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菜很快端上來了,大家喝著酒,吃著菜,話題也開始從日常的嘮嗑轉換到正題。

丁偉夾了一口菜,咀嚼著,一麵放下筷子,皺著眉頭說道:“老孔,說起來,這牛口村處在朔州邊境,這地方不僅是地形地勢複雜,就連周邊的敵情也是非常複雜,不僅有咱們八路軍,還有中央軍、晉綏軍、日軍、偽軍,可以說是一鍋大雜燴。”

“想在這個地方開辟一塊新的革命根據地,那可不容易,你們獨立團要麵臨的,可不僅僅是日偽軍那麼簡單,甚至還得考慮到**方麵的頑固派,甚至是一些暗中與日偽軍勾結的投降派。”

“稍有不慎,你老孔可就著了敵人的道了。”

“其實這麼一想,我也能理解總部的考慮了,若是貿然把新二團放到牛口村去,光是訓練新兵隊伍就夠老李頭大的,還要考慮到周邊一係列的複雜敵情,這對新二團的壯大和發展可絕對不利。”

“到時候,不僅僅是日偽軍,甚至是地方的各方勢力,也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牛口村一帶再新冒出來一支武裝隊伍來。”

“從這個方麵來講,老孔你把原駐地留給新二團,可是幫了老李大忙了。”

李雲龍讚同地點了點頭,舉起了酒碗,朝著孔捷往來,“老丁說的冇錯,老孔,這碗酒我敬你,算是替團裡的弟兄感謝你了!”

孔捷卻是笑道:“老丁,老李,你們彆想太多,這危險總是伴隨著機遇的。你們瞧著吧,要不了多久,牛口村一帶遲早還得傳出我獨立團的大名。”

哈哈哈——

丁偉大笑道:“這話要是老李說的,我一準兒要說他吹牛,可既然是你老孔說的,冇得說,老孔,就衝這份沖天的豪氣,我敬你!”

一旁的李雲龍一聽這話,不高興了,“老丁,你小子什麼意思?你是說我不如他孔二愣子?”

丁偉道:“嘿嘿,老李,你還真彆不服氣,長征一路上咱們姑且不算,就說從今年初春開始,蒼雲嶺戰役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是人家老孔,騎兵連奇襲曲縣的是人家老孔,打下陽泉打據點,並全殲一路援軍,重創兩路援軍,也是老孔,後麵山崎大隊的覆滅,再到眼前,人家老孔一舉端了華北治安軍的兵工廠和醫院。”

“你說說,你有什麼不服氣的?”

李雲龍黑著臉道:“他孃的,老丁,你不說還好,你這一說,老子正滿肚子鬱悶呢!你說說,這一係列的戰鬥,哪一場咱老李冇有參與的?”

“蒼雲嶺戰役上,老子的迫擊炮,幾天前剛好讓老孔這小子借走了。”

“奇襲曲縣,咱老李是配合老孔完成的,不管是小安鎮,還是平鄉,咱老李是儘全力把鬼子、偽軍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

“打下陽泉大據點是咱老李負責的,老孔負責的打援。”

“至於最後麵的山崎大隊,算是咱老李撿了個便宜。”

“這一係列的戰鬥,咱老李也都參與了,可到頭來人家該說了,那都是獨立團打得勝仗,哎,說出來都隻記得那團長叫孔捷,指揮的是呱呱叫,戰士們哪個聽了,不是豎起大拇指的?”

“可誰記得那獨立團的副團長李雲龍,也從中起到了大作用呢?”

“你們說說,咱老李給他老孔打短工,打了這麼久,到頭來名聲全讓他老孔撈去了,咱心裡頭能不鬱悶嗎?”

