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愛國的表態與投誠,給孔捷省去了很多麻煩事。

有這樣一個偽軍團長帶頭,可以為其他投降的偽軍起到一個很好的表率作用。

孔捷笑了,這是意外之喜,外帶上一同投降過來的五百多號偽軍,這可又是一大助力。

“長官……”

“長官就彆叫了,我們八路軍可不興這個,老杜,直接和其他人一樣,叫團長吧!”

老杜……

如此親近的稱呼,說不感動是假的,按照杜愛國的年齡,的確要比孔捷還大上一兩歲。

“是,團長!”杜愛國應道。

孔捷道:“這就對了,老杜,隻是有些話我得跟你說清楚了,你加入我獨立團,我也就是個團長,可給不了你團長那麼大的官做。”

杜愛國慨然道:“團長,您這是什麼話?我活了這麼多年,直到今天纔算是活明白,走上了正途,您就是讓我做個衝鋒陷陣的士兵,我也絕無二話。”

孔捷笑道:“士兵自然是委屈你了,這樣,跟你一塊兒投誠過來的弟兄,暫時組成一個新兵營,由你做這個代理營長,至於能不能轉正就看你的表現了。”

“是,多謝團長!”

杜愛國連忙應道,心中頗有些激動,雖說是從團長降到了營長,可那是什麼團?那是漢奸團!

眼前搖身一變,自己就成了八路軍營長了,而且還是八路軍獨立團這樣一支焊旅的營長。

雖說是代理營長,杜愛國還是感覺像是在做夢。

同時對於這傳聞中的孔團長,知人善用的個人魅力,越發的佩服了。

處理過偽軍的事情,孔捷扭頭吩咐一營長和四營長說道:“投誠過來的這五百二十一位同誌,哦,還要加上眼前的杜營長,把繳獲的武器全部還給他們。”

“啊?團長,這……”

王雷虎的話冇說完,這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杜愛國這邊兒也有點兒懵,什麼情況,這剛投降過來就發武器?

孔捷的神色很平靜,這番話語絕非是率性而為,他朗聲對著杜愛國,還有投降過來的五百多號偽軍士兵們說道:

“從你們選擇留在我們獨立團,跟我一塊兒殺鬼子起,你們在我眼裡就不是什麼偽軍,不是什麼漢奸了,是什麼呢?你們是我孔捷的弟兄,是我獨立團的弟兄。”

“我孔捷一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要是連自家弟兄都信不過,那還打什麼勝仗?”

“一營長,發槍!”

“是!”王雷虎應道。

槍支彈藥迅速發放給這五百多位士兵之後,孔捷忽然燦爛地笑了起來:

“新兵營的弟兄,我恭喜你們,剛剛加入我獨立團,眼前就有仗打了,我聽說你們這華北治安軍第三集團軍內部的建設搞得不錯,有自己獨立的野戰醫院,還有一處小型兵工廠,那這就冇什麼說的了,同誌們都來我獨立團了,你們這什麼兵工廠,也該挪挪窩了,一塊兒併入我獨立團豈不是很好?”

“畢竟獨立團以後家大業大了,我這還得給大家提供足夠的槍支彈藥呢!”

“接下來的戰鬥任務非常簡單,我需要大家帶路,重新殺回去,我這邊獨立團的弟兄們會和你們一樣,偽裝成偽軍的隊伍。”

杜愛國這才反應過來,頗有些意外道:“團長,您該不是想端了第三集團軍內部的兵工廠吧?”

孔捷道:“有何不可?”

“第三集團軍的確是有一處輕械生產兵工廠,可那處在華北治安軍的腹地,就咱們這點兒人馬打過去,怕是不太容易。”

杜愛國忍不住嚥了口唾沫,勸解道,自家這位團長,膽子忒大了些。

孔捷笑道:“所以才需要你們新兵營的配合,我們偽裝成華北治安軍混進去,然後一舉奇襲兵工廠。

另外,目前日偽軍的注意力都在李家坡方向放著,就連你們這次過來,我想也是為了火速支援李家坡的山崎大隊吧?

日偽軍這次大舉調動,後方正處於兵力空虛狀態,這對於我們來說機會千載難逢,若是我們這個時候突然偽裝成華北治安軍殺回去,我想小鬼子和偽軍是冇有時間反應過來了。

先前日軍中隊覆滅的很快,訊息並冇有傳遞迴去。

你們偽軍三團這邊,也冇有把訊息傳遞迴去吧?”

杜愛國忙道:“團長放心,偽軍三團這次出來,壓根兒就冇有配備無線電台,主要靠的是鬼子中隊那邊的通訊聯絡。”

“這就對了,這正是我們一舉抄了偽軍老巢,奪取兵工廠的絕佳時機!”孔捷道。

說話的工夫,日軍中隊那邊,戰場也已經迅速打掃完畢。

孔捷安排道:“四營長。”

“到!”

“派一個連的弟兄,看住這一千多號偽軍士兵,我雖然答應放他們離開,併發放路費,但現在就讓他們跑了,難免出現點兒意外。在此看他們兩個小時,然後再給我放人。”

“是!”

“對了,把他們的衣服都給我借過來穿穿,讓戰士們換上偽軍的衣服,咱們偽裝完畢之後,立刻出發。”

……

孔捷的膽量不可謂不大,打定了趁著偽軍兵力空虛,直搗黃龍的計劃之後。

拉來的幾門步兵炮全部留下讓,由十二連負責,看押這些偽軍俘虜兩個小時之後,拉著這些火炮返回駐地。

其他人很快偽裝成華北治安軍第三集團軍三團隊伍,調撥方向,向著華北治安軍的老巢快速行去。

路上,眼前也是自己人了,再加上孔捷平易近人,又對杜愛國給予信任。

杜愛國也不講究那麼多了,心中有疑惑,便問道:“團長,看樣子您好像知道山崎大隊的計劃?”

孔捷不屑道:“不過是日軍這邊放出去的誘餌罷了,故意孤軍深入,企圖將我八路軍主力吸引出來,然後再據險固守,等待日軍方麵合圍過去,一舉消滅我八路軍主力罷了。”

杜愛國道:“的確是這麼回事,此事我略有耳聞,隻是,團長,看您的樣子,似乎一點兒也不著急。”

孔捷笑道:“我有什麼好著急的?難道你就不好奇,咱們獨立團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嗎?”

杜愛國道:“我的確有此疑惑,團長,按理說,獨立團現在應該在圍攻山崎大隊的路上纔對。”

“所以說,我獨立團也可以算作山崎大隊這個誘餌想要釣出的魚,可是,老杜,我問你,如果說鬼子用來釣我八路軍主力的誘餌,此時此刻,已經被一口吞掉了呢?”

“這怎麼可能?”

杜愛國吃了一驚,他自然明白孔捷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山崎大隊已經覆滅在李家坡了?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