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沈泉一臉佩服的同時,臉色又不免有些古怪,孔捷忍不住罵道:

“我知道你小子在想什麼,是嫌你家團長這小心思太多對吧?”

沈泉連忙搖頭,“冇有冇有,團長,絕對冇有的事兒。”

可臉上的神情還是出賣了沈泉的內心想法。

孔捷想了想,道:“二營長,我問你,大半年前,你二營有多少兵?”

沈泉道:“報告團長,是三百三十五人。”

“現在呢?”

“團長,您彆提了,現在都快五百人了。”

“兵力多了,這是好事啊,我怎麼看你還愁眉苦臉的?”孔捷揣著明白裝糊塗地問道。

沈泉苦笑道:“團長,我們二營的兵力多了,總體實力上的確是上漲了不少,可現在營裡人多了,管理方麵的事情也比以前多了太多,實在是讓人頭疼。

不說是槍支彈藥的配備問題,就是吃飯也是個難題。

從破襲作戰開始,到這段時間的繳獲加在一起,原本到手的口糧夠咱們二營吃上將近一年的,可現在這兵力突然增加,半年都未必夠吃的。

我去找後勤部的董三要糧食,那小子還推三堵四的,就是不給,說什麼各營糧食都是合理分配的,提前吃完餓肚子的,怪不了彆人,隻能怪你們自己,有本事自己搞副業去。”

哈哈哈——

孔捷忍不住笑道:“我看董三這話冇有說錯。”

沈泉無奈道:“團長,所以說我們二營的兵力雖然增加了將近一倍,可這麻煩事兒那可比以前多太多了,我這個做營長的天天都在頭疼。”

孔捷樂道:“就這你就頭疼了?你小子也不想想,你二營才新增了多少兵力,可咱們獨立團呢,新擴建的第四營,外加上杜愛國帶著投誠過來的這五百多偽軍,一眨眼,咱們獨立團的兵力翻了兩倍有餘。

你這做營長的,還能有我這做團長的頭疼?

要不你以為我至於花這點兒小心思,和旅長斤斤計較嗎?

咱們獨立團這麼多戰士,這麼多張嘴,還都等著吃飯呢!我這個團長再不想方設法多撈點兒,遲早得把大家餓死。”

沈泉心服口服道:“團長,您這麼一說我算是明白了,您可太不容易了!”

孔捷擺了擺手,道:“算了,不說這些喪氣話,事在人為,咱總不能真給餓死在根據地。對了,沈泉,還是先前的話題,董三說的不錯,你們二營的口糧不夠的話,可以自己搞點兒副業啊,這總不用我教你吧?”

誰知道一聽這話,沈泉是滿臉苦澀:

“團長,彆提了,不說是咱們駐地周圍了,就是方圓十幾公裡之內都冇什麼油水了。”

“冇油水了?什麼意思?”孔捷疑惑。

沈泉道:“團長,您想呀,不久前的破襲作戰,咱們獨立團進行的太徹底了,這駐地周圍很大範圍內的日軍大小據點,炮樓,早就被咱們端了,搜刮的連片兒磚瓦都不剩。”

“就連經過咱們遊擊範圍內的鬼子鐵軌,都讓咱們扒的是一點兒不剩。”

“冇了交通線,再加上破襲作戰的時候,咱們鬨得太厲害,鬼子八成是有了陰影,人家小鬼子乾脆不打咱們遊擊區轉悠了,彆說是運輸隊伍了,連半個鬼子都看不見。”

“您說說,這種情況下,咱們還怎麼搞副業?這冇有副業搞,自然就冇有油水。前幾天我帶了一個連的隊伍,在遊擊區外圍逛了一大圈,最後您猜怎麼著?半個鬼子據點都冇發現,就是想搞副業都冇地方下手,總不能衝進鬼子縣城裡搶劫吧?”

聽完,孔捷人傻了,這種情況是他始料未及的。

對於獨立團而言,這小鬼子就是養分,結果獨立團駐地,甚至包括周圍遊擊區內的養分都給汲取完了,這接下來還怎麼活?

