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鬼子援軍也冇能趕到九連主力所進攻的據點。

鬼子小隊長雄村在發出通訊,請求戰術指導之後,據點的鬼子中隊長擔心自己的據點不保,便下令援軍撤回。

就這樣,先是遭遇了一片雷區,緊接著踩響了打援隊伍埋設在路底下的大號起爆炸藥包之後,一個小隊的鬼子援軍,帶著偽軍直接掉頭溜了。

負責打援的三排長有些傻眼。

這好端端的小鬼子怎麼不過來了?

自己還等著來一場阻擊戰呢!

民兵小隊長更是可惜道:“楊排長,這鬼子援軍怎麼還跑了?他們不管據點了?”

“你問我,我問誰去?”三排長也有些鬱悶,不過腦海裡很快浮現起先前的大爆炸,“該不會是給嚇著了吧?”

“算了,不管這些了,鬼子援軍既然撤了,咱們趕緊回據點看看,連長那邊的戰鬥怎麼樣了,是不是還能幫得上忙?”

遺憾的是,三排長帶著地方軍和民兵同誌們趕到據點的時候,據點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

九連長朱武對這場戰鬥的總結是:“痛快,太痛快了,好久冇有打過這麼痛快的仗了!這團長送來的新式炸藥包還真是好使,小鬼子的據點就像是泥糊的。”

李文傑笑道:“隻是數量上太少了點兒,這實在可惜,這次據點咱們基本上就把團長送來的遠程起爆炸藥包給用完了。”

朱武道:“聽說不止是咱們連,彆的隊伍團長都給送去了這樣的炸藥包,真想知道其他部分的弟兄現在什麼情況。”

……

轟隆——

轟隆——

這大概就是朱武所期待的情形。

孔捷下令給駐地周圍破襲部隊送去的,足足一百個小號炸藥包,三十箇中號炸藥包,外加上十個大號炸藥包,在不到幾天的時間裡,被各方破襲部隊用了個一乾二淨。

最初大家隻是試試威力,可接著就停不下手了。

指揮員們發現,這種新式炸藥太好使了,從舊有的炸藥隻能近距離引爆,還不能隨時掌控爆炸時間點的缺陷中徹底走了出來。

小鬼子自然是倒了血黴。

以獨立團駐地為基點,方圓幾十公裡範圍內的鬼子,這幾日在各處遭遇這種新式遠程控製炸藥包的偷襲。

各連的指揮員們用的也是五花八門。

比如九連,把這些新式炸藥包用來進攻鬼子的據點,外加上伏擊鬼子援軍。

其他連排長們,有的把這炸藥包偷偷的放在鬼子的據點裡,然後突然遠程起爆。

還有的就埋在鬼子常走的一些公路邊,等到鬼子部隊經過的時候,驟然起爆。

有的趁著夜晚把炸藥包放在鬼子的橋梁底下,再把起爆電線淺埋在土層中,第二日鬼子的車隊經過橋梁的時候,突然遠程起爆。

大爆炸過後,被大型炸藥包一舉炸燬的橋梁直接坍塌,連帶著橋梁上行駛的鬼子的幾輛卡車,直接砸落在湍急的水流中。

由於獨立團的遊擊區域主要在陽泉一帶。

這種可以遠程起爆的新式炸藥包的突然出現,感觸最深的自然是陽泉的鬼子。

這幾日,陽泉日軍指揮部內,鬼子軍官們很有些抓狂。

他們轄區內的這些八路軍實在是太能鬨騰了。

自從八路軍對正太鐵路的破襲行動開始之後,陽泉日軍收到上級指令,加強了對陽泉一段正太鐵路線的保護。

沿著正太鐵路線,途中修建的炮樓和據點的數量再一次增多,各處主要的公路交通線,還有。橋梁、車站、通訊站之類的,陽泉日軍指揮部都冇有落下,全部加駐兵力防守。

結果呢?

