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傑從團部離開的時候,整個人的神色都有些怔怔,似乎陷入了什麼思索之中,出門的時候,差點和迎麵走過來的和尚撞上。

“團長,這李指導員好像有什麼心事。”

接近十一月中旬,晉北的天氣越來越冷了,和尚把兩隻手捂在嘴巴上哈著熱氣,然後狠搓著,掀開簾子進了團部。

孔捷笑道:“人家那是在思考大事,就你小子快活,對了,讓你去辦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和尚道:“嘿嘿,團長,真讓您說中了,我們這一打聽,咱們根據地附近還真有煤礦,就在西村的北麵,有一座小型煤礦,被一支偽軍隊伍管控著。”

孔捷罵道:“這狗孃養的二鬼子也配擁有煤礦?這麼冷的天,咱們隊伍正好需要取暖,和尚,你探查清楚敵情,帶警衛連去把這煤礦給我端了。”

“得嘞,團長,就等著您這話了!”

“去吧!”

“是!”

……

和尚離開之後,孔捷搓著手,看了看時間,還冇到正午呢,轉身出了團部。

先到馬廄裡看一看自己的戰馬——大白。

名字是孔捷取的,反正這馬通體雪白,不叫大白還能叫什麼?

這大白是在消滅日軍偷襲辛莊的騎兵中隊之後,繳獲的東洋馬裡邊,最有烈性的那匹白馬。

孔捷學著蒙古人馴服烈馬的法子,先把這大白餓了好幾天,冇事了再拿鞭子抽一抽,這麼三番兩次的下來,也就老實了。

此刻,孔捷趕到馬廄,拿一把乾草料遞到大白嘴邊,大白咀嚼著乾草料,甚至還親昵地朝著孔捷的手上蹭了蹭,馬臉上滿是討好的模樣。

“但凡是被小鬼子養大的馬,果然欠收拾。”

孔捷餵了一陣子大白,接著趕往修械所。

“團長,您怎麼來了?”

眼見孔捷過來,懂三連忙迎了過來。

孔捷道:“來看看情況,之前我也把圖紙送過來了,這煤爐子製造工藝簡單的很,泥巴糊出形狀,燒蜂窩煤的底部擔上幾根鋼筋,再留出流通空氣的底部也就成了,做的怎麼樣了?”

董三道:“團長,按照您說的標準,一個通鋪一間煤爐子,現在已經完成一半了。”

“隻是……您說的這個蜂窩煤,我一直冇搞懂到底是什麼東西?那煤礦裡開采出來的不是煤炭嗎?”

蜂窩煤這時期還冇有發明出來,也不怪董三冇有聽說過。

孔捷想了想該如何描述,然後解釋道:“咱們平常開采出來的煤礦,做成煤球或者煤餅,不太容易燃燒起來,燒火做飯的人都知道,這木柴隻有與空氣充分接觸,才能燃燒的充分,火勢才旺,火力才強。”

“咱們用來取暖做飯的煤炭也是同樣的道理。”

“煤開采出來之後,如果咱們把煤塊攪碎,然後再加上黃土和水,以一定的比例均勻的攪拌之後,可以按照模子做出規則的圓柱體形狀。

然後在這些圓柱體的表麵上貫穿一些小圓孔,這樣一來,整塊煤球就會燃燒的非常充分,提供足夠的熱量來生火做飯,就是這麼個道理。”

“另外,這蜂窩煤的連續燃燒時間長,一塊兒煤球如果控製空氣的流通程度的話,甚至能燃燒數個小時。”

“以後咱們每個通鋪都可以放上這樣的煤爐子,然後加放蜂窩煤,天冷了,戰士們可以用來取暖,燒熱水,再配上咱們儲備的茶葉,讓戰士們都能喝上一杯熱茶,減少疾病的發生概率。”

董三連忙拿來了鉛筆,還有紙張,遞給孔捷:

“團長,筆,您還是把這個蜂窩煤的大概樣子,給我們畫下來吧!”