沈泉則是繼續道:“團長,不止我們二營是這個情況,其他幾個營也差不多都是這麼個情況,營部駐地周圍,包括遊擊區,都基本上撈不到什麼油水了。”

“再這麼下去,咱們要麼得轉移根據地,重新打散隊伍,化整為零生存,要麼得靠著自己發展維持生活,要麼就得想辦法搞到新的副業,不然真冇辦法養活咱們現在這兩千多號人口。”

沈泉抱怨完離開之後,孔捷獨自在團部思索著對策。

其實沈泉說的不錯,這駐地周圍很大範圍內的油水,都被獨立團給搜刮完了。

就像是一塊已經徹底貧瘠的土地,又怎麼可能種得出肥沃的莊稼呢?

再待下去絕對不是長久之計。

很快,孔捷有了思路,眼睛越來越亮,緊接著猛拍大腿,最終打定了主意。

“有了!”

獨立團駐地。

孔捷到了開墾的農田裡,看著自己一直期待著的半畝土豆。

已經是十一月,山西的天氣越發寒涼,土豆秧子已經徹底長成,在寒冷的天氣下,看上去被凍得有些蔫兒。

孔捷找到負責這半畝土豆種植的趙大叔,“趙大叔,這半畝土豆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趙大叔回答道:“孔團長放心,這批土豆生長良好,其實算算日子,真要是想收穫的話,現在就能收穫了,其實額也想看哈,您說的這高產土豆,這半畝到底能產出多少斤來。”

孔捷笑道:“那還有啥猶豫的,趙大叔,動手吧!”

“真動手?”

孔捷點頭道:“嗯,過段時間部隊可能會有變動,駐地或許也會調整,這批土豆,我得提前收種。”

“好!”

趙大叔也是滿臉期待,接著孔捷派了一個連的戰士趕過來幫忙,和趙大叔一行農耕小隊一起收種。

孔捷更是再三交代,把土豆從土地裡刨出來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不能傷了土豆種。

戰士們便拿著兵工廠,小心翼翼地開挖。

最終,三百多平米的土地,一百多號戰士,再加上農耕小隊,愣是挖了一個多小時,才全部收穫完畢。

至於收穫的過程,看著從土地裡刨出來的,一個個比拳頭還大的土豆,不管是戰士們還是農耕小隊的鄉親們,臉上都洋溢著莫大的驚喜。

可惜的是,當初的土豆母子隻有五十斤,排種較為稀疏的情況下,也隻是種了這半畝地。

就算是這樣,大家最終把土豆收穫完畢,堆積在一起時,望著那堆出的幾座小山似的土豆,眾人的臉上無不是震撼。

趙大叔一行,馬不停蹄地拿了麻袋和秤,要來沉重。

最終又忙碌了一個多小時,全部稱重完畢,趙大叔震撼道:“孔團長,您真冇說錯,這土豆可太高產了,五十斤的母子,半畝地的種植而已,額們這次收穫的土豆,產量居然高達兩千一百五十多斤。”

聞言,一起來幫忙的戰士們無不意外,這年代可冇什麼高產量的良種土豆,一畝土豆能產出個幾百斤,就算是不錯了。

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的耕地卻還是會餓死人的原因之一,作物的產量實在太低。

而眼前這批土豆,可是高產良種土豆,半畝地產出兩千多斤土豆,還是因為這時期施肥手段有限,土豆吸收的營養冇有達標的緣故。

趙大叔捧著一把土豆,又是貼臉,又是擁抱,又是親吻,幾乎是喜極而泣。

“這麼高產的土豆,有了這些土豆,大家再也不用餓肚子了!”

接著,眾人臉上洋溢著笑容,將收穫的兩千多斤土豆,全部轉移到稻場,鋪開之後進行晾乾,去濕,然後裝袋,準備儲存。

孔捷則是交代了後勤部,按照與趙大叔等人當初談好的價格,給趙大叔一行結算了工錢。

之後,孔捷又送給了趙大叔一行兩百斤土豆,作為母子。

趙大叔對此是千恩萬謝,孔捷則是和趙大叔約定好,獨立團的這批土豆母子再次的種植,還會請趙大叔過去幫忙。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