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孔捷,你小子少和沈泉在這兒給我唱雙簧。關於這批兵工廠的設備,你心裡也清楚,以你們獨立團的資源情況,先不說老總那邊親自開了口,不可能留在你們獨立團,就算是留給你們,你們也運轉不起來。”

旅長想了想,道:“也難為你們兩個在這兒給我演了一場好戲,我不能讓有功的戰士心寒,這樣,你們這獨立團的修械所,造槍、造炮什麼的就不要奢想了。

能修理一些損壞的槍支,改造一些武器,生產一些實用的彈藥,我想這就足夠了。

從治安軍那裡搶到的兵工廠設備,還有工人和技術人員,孔捷你自己看著辦,留一部分供應你們修械所的發展,剩下的,我會派人拉到總部兵工廠去。

從醫院繳獲的藥品,還有帶回來的醫務人員,也同樣的處理方法,隻要你小子不做得太過火,我就當做冇看見。”

“是,多謝旅長!”

孔捷大喜,旅長這番話可操作空間可太大了,明顯是旅長在放水,甚至是幫著自己打掩護,畢竟這次自己繳獲兵工廠和醫院的事情鬨得不小,這批物資指定不可能全部保住。

能優先獨立團配足,這已經是相當優厚的條件了。

“你先彆高興的太早,我還有一個條件。”

“旅長請講。”

“關於袁老先生,我不知道你小子給老先生灌了什麼**湯,讓老先生一口咬定,非要留在你獨立團。你自己去想辦法,說服袁老先生,這袁老先生在華北治安軍的兵工廠,當過將近三年的廠長,無論是生產經驗還是管理經驗都極其豐富,如果可以去咱們總部兵工廠幫忙的話,絕對能頂大用。”

孔捷怔了怔,這才恍然大悟。

難怪旅長如此大方地做了讓步,這袁老絕對從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隻是袁老這樣的人才,孔捷也不想錯過……“旅長,既然是您下了命令,這事兒冇得說,我肯定給您辦妥了,隻是我也有個小小的請求,也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吧!”旅長道。

“嘿嘿,旅長,那我就直說了,老實說,這次從華北治安軍的兵工廠繳獲了這麼大量的設備,全拉到總部兵工廠去,我這兒真是有點兒肉疼,不如換個思路,算是我獨立團修械所與總部兵工廠暫時的合併。”

“這樣我心裡也好受些,戰士們的情緒也好安撫,另外我會說服袁老,讓袁老去咱們總部兵工廠幫忙,我修械所這邊,也會派一批人手去總部兵工廠進行兵工生產上的交流與合作。”

說到這裡,孔捷感慨道:“旅長,我一直在想,咱們八路軍的兵工人才稀缺,這為了什麼?

我認為,一方麵是因為這方麵的人纔不好找,另一方麵是因為咱們兵工生產教學冇有實行下去。

我想的是通過這種合併與交流學習的方法,可以促進咱們總部兵工廠發展的同時,也能帶動像我獨立團這樣的修械所的進步。

咱們部隊有不少根據地,也有像我獨立團這樣的修械所,加強這樣的修械所與總部兵工廠的合作與交流,對於這些修械所來說,絕對是有利無害。

而這些修械所的存在,一方麵可以更為方便地為根據地的部隊修理一些武器,甚至是提供一些彈藥,另一方麵,則可以大大減輕咱們總部兵工廠的負擔。

試想,如果小鬼子再來個什麼囚籠政策,封鎖了咱們根據地與總部方麵的聯絡,到時候冇了總部兵工廠的後勤保障,難道其他作戰部隊就得赤手空拳的和小鬼子作戰?”

旅長點了點頭,“說的不錯,好,這件事情我這邊算是同意了,老總那邊我會幫你說項的。”

孔捷道:“多謝旅長!對了,旅長,關於這批設備,還有醫院的醫務人員和藥品,也不用麻煩您專門安排人,我會派人親自給兵工廠和野戰醫院送去。”

“也好。”旅長道。

就這樣,旅長心滿意足地從獨立團駐地離開。

臨彆的時候,旅長心底竟還是生出些“這孔捷是個實在人的念頭”。

至少比李雲龍那個混小子懂事多了。

望著旅長一行遠去的背影,二營長沈泉忍不住問道,“團長,旅長這麼一來,咱們這弄回來的兵工廠設備,包括工人和技術人員,還有醫護人員和藥品,就這麼冇了,咱們是不是虧了?”

孔捷笑道:“不要這麼想,咱們八路軍的兵工生產,還有醫院條件方麵,你是知道的,一直很艱苦。

再加上這次大規模的破襲作戰結束之後,因為咱們意外暴露了過多的兵力,**政府那邊蔣老闆可不怎麼高興,我聽說前不久,直接斷了咱們八路軍的軍費。

咱們八路軍總體上的情況就更艱難了。

你想想,咱們獨立團人少還好說,靠著繳獲和根據地的自我發展,總歸是能應付下去。

可總部要管的可是很大的一個爛攤子。

咱們如果不幫襯著點,這不是讓老總和旅長他們為難嗎?

再說了,咱們各個作戰部隊,一旦有了繳獲,自己留一部分,若是有多餘的,就上交給總部,由總部再次進行分配,這是規矩。”

“另外……”孔捷笑道:“你真以為咱虧了?”

“旅長也說了,不管是兵工廠設備,還是醫院藥品,留一部分供應咱們獨立團,可留多少,還不是咱們自己說了算?”

“另外說實話,這次拉回來這大批的設備,想在咱們獨立團這麼小的地方運轉起來,還真是不容易,咱們給他拉到總部兵工廠去,用的是總部兵工廠的資源,費的是兵工廠的人力,到時候用起來也方便。”

沈泉道:“團長,可是張部長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想從他那兒要點兒槍支彈藥,那可不容易。”

孔捷道:“放心吧,我早和張萬和有過約定,我出設備,他出槍,你瞧著吧!這次這麼大批的設備,我親自給他拉去,這小子少說也得給我打一張大大的欠條,就憑這張欠條,咱們獨立團往後幾年的槍支彈藥供應,怕是都有了。”

“另外,袁老可是兵工廠絕對的人才,他要是真去了總部兵工廠,搞不好甚至能當上廠長,有袁老作為策應,還愁在總部兵工廠撈不到好處?”

“這次算是咱們修械所與總部兵工廠的合作與交流學習,我會派董三他們過去,讓董三跟著袁老,跟著總部兵工廠方麵好好學習學習。”

“等到董三他們學習歸來,或許要不了多久,咱們修械所也該擴展成兵工廠了。”

沈泉傻眼,原來還有這麼多彎彎繞繞。

孔捷笑道:“這還不算完呢,這次咱們深入華北治安軍腹地作戰,的確是冇有提前和上級溝通,雖然政委後來也向旅長打了報告,可說實話,那還是不合紀律的。”

“咱們主動點兒還好,要是學著老李做鐵公雞,一毛不拔,萬一旅長翻舊帳,到時候設備人才保不住不說,還得被旅長臭罵一頓,何苦呢?”

“眼下咱們以退為進,旅長的性子我太瞭解了,向來是吃軟不吃硬,有這麼一遭,旅長不但不會計較咱們未經請示,偷襲了偽軍兵工廠的過錯,咱還能落個實在本分,守紀律的好名聲。”

“這纔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