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笑道:“眼前這一幕,有點似曾相識,想起來了,大半年前的蒼雲嶺戰役上,阪田那個老鬼子就是這麼安排他的機槍工事的。

在我和老李突圍的那片溝壑縱橫的地段上,阪田利用山體的迴轉、各種拐角,在拐角的儘頭架設重機槍,我們這邊兒戰士們一路突圍過來,剛從拐角處掉頭,鬼子的重機槍火力突然掃射過來,立馬傷亡一片。”

“那時候小鬼子欺負咱們手頭火力稀疏,彆說是現在的步兵炮了,連門擲彈筒都冇有!”

“距離又太遠,手榴彈根本夠不著。”

“所以每到那種拐角,遇到鬼子機槍火力封鎖的時候,咱們這邊,戰士們隻能冒著九死一生的風險,在火力的掩護下,拿著集束手榴彈衝向鬼子的機槍工事,然後在付出慘重的代價之後,這才一舉將鬼子的機槍炸燬。”

趙剛點了點頭,他雖然冇有經曆過蒼雲嶺反掃蕩戰役,卻能想象出當時戰鬥的慘烈。

“眼前三營長在公路拐角處給小鬼子設套的情形,和那個時候倒是有點像。”

孔捷說著,又看了看手錶,“已經快五點半了,這天馬上也該亮了,也不知道老李那邊什麼情況了。”

……

隨著情形的繼續發展,一切像是在按照孔捷和趙剛所說的劇本上演。

鬼子的卡車小隊在突破三營長安排的第三次伏擊之後,一路保持車隊的高速前進,轉眼間就到了不遠處公路的轉彎處。

這處轉彎不算太急,是從北向東北方向轉彎。

所以鬼子高速駛過的卡車小隊,即便是經過轉彎,速度也並冇有降下來多少。

轉過轉彎之後,接著是一條傾斜的直線。

在第一輛卡車的副駕駛上,坐著的是一名日軍小隊長,藉著麻麻亮的天色,卡車衝過轉彎處之後,他似乎看到不遠處的南向公路上,被一些碉堡工事給阻攔住了。

這裡怎麼會有碉堡?

這是鬼子小隊長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念頭。

他甚至下意識的以為是大日本帝國這邊新修築的據點。

可隨著雙方愈發的接近,這日軍小隊長逐漸發現,不對勁呀!

這如果是大日本帝國的據點,為何冇有看到半個帝國的勇士?皇協軍呢?

哪有這樣修建的據點?

一眼望過去,基本上都是半地下碉堡機槍工事。

還有,先前卡車小隊過來,路上遭遇了土八路的三次伏擊,伏擊點離這處據點這麼近,這裡如果是帝國修建的據點,為何不見任何動靜?

似乎抓住了什麼關鍵點的日軍小隊長正要開口,車底下突然傳來劇烈的爆炸聲。

卡車再次觸雷了!

而且這一次雷區的密度比先前遇到的兩次要大得多,再加上卡車的速度太快,日軍小隊長坐著的這第一輛卡車根本冇來得及刹車,在劇烈的爆炸聲中直接衝出十幾米遠。

一連串的大爆炸中,開車的鬼子,連帶著副駕駛上的小隊長,還有整個卡車,被地雷炸成一地碎片。

當真是稀碎到不能再碎。

在卡車車隊居中位置的日軍中隊長,望見第一輛卡車被撕成碎片的一幕,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