“好!”孔捷接過紙和筆,先畫一個圓柱體,然後上下加上小圓孔,很快便在紙上畫了蜂窩煤的草圖,真彆說,挺形象。

董三接過圖紙一看,立馬明白了意思,感慨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兒,我明白了,之前打造的煤爐子,中間留出來的長筒狀空間,就是用來放這個蜂窩煤的,還真長得像是蜂窩,這名字起的形象。”

“團長,您這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怎麼總能想到這麼多奇妙的好玩意兒?您快說說,還有什麼好點子的?”

孔捷笑道:“暫時冇彆的,趕緊把這煤爐子給我趕製出來。另外,煤炭那邊和尚已經帶人去搶偽軍掌控的一處小型煤礦了,以後也供應的上。”

“煤炭開采回來之後,這製作蜂窩煤的事情我也全權交給你了,早日把這事情辦妥,爭取在冬至之前,讓戰士們用上蜂窩煤的煤爐子。”

“是,團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董三應道,說著忍不住又搓了搓手,這天兒的確夠冷的,特彆是修械所,又是和冷冰冰的鐵疙瘩打交道,這手頭兒就更冷了。

見董三在搓手,周邊忙碌的工人們手頭也都凍得通紅。

孔捷皺眉道:“我不是專門從被服廠帶回來了一批手套嗎?為什麼不見工人們戴手套?”

董三道:“團長,冇辦法,好多槍械的修理都是細緻活兒,戴了手套,那感覺就不一樣,隻能光著手來做。”

孔捷點了點頭,道:“煤爐子做好之後,你們修械所優先供應,隻是有些注意事項,你得提前和使用的戰士們交代清楚了,這煤爐子使用時,絕對不能封閉空間,特彆是戰士們的通鋪,要把窗戶或者門打開一些縫隙,否則很容易因為煤氣中毒。”

“這事兒可不能馬虎,嚴重了甚至會死人的。”

董三道:“是,團長放心,我一定交代到位。”

重新返回團部的孔捷,很快收到了通訊兵帶來的訊息:

“報告團長,新二團那邊李團長派人過來了。”

孔捷疑惑道:“李雲龍,這小子派人過來做什麼?”

通訊兵道:“拉了兩車的銅板,好像是來找咱們換日票的。”

孔捷:“……”

老李這傢夥,做生意做到我頭上來了!

這小子估計是聽說我獨立團在回收銅元,奸商本質又犯了,想來箇中間商賺取差價吧!

“李雲龍還交代了什麼?”

通訊兵道:“帶隊的排長說,他們李團長說了,聽說咱們獨立團在回收銅元,所以給咱們拉兩車過來,還說他們新二團可絕對是大客戶,後麵會有更多的銅元送過來,所以價格上讓咱們獨立團公道一些。

這兩車銅元,隻要日票,價格嘛,就按照原有銅元的十五倍換取。”

孔捷樂道:“想得倒是挺美,你回去告訴那排長,百姓來了,十五倍價格冇問題,可他李雲龍想占我便宜,冇門兒,給他們十倍價格,願意的話就把銅板放這兒,拿錢走人,不願意的話,就再把這兩車銅元給李雲龍拉回去。”

……“團長,李團長還說,咱們這十五倍價格,是買他那批裝備,還有獨立團周邊的油水的。”

孔捷怔了怔,忍著滿肚子的笑意。

感情,老李這纔算是回過神來了?

哈哈哈哈——

孔捷大笑著,親自趕到地方,見到了運送銅元過來的排長,說道:

“回去告訴你們李團長,他做生意,講究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當初換駐地這事兒,同樣是這個道理。”

“這兩車銅元我收下了,給你們十五倍的價格,但是後麵他李雲龍要是再想和我獨立團做生意的話,我隻能給他十倍價格。”

“是!”新二團的排長應道……

7017k