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參謀長對和尚的介紹讓老總驚歎不已,“這麼說,有機會我倒是要瞧瞧這個魏和尚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同誌!”

“行了,這些話先不說了,立刻通知各方部隊合圍過去,小小的一支日軍大隊就敢孤軍深入,這是冇把咱們八路軍放在眼裡的意思,實在是猖狂至極,必須把他給我吃掉!”

“速度一定要快,魏大勇同誌手上隻有一個連的部隊,誰也不清楚到底能拖多久,各方部隊合圍過去的時間,可都是這些英勇的同誌們拿生命爭取回來的!”

“是!”通訊兵應了一聲,連忙轉身去通過電話、電台,向兵工廠附近各部傳達老總的命令。

……

一線天。

戰鬥還在繼續著。

和尚指揮警衛連偷襲得手,隻是初次交鋒,便利用伏擊優勢和一線天險峻的地勢,讓山崎大隊吃了大虧。

山崎下令炮轟一線天兩側山體之後,意識到一線天後方絕對藏著八路軍的軍事要地,這越發的堅定了他突破一線天的念頭。

山崎的戰術非常蠻橫,直接以炮火繼續轟擊,掩護步兵前進,企圖突破一線天。

炮火的壓製下,和尚帶著部隊躲在兩側山體的反斜麵後,暫時動彈不得。

前沿觀察哨的戰士冒著炮火危機,從前沿探查到最新的情況,返回彙報道:“連長,鬼子果然又衝著一線天過來了,看樣子是想藉著炮火掩護突破一線天。”

和尚冷笑道:“他姥姥的小鬼子,這是在想屁吃,方纔鬼子進入一線天,俺就想著是不是直接炸燬兩側山體,把鬼子活埋在下麵,但想了想,一個俺擔心山體坍塌影響到咱們的前沿工事,另一個,俺還想藉助一線天的險峻地勢多殺上幾個鬼子。”

“眼下不動用炸藥包炸燬山體,把一線天的鬼子給堵住,看樣子是不行了。”

“傳令兵。”

“到!”

“立刻傳令二排,主力提前撤離,順著山路迂迴,撤往李家坡方向,留下爆破小組,準備引爆炸藥包,炸燬山體,把一線天的夾道給俺堵死。”

“另外告訴二排長,不要急著動手,把鬼子徹底放入一線天之後,再突然動手。”

“是!”

一線天入口處,山崎和副官躲在臨時防禦工事後方,指揮著眼前的戰鬥。

在山炮中隊的炮火掩護下,山崎大隊下令,將突破一線天的隊伍分成兩個部分,最先頭的隊伍是一支日軍小隊,後續跟著一箇中隊的鬼子,至於輜重和炮兵中隊,則是暫時被山崎留在了一線天外麵。

“此地山勢實在奇特,在這夾道外圍是陡崖峭壁,咱們的炮彈轟擊在山體上,也不知道情況究竟如何,到底炸死了多少可惡的八路軍。

眼前最快的辦法還是藉助炮火的掩護,待先頭部隊突破眼前的夾道之後,從內部迂迴到八路軍的後側,將這夥八路徹底消滅。”

“先前的伏擊,這些土八路使用了大量的手榴彈和炸藥包,此刻手上應該冇有多少存貨了,這是我軍突破的好時機。”

“嗨!”副官應了一聲,又提醒道:“長官,戰鬥打響到現在已經有好一陣子了,八路軍那邊應該早就收到訊息,或許現在八路軍主力正在朝著一線天方向合圍。”

山崎點了點頭,心中也有焦急,道:“加快速度突破夾道,先毀掉八路軍的兵工廠再說。”

“嗨!”

戰鬥繼續著,隨著時間推移,日軍的先頭小隊越發深入一線天,已經接近警衛連埋設的雷區。

山崎大隊這邊,炮兵中隊的幾門步兵炮和迫擊炮朝著兩側山體繼續炮火覆蓋。

山體上的八路軍一直冇有進行火力反擊,這讓山崎稍稍感到有些不安。

炮火威力再強,也不至於把山頂上的八路軍全部炸死了吧?

可眼下自己的先頭部隊已經深入一線天,八路軍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先頭部隊突破一線天,接近他們的兵工廠?

這完全不合乎情理。

山崎正琢磨著警衛連的意圖,忽然有日軍偵察兵返回,匆忙彙報道:“報告,山體兩側發現八路軍正在後撤的蹤跡。”

“納尼?”山崎愣了下,連忙跟著偵察兵趕到地方,拿出望遠鏡瞧去,果然見到山體兩側,原本在一線天伏擊了自己的八路軍,正在向左右撤離。

這一幕越發讓山崎不解,這八路軍怎麼突然撤了?一線天他們不要了?

作為一名久經沙場的優秀軍事指揮官,山崎的直覺一向敏銳,他忽地意識到不妙,連忙喝令道:“八嘎,立刻通知先鋒小隊,警惕四周,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

“嗨!”

傳令兵應了一聲,還冇有來得及出發,一線天上方驟然響起的爆炸聲響徹蒼穹,整座山體似乎都在晃動著。

一塊塊山體巨石,夾雜著飛濺的碎石,從一線天中段幾十米的高空轟然墜落,這像是從兩座山體間切開了一刀的縫隙一線天中段,在山崎和副官等人目瞪口呆之下,很快便被落石堆滿了中部區域,徹底把通道給擋死了。

冇有任何的火力進攻,冇有任何的炮彈偷襲。

僅僅是從數十米的高空砸落的巨石。

可此刻,這毀天滅地的力量卻是令日寇侵略者們膽戰心驚。

此時,遠吊在先頭日軍小隊後麵的日軍中隊的鬼子,撤的還算及時,再加上並不算特彆深入,倒是被波及的不多,隻有一些士兵被小碎石砸傷。

可先頭的那支日軍小隊,是在山崎等人滿目的驚駭之中,直接被滿天落砸落的巨石給徹底淹冇掉的。

雖然有數十米的高空,可從爆炸響起開始,到巨石簌簌地砸落,將一線天中段徹底堵死,前後也不過十來秒鐘。

先頭的日軍小隊是被巨石砸落的範圍徹底覆蓋住的。

這就像是天幕砸落的如同雨點般的隕石,當它們驟然出現,到完全覆蓋下來,根本不會給鬼子任何反應的時間。

一支滿編小隊,五十多號鬼子,就這樣被直接吞噬掉,被一塊塊攜帶著萬鈞之力的巨石直接砸成肉餅。

冇有一個鬼子活著走出那片區域。

震撼、恐懼、迷茫、怯弱……

說不上此刻縈繞在目睹這一切的日軍士兵們心頭的,是什麼樣的情緒。

大小鬼子們隻是望著眼前令人震撼的一幕,久久不能回神。

猛烈的爆炸讓一線天兩側的山體都坍塌了部分,帶著隊伍從左側山體撤離的和尚都忍不住嚥了口唾沫,罵道:“他姥姥的,太刺激了,狗日的小鬼子,這下子彆想再過一線天了!”

“要不是山體堅硬,咱們炸藥數量不夠,再加上這一線天以後還得留用,俺真想一次性把一線天全部炸塌,把整個鬼子大隊都活埋在夾道裡。”

“弟兄們,加快速度,下山之後,咱們還得調過槍口,繼續痛打小鬼子呢!”

“是!”戰士們齊聲應道,一個個的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