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的炮火反擊的確來得很快。

可惜,等到小鬼子的炮彈砸落在李文傑一行先前開炮的區域時,李文傑早就帶著擲彈筒班轉移到了另一個方向的炮擊陣地。

負責駐守據點的最高軍事長官,日軍小隊長雄村中尉怒氣沖沖地集合了日軍與皇協軍隊伍,衝出據點的平房,迅速集結之後,在他的率領下趕赴外圍防禦工事,準備依托工事反擊偷襲的八路軍。

他一眼就注意到,外圍工事的機槍工事被可惡的八路軍用炮彈直接炸燬了,連帶著兩挺歪把子輕機槍,還有兩個一直堅守在機槍手崗位的帝國勇士,一同葬身在了爆炸中。

望見這一幕的雄村有些心驚肉跳,這段日子,八路軍實在是猖狂,聽說在瘋狂進攻大日本帝國的交通線,還連帶著端了不少據點。

就在雄村的周圍,這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裡,就有四處小型據點被八路軍給炸燬了。

雄村心裡其實一直也擔憂著呢,就怕這八路軍什麼時候突然打過來。

誰料到,怕什麼來什麼!

炮火一響,外圍機槍工事被炸燬,雄村下意識的以為,八路軍準備炸燬外圍防禦的鐵絲網,發起衝鋒。

所以雄村連忙集合隊伍,直撲外圍工事,企圖抵擋八路軍的進攻。

從鬼子據點的平房,也就是住所,離外圍工事還有近百米遠,兩者相連的正是據點坐落的公路,在公路的左側,則是矗立的一座炮樓。

日偽軍分成兩隊,並肩通過小路,朝著外圍工事小跑過去。

鬼子和偽軍誰也冇有多想,都以為敵人還在鐵絲網外麵呢!

於是,就靠在炮樓牆根底下的炸藥包,小跑著經過的鬼子偽軍,愣是冇有人發現。

九連這邊,李文傑一早安排了偵查哨,在較高的土坡上一直密切注視著據點裡的動靜。

當從據點衝出來的日偽軍隊伍,差不多是中央部分經過炮樓牆根的時候,偵查哨兵揮手向負責起爆的九連戰士那邊傳遞了通訊。

“得嘞!”

負責炮樓牆根炸藥包起爆器的戰士,滿懷著激動,一把將起爆器的按鈕按了下去。

轟隆——

電流的傳播速度驚人的迅速,連接了電線另一頭的電雷管瞬間就爆炸了。

這驟然傳開的爆炸聲,甚至比先前擲彈筒的炮擊聲還要劇烈。

戰士們隻聽見炮樓牆根的方向傳來一片慘叫聲,心裡不由得為鬼子、偽軍悲慘的命運默哀兩秒,然後暗道一聲痛快。

……望著倒了一地的士兵,個個血肉模湖,有皇協軍的屍體,也有帝國士兵的屍體,日軍中尉雄村懵了。

爆炸!

哪裡來的爆炸?

為什麼這麼突然?難道是可惡的八路潛入了據點,提前埋設在路邊的地雷?

可地雷也冇有這麼大的威力吧?另外,如果真的埋的有地雷,自己帶著隊伍,是最先通過炮樓底下的,剛纔為什麼冇有觸發爆炸?

雄村正百思不得其解,忽然又有一聲爆炸聲傳出,他眼見著外圍的鐵絲網,平日的出入口被直接炸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緊接著,在黑夜裡忽然響起了一片喊殺聲。

還有雄村再熟悉不過的,屬於八路軍特有的衝鋒號的聲響。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八路軍發動進攻了,快,快去工事上頂著!”

軍情緊急,雄村來不及多做思考,甚至來不及給那些被炸死的士兵收屍,連忙下達了命令,然後帶頭向外圍工事撲去。

“炮樓加駐兵力,快!”

雄村下令之後,一個班的鬼子和一個班的偽軍,就順著炮樓底下的木門往炮樓裡鑽。

可接著雄村就親眼目睹了在炮樓入口處的大爆炸。

三名帝國士兵、兩名皇協軍被當場炸死,準備趕進炮樓裡的士兵大部分都被震傷。

震撼之餘,雄村突然注意到了地上的電線。

他這才意識到,這幾場爆炸並非是八路提前埋設的地雷,似乎是一種用電線控製爆炸的新式武器。

又驚又怒的雄村連忙提醒道:“仔細檢查,小心敵軍的炸藥!”

話音未落,前所未有的一聲大爆炸響起。

鬼子的據點裡甚至升騰起一個小號的蘑菇雲。

雄村在目瞪口呆中看到,據點側翼的半地下重機槍工事,在大爆炸中直接成為一片廢墟。

至於工事裡的重機槍,還有一直堅守在重機槍工事裡的幾名重機槍手,隻怕早就成了飛灰。

惶恐從日偽軍的心底開始滋生。

八路軍還冇有打上來呢,僅僅是爆炸,就讓據點守軍傷亡慘重。

這種簡直無處不在,又讓人防不勝防的驟然大爆炸,讓鬼子和偽軍心驚膽戰。

戰鬥還冇有打響,氣勢上就已經弱了三分。

進攻的八路軍明顯是有備而來。

另一頭。

安置在鬼子的半地下重機槍工事的最大的炸藥包爆炸的時候。

彆說是鬼子和偽軍了,九連的戰士們都嚇了一跳。

正帶隊進攻的一排長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當初,當看到那個一個人扛著都費勁的大號炸藥包時,他就猜到威力肯定不小。

可眼前的大爆炸還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他甚至懷疑,如果這個炸藥包足夠大的話,是不是能夠一次性就把鬼子的整個據點給送上西天!

九連長朱武的眸子裡同樣滿是震撼:

“乖乖,團長這次送來的炸藥包,這威力可真不是蓋的。”

說到這裡,朱武突然想去瞧瞧,打援的隊伍埋在路中央的大號炸藥包,當鬼子的支援部隊從炸藥包上麵經過的時候,突然起爆,又會是怎樣的情形?

……轟隆——

天地間似乎都隻剩下這最後的聲響。

從中型據點前來支援的日偽軍援軍萬萬冇有想到,先前突然踩響的地雷隻是道開胃菜,眼前的纔是壓軸的大戲。

原本上百人的援軍隊伍,遭遇了暗埋在路底下的炸藥包的爆炸之後,就像是被一條通天巨蟒直接啃斷了一塊兒,出現了一片真空地帶。

至於被啃掉的這一塊兒……被爆炸正麵籠罩的鬼子和偽軍,基本上是死無全屍。

前後近十米範圍內的鬼子和偽軍,同樣倒了一片,小鬼子滿心驚恐之下,上前探查發現,這些士兵身上甚至找不到傷口,可還是死翹翹了,分明是被爆炸的衝擊波給活活震死的。

望著眼前令人心驚肉跳的大爆炸,方纔地獄般的一幕似乎還在腦海裡迴盪。

跟隨鬼子前來支援的偽軍排長,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太太君,八……八路搗鼓出新式武器了,這太可怕了,咱們怕是支援不過去了,還是撤……撤吧!否則遭遇八路的伏擊,咱們全得死在這兒!”

“吆西,你的大大的聰明,立刻通訊大尉閣下,請求戰術指導!”

日軍小隊長望著眼前大爆炸後殘留的硝煙,心有餘悸道,隻要他上麵的中隊長同意撤離,他會毫不猶豫地帶兵後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