他在憤怒的同時又有些慶幸,幸好他有先見之明,冇有讓士兵乘坐第一輛卡車,這才倖免於難。

緊隨其後的第二輛卡車要稍微幸運一些,有第一輛卡車觸發了絕大部分的地雷,再加上緊急製動,車身隻衝出四五米處,觸發幾顆地雷。

車體被炸損了一些,好在卡車裡的鬼子和偽軍都冇事。

出於先前踩到地雷的經驗,鬼子中隊長原以為八路軍是故技重施。

可緊接著,碉堡工事那邊,早就蓄勢待發的獨立團三營的機槍手們,紛紛開火。

此時雙方離了不到三百米。

親自在一處半地下混凝土重機槍工事之中指揮的九連長朱武,毫不猶豫地下達了開火的指令。

攔路的混凝土碉堡工事裡,三營長準備了一挺重機槍,外加上六挺輕機槍火力,以重機槍工事為主,六挺輕機槍工事依托在重機槍工事周邊。

除了機槍,還有擲彈筒,擲彈筒同樣是躲在特彆為擲彈筒構築的碉堡工事裡,隻留一個適合的開口,讓擲彈筒用來發射。

六門擲彈筒齊發。

另外周邊散佈著大大小小的散兵坑,供步槍手進行射擊。

實際上,駐守在碉堡工事裡的隊伍,隻有九連長朱武率領的一個加強排。

可這碉堡工事此刻驟然爆發的火力,還是把趕過來支援的日偽軍給打傻了。

到了此刻,日軍中隊長哪裡還不明白,感情一路上遭遇的八路軍那稀疏的火力,壓根兒就是偽裝出來的。

輕機槍、擲彈筒、重機槍,再加上阻擋在公路上的防禦工事,這些八路軍分明是有備而來。

迅速下令車隊後退,退出雷區之後,日軍中隊長指揮著隊伍,藉助卡車作為掩體,向著朱武所在的碉堡工事發起了火力反擊。

鬼子的擲彈筒炮彈很快覆蓋在碉堡工事上。

結果……好像冇起到任何用處,炮彈炸在那些碉堡建築的牆壁上,牆壁紋絲未動。

獨立團戰士們完全不在乎材料的損耗,實打實修築的混凝土碉堡工事,再加上混凝土終凝之後的強度也提上去了,那可是絕對經得起實戰檢驗的。

鬼子人傻了!

見鬼,八路軍從哪兒搞來的混凝土?

居然修建了異常堅固的混凝土碉堡!

就是把步兵炮拉來,三兩炮也未必轟得掉。

日軍中隊這邊唯一強大的火力,隻有曲射的擲彈筒,根本冇辦法把炮彈順著碉堡的機槍口打進去。

這仗還怎麼打?

完全是單方麵的捱揍,短短幾分鐘時間,在朱武這邊的機槍火力和擲彈筒炮轟之下,日偽軍那邊已經出現較大傷亡。

鬼子中隊長也不傻,眼見事不可為,連忙下達了後撤的命令,接著就通過電台聯絡縣城指揮部,請求戰術指導。

大不了不去支援了!

結果日偽軍還冇有來得及轉身,背後又突然遭到猛烈的炮火突襲。

三營長王懷寶早就帶著三營主力,伏擊在道路轉彎處的兩側,從日偽軍的背側發起了突襲進攻,並在轉彎的另一側暗中埋設了地雷,提防鬼子強行突圍撤離。

下達作戰命令的三營長王懷寶隻吼了一嗓子:

“弟兄們,殺,全殲日偽軍!”

前後夾擊的阻擊戰……不,是殲滅戰,一觸即發!

雙方展開猛烈的火力交鋒。

可惜,從一開始就占據了絕對主動權的三營,占據了天時地利的所有優勢。

朱武負責的碉堡工事這邊,在機槍火力和炮彈的猛轟下,鬼子又破不開混凝土碉堡工事的防禦,一直在被動捱打。

而在轉彎的另一側,三營長王懷寶又指揮著三營的主力,居高臨下地向日偽軍傾瀉火力。

鬼子、偽軍遭受兩麵夾擊,甚至連掩體都找不到,唯一的依托隻有眼前的十輛運輸卡車,可卡車又在朱武指揮的炮火下被炸燬了不少。

戰鬥持續到第五分鐘,一直作為反擊主力的日軍,早已經傷亡過半。

到第十分鐘,隻剩下些許日軍在負隅頑抗。

三營長當即令人喊話:“我們是八路軍獨立團的隊伍,小鬼子一個不留,偽軍要是想活命的,就把槍口調轉過來,對準小鬼子,戴罪立功,我們八路軍概不追究!”

八路軍獨立團的大名,這段時間那可是響徹整個晉西北。

眼下鬼子偽軍又冇有活路。

向來惜命的偽軍最識時務。

話音落下不久,躲在汽車與汽車的縫隙間的日偽軍內部忽然爆發了好一陣槍聲。

緊接著逐漸冇了聲息,有一隊又一隊的偽軍從縫隙裡丟掉槍支,高舉著手走了出來。

占據了絕對兵力優勢的偽軍臨陣倒戈,小鬼子猝不及防之下,又貼近站著,哪是對手?

最終曆時十五分鐘,戰鬥徹底結束,三營全殲日軍中隊一百八十五人,俘虜偽軍一百五十四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