李雲龍頗有些鬱悶地說完,屋子裡短暫的平靜過後,緊接著爆發出滿堂的鬨笑,就連站在一旁倒酒的和尚都差點笑岔了氣。

“和尚,酒。”

孔捷笑著從和尚手上接過酒瓶子,親自給李雲龍倒了一碗,樂道:“啥也不說了,老李,我知道你也不是計較這種事情的人,你說說,你這些年立的大功,簡直和犯的錯誤是一樣多。”

“你要是惦記著這些虛名的人,至於天天犯錯嗎?”

“這大半年來,讓你老李跟著我打短工,是委屈你了,不過現在好了,你也有了新二團了,今後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我等著你老李名震三晉的時候!”

李雲龍樂道:“哈哈,還是老孔說話中聽,我喜歡,乾了!”

酒過三巡。

大家的談論起今後如何佈防,以及準備應對日軍隨時可能爆發的大掃蕩一事上。

丁偉率先說道,“我先從咱們三個團的防區位置上和大家分析分析情況。

老李,你的新二團在陽泉到太原這一路上,我的新一團在太原到太穀這一路上,至於老孔的獨立團,今後肯定是在朔州邊境牛口村一帶。

大家再仔細想想我們這三個團的防區的位置特點,是不是處在咱們總部根據地的最外圍?

換句話說,咱們三個團的防區,那就是咱們八路軍整片根據地的第一道防線。

一旦小鬼子發動大掃蕩,不管是從太原出動的鬼子,還是從陽泉出動的鬼子,咱們三個的防區,就是鬼子必須要突破的第一道防線。”

李雲龍讚同道:“老丁說的冇錯,的確是這麼回事兒。鬼子要是想要入侵咱們總部根據地,首先就得從咱們的防區踏過去。”

丁偉道:“既然如此,咱們為什麼不聯合起來,擔負起這份拱衛總部根據地的責任?

大家想想,咱們三個團的位置若是連起來,是不是可以組成一個整體的三角形防禦體係?

說起這個,大家還記得不久之前老孔使用騎兵連,一舉奇襲了鬼子曲縣的戰鬥吧?

當時小鬼子的曲縣、平鄉,和小安鎮,就組成了一個三角形防禦體係。

說實話,若是冇有騎兵連奇襲這一招,再加上當時整個破襲行動乾擾了日軍的視線,獨立團想要拿下曲縣可絕對不容易。

由此可見這三角形防禦體係的穩固性,那可絕對不是吹的,既然如此,咱們三個團為何不組成這樣一個三角形防禦的共同禦敵體係?

如此一來,就算是鬼子、偽軍數倍於我們,咱們也能與之一戰。”

孔捷笑了,不愧是丁大帥。

原本孔捷想著,若是丁偉不提出這個三角形防禦的話,自己也會提出來。

孔捷建議道:“這的確是個好主意,咱們三個點的共同防禦體係,可以提前打通隱蔽的運兵通道,以確保三方之間,隨時可以快速進行兵力上的支援。

另外,我建議咱們三個團在各自的防區,也可以以營為單位,在內部再次建立起區域性的三角形防禦體係。

除此之外,根據地周圍,我們需要不斷開拓遊擊區域,並將這些遊擊區域聯合起來,提前規劃好,以增加咱們主力作戰的縱深空間,一旦日軍掀起大掃蕩,我們可以利用這些提前熟悉過的遊擊區作為緩衝帶,將運動戰和遊擊戰結合起來,應對敵眾我寡的局麵。

另外提前開拓出遊擊區域,也方便咱們轉移百姓,一旦百姓成功轉移,咱們也可以騰出手來,好好的和小鬼子乾一場。”

孔捷說完,丁偉三人無不點頭。

李雲龍正色道:“那我們可就說好了,咱們三個團共同組成防禦體係,小鬼子要是真的掀起大掃蕩,咱們三個團就作為八路軍反掃蕩的刀尖,率先把鬼子的封鎖線給他攪個粉碎。”

“一旦咱們三個團成功攪亂了鬼子的封鎖部署,咱們其他部隊的突圍,那可就容易多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