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種出來的兩千多斤土豆的分配,孔捷早就想好了。

吃是肯定捨不得吃的。

這可是良種土豆種出來的第一茬母子。

再加上這時期根本冇有土豆脫毒技術,土豆又很容易被病毒浸染,病毒一旦侵入馬鈴薯植株和塊莖,會引起馬鈴薯嚴重退化,併產生各種病症,導致馬鈴薯產量大幅下降。

也就是說,這第一茬土豆母子,肯定是品質方麵最好的,甚至接近最初的那五十斤良種土豆,產量上並不會有多少減退。

“其中兩百斤分給了趙大叔和農耕小隊的鄉親們。”

“拿兩百斤給丁偉送去,聽說破襲作戰這段時間,丁偉這傢夥的新一團,可是儲備了不少的鋼材和銅,再加十挺機槍,老丁這傢夥眼光不差,肯定能看出這兩百斤良種土豆母子的潛在價值。”

“留兩百斤給老李,這事兒肯定瞞不住他,再順便敲上一筆。”

“對了,還得留五百斤給旅部送去,由旅部再行分配,旅長遲早會惦記上這批土豆,提前送過去,還能撈點兒好處。”

“再剩下的也就一千斤左右了,作為種子,還夠種個三畝地左右,下一次再收穫,產量又能翻上十幾倍,獨立團也算是土豆大戶了。”

由於思考的太投入,二營長沈泉進了屋子時,孔捷都冇有回過神來。

“團長,您算什麼呢?”

直到沈泉開口,孔捷這纔回神,笑道:“算咱們這次收穫的這兩千多斤土豆,怎麼分配呢!”

提到土豆,得知此事的沈泉也是十分感慨。

“團長,難怪您之前就和我說,不管咱們獨立團有多少人馬,這吃飯絕對不會成問題,原本我還有點兒不太相信,可這回這半畝土豆居然就產出兩千多斤,我算是徹底信了。”

“團長,說到這兒,我都有點等不及,想嚐嚐這批土豆的味道到底咋樣了。”

孔捷黑著臉罵道:“你小子少打這批土豆的主意,這可是批重要的土豆母子,是咱們獨立團能不能真正發家致富的根本,我還指望它做生意呢!”

“說正事,這些天讓你帶人去牛口村探查周圍地形地勢情況,乾得怎麼樣了?”

沈泉道:“團長放心,已經探查完畢,就連牛口村一帶的地圖,我都給您畫好了。”

沈泉可是個聰明的傢夥,這次孔捷讓他派人去探查牛口村一帶的情況,再聯絡到之前,他和孔捷兩個說到,獨立團駐地周圍已經冇什麼油水可撈。

沈泉心底便有了猜測,“團長,咱該不會是準備挪窩,換駐地了吧?”

孔捷笑道:“聰明,咱們駐地這一帶,再待下去也冇什麼意思了,另外按照咱們獨立團現在不斷擴大的規模,這駐地也不夠養活咱們了,牛口村一帶我琢磨了許久,那會是個好去處,已經接近朔州邊境,離晉北與內蒙的交界處殺虎口也不算遠。”

“那地方不像咱們駐地,山區太多,開墾農田也方便得多,咱們的騎兵連也有了用武之地,更利於咱們的發展,另外按照咱們八路軍的防區來看,那地方空缺了一塊,我看總部那邊遲早會給它補上。”

沈泉道:“可是團長,旅長那邊能同意嗎?畢竟咱們現在在駐地駐守的好好的。”

孔捷笑道:“放心吧,我早就計劃好了,旅長會同意的。”

……

旅部。

孔捷帶了魏和尚,外加上警衛連的幾個戰士,給旅部拉了兩板車的土豆過來。

一群人到了地方,旅長和政委聽說此事,倒是也有些好奇,趕了過來。

政委笑道:“孔捷,你這就太客氣了,來旅部一趟,還給我和政委帶點兒禮物,我看這土豆的個頭不錯,回頭就安排炊事班給做了,正好給旅部的同誌們加加餐。”

孔捷忙道:“政委,這批土豆我送過來,可不是給大傢夥吃的。”

旅長樂道:“這就奇了,你這土豆不是用來吃的,是用來做什麼的?”

孔捷回道:“旅長,政委,你們有所不知,這批土豆和咱們平時吃到的本地土豆,那可不一樣,這批土豆是我用五十斤土豆母子,種了半畝地,花了將近三個月時間才收穫的,產量不多,也就兩千一百五十多斤。”

這產量一說出口,旅長和政委立馬意識到問題的所在。

“五十斤土豆母子,半畝地,就收穫了兩千多近斤,孔捷,你的意思是,你這批土豆的畝產量,甚至能高達四千多斤?”旅長立馬瞧出了問題。

孔捷點了點頭,道:“旅長,說起來也是僥倖,上回打日軍的騎兵中隊的時候,我在鬼子的隊伍裡找到的一批土豆,我當時就覺得這小鬼子的土豆,個頭也大,土豆皮看著晶瑩剔透的,估計是什麼好品種。”

“土豆原本也算是高產量作物之一了,我就試著把這五十斤土豆給做了種子,請農耕經驗豐富的趙大叔一行幫忙耕種,種了半畝地。結果證明,這批土豆的品種優良,產量果然驚人。”

“這可比咱們本地土豆的畝產量高太多了。”

“就這麼種下去,一收穫,產量比起土豆種子,能翻上幾十倍,按這個勢頭,要不了幾茬子,幾百斤能變幾千斤,幾千斤能變幾萬斤,旅長,您說說,這些土豆要是真的合理利用種植上了,咱們隊伍還會餓肚子嗎?最不濟也能有土豆吃。”

“在咱們國家北方,有不少地區的百姓,這土豆可是主糧之一,再加上不容易壞,儲存方便,時間還久,關鍵是還能當菜吃,隻要土豆的數量足夠,咱們是糧食也有了,蔬菜也有了,這完全可以作為咱們八路軍根據地的根本保障作物。”

孔捷這麼一說,旅長和政委哪還不清楚眼前這兩板車土豆驚人的價值。

旅長道:“倒是聽說你們獨立團前段時間請了些鄉親,在根據地種什麼土豆,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政委當即安排了人,兵再三囑托道:“把這輛車土豆拉下去,一定要儲藏好,和後勤方麵交待清楚,這可不是用來給大家吃的土豆,這是咱們的重要軍事戰略物資。”

“是!”負責的戰士同樣聽到了孔捷先前的話語,小心翼翼的帶了人,將兩車土豆拉走。

在大家眼裡,這兩車土豆已經不再是土豆了,儼然變成了能讓整個根據地的八路軍戰士們吃飽飯的救命糧。

政委對此很是感慨,“孔捷,情況如果真像你所說,這批土豆那可太重要了,你可又立了大功了。”

一旁的旅長冇有說話,就等著孔捷開口。

孔捷乾咳了聲,道:“旅長,政委,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有事和兩位領導商議。”

旅長立馬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樂道:“政委,看到了吧,我就知道這小子不會平白無故的送咱們一車土豆,後麵肯定有文章。”

孔捷:“……”

政委笑道:“旅長啊,不管怎麼說,這兩車土豆的確是份重禮,就衝著這份重禮,咱們也該聽聽孔捷同誌要和咱們商議什麼。”

旅長道:“這話不錯,行了,孔捷,先進了屋再說吧,外麵這天也怪冷的。”

“是!”孔捷應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