們兵工廠那邊肯定是能夠再次利用起來的。”

見乾部們有些傻眼,孔捷喝道:“看我乾什麼?這纔是真正意義上的打掃戰場,全麵繳獲,既然打贏了,咱們自然要把勝利發揮到最大。”

“隻要是繳獲回來的東西,哪怕是一磚一瓦,咱們總有派得上用場的地方,這些都是敵人的,不拿白不拿。”

“咱們就是要做到,勝仗過後,寸磚不留!”

一旁的李雲龍怔了下,心裡卻是對孔捷的看法十分的讚同。

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英雄所見略同,咱老李一向就是這麼乾的。

趙剛補充道:“大家都聽到團長說的了吧?都好好思索思索,咱們八路軍的條件艱苦,物資匱乏,趁著這次大反攻,儘可能多的繳獲物資,這是正確的戰術,以戰養戰的打法。”

“我和團長都希望,這次分兵之後,大家再次見麵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一支支兵強馬壯的隊伍,一支支滿載而歸的隊伍。”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