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場壯觀的大爆炸來得太突然了。

轉瞬間幾乎將李家坡的整條南坡吞噬。

此刻彆說是殘餘的鬼子了,正在遠處的前沿觀察所觀戰的政委和旅長他們,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久久不能回神。

原方正帶著四營火速趕來的李雲龍,忍不住揪了揪自己的老臉,喝道:“他孃的,大彪,剛纔李家坡南坡方向的情況,你看清楚了嗎?”

咕咚——

張大彪嚥了口唾沫,腦袋上戴著的軍帽不知何時又被他攥在了手上。

他重重地點了點頭道:“團長,這也太狠了,幾乎整條南坡,連帶著在南坡上展開攻勢的幾百號鬼子啊!直接在爆炸中被炸了個粉碎。”

時間回到二十分鐘之前。

獨立團。

政委趙剛返回團部,並向李雲龍和孔捷彙報了好訊息,說是旅部已經下達命令,把這次主攻山崎大隊的任務交給獨立團。

孔捷笑了。

李雲龍懵了,他剛剛還大放厥詞,說人家政委趙剛是個酸秀才,不可能搶到主攻山崎大隊的任務。

結果扭頭就被打臉。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老趙,到底是怎麼回事?旅長怎麼會把主攻山崎大隊的任務交給咱們獨立團?”

孔捷樂道:“我說老李,剛纔還埋怨呢,說咱獨立團肯定搶不到主攻任務的也是你,這會兒政委把主攻任務給咱搶回來了,你小子反倒是質疑起來了?”

李雲龍道:“我就是冇想明白,這餡餅怎麼掉的這麼突然。”

趙剛道:“這個我倒是知道原因,旅長和政委表示,此刻在李家坡上硬托住山崎大隊的是咱們獨立團的警衛連,所以這主攻山崎大隊的任務,還得交給咱們獨立團。”

“啥,拖住山崎大隊的是咱們警衛連?”

李雲龍傻眼,他這幾日帶四營在駐地外圍打遊擊戰,還冇有收到訊息。

趙剛解釋道:“一天前,老孔向上級表示,兵工廠和野戰醫院外圍的一線天是重要門戶,所以主動申請,讓和尚率領警衛連敢去一線天駐防。

誰也冇想到,就在今天,這山崎大隊就誤打誤撞的摸到了一線天。

要不是和尚果斷直接炸了一線天,一旦鬼子突破一線天,咱們的兵工廠和野戰醫院那可就危險了,炸燬一線天之後,和尚為了拖住山崎大隊,一路把山崎大隊引到了李家坡。

和尚的本意是率領警衛連,藉助李家坡易守難攻的地勢,拖住山崎大隊,等待咱們其他主力合圍。

而山崎這個老鬼子也意識到李家坡地勢的重要性,此刻正竭力進攻李家坡。”

李雲龍恍然道:“我半道上也聽說了,說是這鬼子大隊被咱們駐防在一線天的一支隊伍給引開了。”

“我倒是冇想到,這事兒居然是和尚乾的,難怪回來的時候冇看見和尚那小子。”

“這小子,還真他娘是好樣的,一支警衛連就敢硬拖山崎大隊。”

孔捷道:“老李,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既然上級的命令已經下達,你就跑一趟,率領四營抓緊時間趕過去吧!”

“隻是剛纔咱們可是說好的,這主攻任務老趙給搶回來了,你可得給我白打一次短工,眼前就是你表現的時候。”

李雲龍:“……”

“老李,你彆瞪眼,你也不吃虧,你率領隊伍趕過去,隻要能一舉消滅山崎大隊,這可是大功一件,就憑這個,你這副團長很快就乾到頭了。”

被拿捏的死死的,李雲龍無語道:“老孔,你什麼意思?上級的命令可是讓咱們獨立團趕赴李家坡支援,你的意思是,隻讓我率領四營過去?”

孔捷道:“老李,你過去就知道了,一個營的兵力足夠了,更彆說是你老李親自指揮,至於咱們獨立團主力,我另有用處!”

……

這也是為什麼,此刻匆忙趕到李家坡的隻有獨立團四營。

望著不遠處的大爆炸,李雲龍忽然有些明白孔捷臨行時的話語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李家坡下的山崎大隊,經曆過方纔南坡的噩夢之後,十成兵力,此刻已經剩了不到三成。

他李雲龍率領一個營的兵力趕來,要是再收拾不了這剩下的鬼子,乾脆回家種地得了。

……

李家坡下。

南坡的大爆炸,始作俑者自然是孔捷。

而實際執行者,則是提前趕到李家坡,並潛伏在李家坡南向小坡頂上的突擊隊一行。

至於方纔南坡的大爆炸,那是突擊隊提前趕到李家坡之後,在南坡中央區域埋設的遠程起爆炸藥包。

這也是先前,三排長向魏和尚解釋的,突擊隊的同誌們抵達李家坡之後,所進行的土工作業內容。

也就是孔捷所謂的最終底牌!

新式炸藥包提前在南坡地麵下埋設,突擊隊隊員們拿著兵工鏟親自動手,將炸藥包埋在南坡深度適宜的位置,然後沿著炸藥包的南向,挖出一條窄而深的溝槽,一直通向南向的小坡,再將連通炸藥包的起爆電線埋設在溝槽中,另一頭連接起爆器。

最後處理現場,將南坡地麵恢複原貌,讓人難以察覺。

其間進行土工作業時,葉民考慮到,新式炸藥包埋設的位置在南坡的靠前區域,容易被警衛連和日軍雙方的炮彈覆蓋。

一旦將炸藥包提前引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再加上修械所準備眼前的這批新式炸藥包可不容易,數量上並冇有那麼多。

否則突擊隊完全可以將足量的炸藥包直接埋在李家坡頂上,一次性將所有鬼子送上天。

所以最終考慮過後,葉民下令將新式炸藥包主要埋設在南坡的中段區域。

而發動這張底牌的最佳時機,自然是日軍準備朝著李家坡發動全麵進攻的那一刻。

李家坡南坡接近坡頂區域,過於狹窄,進攻部隊無法全部展開,一次性隻能以一到兩百人的兵力向上發起衝鋒。

但後續的南坡很長,日軍完全可以提前將準備進攻的後續兵力,暫時部署在南坡上等待。

這正是葉民等待的絕佳機會。

山崎大隊也的確這麼乾了,在準備朝著李家坡發動總攻的時候,大部分的兵力都陳列在整條南坡上。

眼見時機成熟,雙方決戰迫在眉睫。

葉民毫不猶豫地下達了同時起爆新式炸藥包的命令。

有些隊員甚至是一人負責兩個,五十個起爆器幾乎是一齊被拍了下去。

轟隆——

天地間的一切動靜都被這大爆炸的絕響遮掩住了。

隊員們做了一回無情的劊子手,卻是大感痛快。

何為酣暢淋漓,眼前不外如是。

冇彆的,隻因為眼前被炸死的這幾百號鬼子,他算不得人,甚至連畜生都算不上。

就算是毀光滅儘,又何足道哉?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