在日軍陽泉指揮部,小鬼子詳細標註的沙盤地圖上,隻要是天一亮,再去探查,很快就會傳回訊息。

然後沙盤上就會被日軍的參謀在痛惜中拔掉幾個小膏藥旗,那幾個小旗,代表的正是陽泉附近的一些據點、車站、橋梁之類。

最可惡的是正太鐵路的鐵軌,小鬼子永遠不知道,哪一段鐵軌會在次日突然消失不見。

那是完完全全的消失,就連一顆鉚釘你都找不到,甚至就連鐵軌下的枕木你都找不到。

還有些八路軍更絕,不止是拔了鐵軌,帶走枕木,撿了鉚釘,甚至將道床都給鬼子刨了。

因為這事兒,這些日子,夜間從鐵路線上經過的火車,甚至有脫軌的。

憤怒不已,又無可奈何的鬼子隻得下了應急措施,一個是夜間儘量不走火車。

另一個是,在白天抓緊時間搶修被八路軍破壞掉的鐵軌。

可修東西哪有破壞東西來得快?

再加上這幾日新式炸藥包的出現。

陽泉一帶的鬼子們更是被炸得哭爹喊娘,膽戰心驚,就連陽泉指揮部的日軍軍官們,在怒吼著下完命令之後,心裡都忍不住在慶幸,或許這指揮部纔是現在最安全的地方。

而對八路軍突然出現的這種新式武器的情報蒐集與防範,則成了陽泉日軍目前最緊要的事情。

獨立團。

駐地。

孔捷是一大早被吵醒的,活動在駐地周圍範圍內的連、排長們,紛紛派了戰士回來。

乾什麼來了?

自然是來討要那種可以遠程起爆的新式炸藥包來了。

“團長,您給的那新式武器可真是太帶勁兒了,小鬼子直接就被炸翻了天,我們連長說了,讓我這次回來再拉他個幾車回去!”

“做夢呢三排長,還拉幾車?團長這裡有冇有這麼多的存貨都是個問題,你都拉走了,我們怎麼辦?”

“就是,團長,您可得一視同仁呢!走的時候我可是和連長打過保票的,拿不到新式炸藥包,我絕不回去!”

孔捷:“……”

眼看戰士們的架勢,連忙下令把董三給丟了過來。

然後毫不猶豫的把燙手山芋丟出去。

“咳咳,這新式炸藥包是修械所的產品,是由董三帶著修械所的同誌們整出來的,你們要是想用這種新式炸藥包呢,就找他,我這兒可冇有。”

然後董三就被包圍了,圍了個水泄不通。

直到董三在人群中跳著腳大喊:“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你們彆吵吵了,吵的我頭大,不就是可以遠程起爆的炸藥包嘛,大家都有,誰也不會落下!”

董三這麼一開口,戰士們愣住了。

董三道:“真的,我不騙你們,這新式炸藥包,主要的技術難點就在這個起爆器和電雷管上,其他的兩頭隻要用電線一連接,電路一接通,自然也就引爆了。”

“你們突然跑來要炸藥包,我們修械所可暫時拿不出來這麼多存貨。”

“不過你們每個連,我可以給你們派一位技術指導人員,技術指導人員會教會你們,如何利用簡單的電線、起爆器還有雷管,來製作邊路炸彈的。”

“你們打據點的時候有了炸藥的繳獲,很容易製作成這種邊路炸彈。”

這冇得說,戰士們無不目露精光。

孔捷讚賞地望了董三一眼,這小子,還真有主意。

等到好不容易指派了技術指導人員,把這些連排長門派回來的戰士都打發走,董三這才一臉苦笑著走到孔捷近旁,說道:“團長,您讓我這幾天提前培訓一些,能夠製作簡易邊路炸彈的技術人員,這招兒可真是太高明瞭!”

“要不剛纔我覺得自己都能被這些弟兄們給生吞活剝了。”

孔捷笑道:“這後勤部部長,兼修械所所長,不好乾吧?”

董三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是啊,真不好乾。”

然後話鋒一轉,臉上湧現出得意之色,“不過我喜歡,嘿嘿,團長,先前把這些同誌們打發走的時候,我可是再三和他們交代過了,這起爆器叫董三起爆器,這炸藥包叫董三炸藥包,就連著新式武器的名稱我都想好了……嗯,就叫三哥炸彈。”

“另外我都想好了,以後咱們機械修械所出產、改造的各式武器,就叫三哥造!”

“我感覺遲早能和漢陽造這些大牌子齊名。”

“團長,您覺得怎麼樣?”

孔捷沉默,一時無言以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