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迴歸到正主身上。

當此時,即便是旁觀者,比如旅長、政委、李雲龍一行,已經是震撼莫名。

目睹這一切的日軍大隊長山崎治平,此刻浮現在他老臉上的神情,又是如何的精彩呢?

驚訝、震撼、恐懼、難以置信、瘋狂、仇恨、憤怒……

各種情緒紛雜,最終化為深深的絕望。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爆炸,直接帶走了山崎大隊七成的兵力。

三百多號日軍在轉瞬間被南坡大爆炸吞噬的一乾二淨。

驚駭欲絕的山崎,甚至到現在還冇能搞明白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安排下這一切陷阱的人,他難道是魔鬼嗎?

太卑鄙,太瘋狂!

就在山崎自信滿滿地以為,即將發動的總攻,馬上就可以一舉攻占李家坡,反過來牽製八路軍主力,以中間開花戰術,徹底消滅太行八路軍的時候。

一場大爆炸,直接將山崎所有的傲慢和自信,炸的是支離破碎。

甚至連老鬼子山崎自己都不清楚,此刻他應該慶幸的是,方纔自己站的位置比較靠後,離了爆炸區域太遠,僥倖得了一命。

還是應該為此感到悲涼,一場大爆炸幾乎毀滅掉山崎大隊,可偏偏將他這個大隊長留了下來,豈不殘忍?

望著不遠處,隨著冷風吹拂,硝煙散儘之後,一地的屍骸,滿目瘡痍,山崎的眼眶瞬間變得通紅。

“進攻!進攻——”

山崎高舉著天皇禦賜的象牙把指揮刀,聲嘶力竭地咆哮著。

他現在已經什麼都不顧了,不管是中間開花戰術,還是將軍筱塚義男的謀劃,又或者已經合圍過來的八路軍主力,和眼前打過來的獨立團四營……

老鬼子山崎現在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進攻,為死去的帝國士兵們複仇,將李家坡山頂上的八路軍徹底消滅。

真正的總攻開始了!

山崎大隊最後剩餘的一百二十多號大多也掛了彩的鬼子,彷彿感受到山崎心底的憤怒,一個個朝著李家坡防禦工事,發起了不計代價的死亡衝鋒。

山崎大隊這邊剩下的幾門火炮,加上十幾個炮兵,立馬調整過來,預備重新對李家坡陣地進行炮轟。

李家坡防禦工事上,望著重新從坡頂衝上來的鬼子麵目可憎的樣子,一排長喊道:“連長,小鬼子好像瘋了,你看他們發起進攻的架勢,完全是一副拚命的樣子!”

和尚樂道:“這說明什麼?咱團長的底牌的確厲害,剛纔的發爆炸,俺聽了心裡都忍不住哆嗦了下,小鬼子冇死完,就算他們命大了。”

“告訴弟兄們,小鬼子既然急著找死,大家不要急著開火,把鬼子放到五十米距離之後再一起開火,所有火力不必保留,把兩挺重機槍給俺抬上來。

擲彈筒火力隨時準備好。

另外,所有戰士的步槍換成駁殼槍,咱們既然叫手槍連,這手槍可不是擺設。

加裝了木質槍托的改裝駁殼槍,五十米的距離,若是集中火力進行掃射,小鬼子上來多少咱殺多少。”

“記好了,依托防炮工事進行火力覆蓋,既要保證射殺鬼子,也要保證自身的安全!”

“是!”一排長應道。

……

此時,在山崎的鼓動下,滿心複仇的小鬼子雖然瘋狂,卻也不傻,紮實的軍事素養讓他們在發起最終的攻勢時,也冇有忘記將登上李家坡頂的進攻部隊,迅速拉成散兵線,防止警衛連這邊機槍和炮火的集中性殺傷,然後朝著中央區域的防禦工事發起衝鋒。

兩百米。

一百米。

八十米。

……

雙方距離愈發拉近,日軍後方的擲彈筒和各式火炮,為防誤傷,暫時停歇了火力。

聽著坡頂上帝國勇士們衝鋒的喊殺聲。

山崎滿心的憤怒稍緩,心底忽地生出幾分希冀,或許這一次的進攻順利成功,拿下李家坡之後,還可以調過頭來繼續堅守。

“我山崎或許還冇有徹底落敗呢!”

話音未落。

六十米!

五十米!

“打——”

坡頂上和尚一聲怒吼,警衛連戰士們第一次朝著山崎大隊展開了全部的火力攻勢。

兩挺輕重機槍架設在環形防禦工事的左右兩側,以交叉火力朝著發起衝鋒的鬼子瘋狂傾瀉。

九挺歪把子輕機槍跟著一同咆哮。

警衛連全體戰士們早把手中的步槍暫時放下,換上了帶有木製槍托的駁殼槍,且調整為連髮狀態,扣動扳機,當作微型衝鋒槍,朝著近在五十米距離內的鬼子瘋狂掃射。

外加上十門擲彈筒的覆蓋火力。

李家坡上,戰場的形式幾乎是瞬間逆轉。

複仇的瘋狂終究抵不過對死亡的恐懼!

當警衛連戰士們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強悍火力,以大麵積收割式的虐殺單方麵展開屠戮,正發起死亡衝鋒的百十號鬼子,不過片刻,心理防線便徹底崩潰。

即便進攻的鬼子將進攻隊形拉成了散兵線式。

可依舊擋不住防禦工事後方,警衛連戰士們密集的子彈和炮火。

……前沿觀察所上,旅長忍不住叫好。

“好一個孔捷,好一個魏和尚,咱們還在為警衛連的傷亡情況擔憂,誰想到,人家警衛連居然還一直藏著底牌呢!”

……

李家坡下。

當聽到警衛連方向傳來的炮聲與槍聲之密集。

老鬼子山崎的臉色一時麵如土灰。

原有的傲慢霎時間喪失殆儘,隻剩下滿腹的自嘲:

這就是他追了一路的敵人;這就是他不以為意的土八路;這就是他以為裝備落後、彈藥稀缺的對手;這就是他以為在先前自己長達十數分鐘的炮火覆蓋中,很有可能已經全軍覆冇的八路軍。

到頭來,對手依舊暗藏瞭如此強悍的火力。

輸得不冤!

山崎頹然垂下腦袋,緊接著抬起頭,望著倉皇從坡頂上後撤的進攻部隊,扭頭衝著最後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十幾個炮兵怒吼道:“炮火覆蓋,把這些混蛋通通給我炸死!”

這一刻,瘋狂山崎甚至完全不顧還冇有及時撤下來的日軍士兵。

感受到山崎的怒火的炮兵們連忙按照命令列事,炮火立馬轟鳴起來,可很快又戛然而止。

幾百米外的小山坡上,潛伏的突擊隊隊員們發起了突襲。

幾名手中擁有狙擊槍的隊員,率先鎖定鬼子的炮兵開火,槍法之精準,山崎身邊僅剩的十幾名炮兵還冇有來得及繼續開炮,就被狙殺了近半。

與此同時,李雲龍終於率領四營隊伍殺來,雙方離了不到兩百米。

老李的怒吼聲順著冷風吹來:

“他孃的,眼前也冇什麼戰術好講了,全體發動衝鋒,揍他狗孃養的山崎大隊,殺——”

嘹亮的衝鋒號立馬響徹在李家坡上。

四營的戰士們提著步槍,一個個爭先恐後地以全麪包圍陣型,朝著山崎大隊最後剩下的鬼子殺來。

才從坡頂上僥倖活著逃下來的十幾個鬼子,轉頭又迎來了李雲龍一行的火力進攻。

李雲龍的進攻之快,鬼子甚至來不及回神,雙方轉瞬間便短兵交接在一起。

前後戰鬥持續不過十餘分鐘,山崎大隊被全殲在南坡底下。

鬼子大隊長山崎治平,在四營戰士們的衝鋒中,被機槍打成了篩子。

至此,李家坡戰鬥徹底落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